Tammy

請勿無授權轉載

【轟出】LIAFON(短FIN)

*純粹為了灑糖而灑糖,第一段是56話的衍生

*標題為斷背山的一句台詞的縮寫,第一百篇文章了嘛,來點特別的2333


 

 

  綠谷出久是個神奇的人。因白天的危機而輾轉難眠的轟焦凍翻過身,盯著隔壁床的綠髮少年的睡臉想。綠谷出久的睡相不怎麼好看,臉頰壓著床,嘴被迫噘了起來,能窺見藏匿在唇瓣後的門牙。

  眉是緊蹙著的,鼻樑上方因此產生了一層陰影,這副神情看上去十分扭曲。是作惡夢了嗎?轟焦凍猜測著,但綠髮少年隨即模模糊糊地說:「……豬排蓋飯。」囈語的語調聽起來像是跟父母撒嬌的稚兒。

  胸口漲漲的。自從被母親傷害後再也未曾感受到的滿足與溫馨佔據了轟焦凍,而他卻沒有一絲一毫的反感。真是個可愛的人。他這樣評論道,並覺得自己的形容十分貼切。

  一闔上眼,腦中便浮現綠髮少年的音容笑貌。這意外地令轟焦凍感到安詳。不久後,他也陷入了睡眠。

 

 

 

  隨著與綠谷出久的交集漸漸多了起來,轟焦凍便時常感受到那晚在病房所體會的悸動。他不了解原因為何,他只知道──

  自己在上課時會一個勁地盯著對方的後腦勺看,百看不膩;自己會在午休時把自己的食物分給對方──儘管對方總是笑著拒絕,但次數多了後,也就習慣了;自己會在走廊上與對方並肩行走,時不時稍微觸碰到的手令他心頭一動。

  與旁人不大相同的家庭教育,令轟焦凍完全無法理解這就是世俗所稱的「喜歡」。他的困惑持續了很久,一直到某天聽見了麗日御茶子的喃喃自語。

  「看到小久同學就會心跳得好快好緊張……我為什麼會變得這麼奇怪… …」於是他走上前,對雙手捧著臉頰的女孩說:「麗日也是這樣嗎?我也是。」嘀咕著的少女抬起頭,驚訝地「咦」了聲。

  轟焦凍自顧自地說著:「原來這是正常現象啊。看到綠谷就會心神不寧。」麗日御茶子在一旁握拳附和著:「所以是正常反應囉!這果然不是戀愛嘛──」這個關鍵詞卻令原以為自己找出了最佳解答的轟焦凍一愣。

  戀愛。喜歡。愛情。交往。想碰觸。原來是這樣啊。為自己的昏聵而發噱的轟少年這才恍然大悟了。既然知道了原因為何,那麼接下來他該做些什麼呢?

 

 

 

  轟焦凍非常受女孩子歡迎。這個事實是綠谷出久最近才發現的。起初他感到相當的驚訝,但凝視著對方認真思索的側臉時,他忽然明白了那些發花癡的女孩子的心境──

  真的好帥。諸多不合常理的心悸,最後通通化成這四個字。管他多麼驚心動魄的千言萬語,最終也只是這四個字而已。綠谷出久不是什麼大文豪,自然想不出華美的詞藻來修飾對方,只能用最像女孩子花癡時的發言,來概括自己現在砰砰地跳個不停的心臟。

  那麼,我是喜歡上他了嗎?綠谷出久捫心自問。但這是不合常理的。他困擾地想。在他沉浸在自己的思考時,身旁的位置忽然來了一個人。他抬起頭,招呼的話語正欲說出口,卻發現那帶著淡淡微笑,正往自己旁邊坐下的人是轟焦凍。

  就像是看著愛情動作片,忽然發現片中主角就在自己旁邊那樣的尷尬,這奇異的感覺令綠谷出久不安。於是他只是對那張他魂牽夢縈的俊俏臉龐露出笑靨,接著埋頭吃飯,假裝自己已經餓了一個禮拜,現在不進食就會當場暴斃。

  一旁的轟焦凍其實內心也沒有很平靜。綠谷怎麼只笑了一下就不理我了?他咀嚼著飯菜,卻味同嚼蠟。天知道他為了確認自己的心意糾結了多久,結果好不容易鼓起勇氣的時候對方卻如此反常及冷淡。

  他正想進一步打探更多的「線索」,那位嫌疑人卻收拾好了餐具,自顧自地起身了。果然不合常理!轟‧名偵探‧焦凍更加確信了自己的判斷。這不是他所熟知的綠谷出久。

  於是他頭腦一熱,伸手抓住了綠髮少年的手臂。纖細的手臂不如轟焦凍所預期的那樣骨瘦如柴,反倒是有精實的肌肉覆在上頭,不是特別強壯卻也有著幹練的美感。

  而此時被忽然觸碰了的綠谷少年心中那頭鹿已經四處撞來撞去,只差沒有突破心防衝出來踹轟少年一腳而已。為什麼要突然握住我?我吃完飯回去休息不行嗎?可是如果他不挽留我好像又有些沮喪……等等,我為什麼要沮喪?啊啊啊啊──

  兩個少年都陷入了各自的自我掙扎中,相同的是兩人都沒打算打破現狀。轟焦凍伸出的是右手,偏涼的體溫適切地緩和了綠谷出久的忐忑。但隨著肌膚相觸的時間越來越久,兩人都發現個性所帶來的短暫冰涼已是徒勞。

  臉上熱得像是要冒出蒸氣來一般。綠谷出久迷迷糊糊地想著。說不定我有「讓臉變熱」的個性呢?他的思緒漸漸渙散,此時已經除了自己逐漸響亮的心跳聲外什麼也聽不見了。

  最終打破這份風雨欲來山滿樓的寧靜的人是轟焦凍。他一路拉著綠谷出久的手,力道調整得恰到好處,不會令對方感到疼痛或是不自在。如此細心的溫柔早已令綠谷出久的心化成了一攤水似的,柔軟得不像話。

  轟焦凍一路拉著對方來到了走廊的陰暗角落。其實這個優等生心裡也是沒什麼底的。自己喜歡綠谷,但是綠谷呢?他想,但還是決心要賭一把。於是他做出了般上女生常討論的,被稱作壁咚的動作。

  也許這招數的成功與否跟長相脫不了關係。綠谷出久看著那張從未如此進綠籬觀察的俊俏臉龐,一時之間竟心動得快忘了呼吸,下一秒那唇瓣便輕巧地覆上他乾燥的唇。

  這個吻溫柔卻又霸道。起初是緩慢的索取,接著像是按捺不住了般,再也保持不了紳士的舉動。綠谷出久只覺得自己快窒息了,在交疊的喘息中,竟稀里糊塗地答應了眼前人的告白。

  事後飯田天哉整理好自己的東西,焦急地來到食堂,卻怎麼也找不到他的那兩位好友的身影。「……去哪了呢?」他嘀咕著。

 

 

 

  Love is a force of nature.

 

 

 

FIN.

---------------------------------------

這是之前發的小短篇的一個擴寫,其實原本沒打算再理這篇了的,但是看了天隅太太的小短漫就控制不住我既幾了hhhhh

那句台詞很多年前看斷背山的時候很喜歡,就試著把他的字首寫成一個字母,沒想到能唸出來,挺喜歡的。不過現在回頭看看都是中二時期的回憶啊2333

评论(4)
热度(56)
© Tamm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