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米Tammy

巴西米米踏:)
*請勿無授權轉載

【丹邕/黃邕】The Bookseller 0.1

Rewind:00

*狗血,本章大黃未出沒,不打tag

*很多細節,個人覺得挺有趣的,歡迎來討論2333


0.1


  「聖祐哥,還記得我們初次相遇的時候嗎?」

  對面大男孩氣息的姜丹尼爾嚼著軟糖,口齒不清地問。邕聖祐搖搖頭,對方也不惱,繼續自己的話語:「你跳舞可好看了呢。舞台上的氣質把我魂都勾走了。你總是害羞,不承認。但尼爾可記得清楚啦。」

  這果真是自己幻想出的夢境。邕聖祐暗想道。畢竟自己,可是個徹徹底底的舞癡。姜丹尼爾似乎誤會自己是羞了惱了,放下他視若珍寶...

【丹邕/黃邕】The Bookseller 00

*狗血

*梗來自同名小說


  邕聖祐的人生彷彿一本書,翻過一頁便掉入另一種世界,他不斷在兩個世界之間徘徊,卻漸漸分不清,究竟哪邊才是他想要的人生……

  


01


  邕聖祐習慣性地將手探到右手邊,也許是想感受一下戀人的溫度,卻意料之外地撲了空。他皺起眉,睜開眼,下個瞬間他就幾乎要驚叫出聲。他身旁躺著的並非交往了多年的男友黃旼炫,而是一個渾身赤裸的陌生男子。

  邕聖祐迅速回想...

【丹邕】我希望你能感覺被愛

*偽現背

*看得懂我要表達什麼的都是知音,或是乾脆拉到文章最下方的人 


  邕聖祐是冷著臉走出攝影棚的。後頭的姜丹尼爾還在對鏡頭戀戀不捨地送飛吻,攬著一旁的河成雲,露出犬兒般的笑容,不知停歇地散發著魅力。一直到工作人員眼角堆起了皺褶,軟著聲音對他們說快點下班吧,姜丹尼爾才摟著河成雲離去。

  一路上的調笑更是少不了,直到接送的車上這兩人仍黏在一塊,彷彿因酷暑而融化,不小心沾在一起的牛奶糖,到了開好冷氣的車上便直接凝固了,更顯得難分難捨。

  邕聖祐戴上耳機,靠在鄰座的黃旼泫肩上...

【丹邕】圈

*OOC屬於我,真摯及溫柔屬於丹邕

*作業用BGM:Rothy-술래(特別好聽!完全推薦!


  我們都是孤獨地來,艱難地遇見,再成為一體。讓我們慢慢地走到更遙遠的以後,帶走從前的自己,邁開嶄新的步伐。


感謝你的記憶能讓我笑

會過得很好

我也會變成更好的人回來


  The Heal小分隊最後一個音節落下時,連空氣也震顫著,偌大的演唱會場地裡無人出聲打破這靜謐,全都沉醉在邕聖祐梗著嗓子輕唱的「回來」二字的聲波中。

  「謝謝大家。...

π_π
(╯°□°)╯︵ ┻━┻
忽然驚醒
蒸煮發糖感覺又續命了十年
有人產丹邕跟馬克弟弟的糧嘛……(瑟瑟發抖

【丹邕丹无差】A Pot of Gold

“There’s a pot of gold at the end of the rainbow.”


  久別重逢往往是令人欣喜的,邕聖祐看著身旁半個身子都撐在牆上的大狗狗,明明就沒有喝酒,卻總覺得飄然,久遠的記憶中弟弟的容顏早已模糊,因此與其說是睽隔十幾年的見面,不如說是重新認識一個熟悉的陌生人。

  姜丹尼爾似乎只是恣意地享受著晚風的吹拂,對於邕聖祐的目光視若無睹。「真好。」他的弟弟由衷地感嘆道。邕聖祐輕笑出聲:「像個老頭子一樣。我們尼爾。」

  大狗狗笑得眼角...

【丹邕丹无差】来这里吧

*自我解读的科学他俩

*作業用BGM:Roy Kim-Home


  「感到沮喪的時候,沒人陪伴的時候,回來這裡吧……」姜丹尼爾輕聲地哼唱著。

  首爾的夜透著繁華,姜丹尼爾卻硬生生從那燈火璀璨中看出了寂寥來。口中的哼唱仍持續著,漫不經心的步伐亦沿著路旁的油漆線小心翼翼地延展。他其實嚼著口香糖,又時不時地摸著人中的部位,一雙狗兒般的眸將城市收進眼底。

  手上手機打著字的動作未曾停下過。熟悉的海豹圖案的頭像閃爍著,姜丹尼爾看清了屏幕上的內容後,倏地停了腳步,顴骨似乎能升到星星那似的,接著高高舉起了雙手,喉嚨咕囔著饗足...

【亮光】紫罗兰的设定

‧试着套入了紫罗兰永恒花园的设定

‧年下


  「… …你有想要什么吗?我买给你吧。」进藤光稍作犹豫后,紧握着拳,声音微颤地问与自己一同倚在墙上的少年。「我不知道我想要的东西是什么。」少年的回答在意料之中,却令进藤光心底好不容易平息下来的钝痛显得更加明晰。

  这是繁忙市集的一小角。人们脸上是逃离了战乱的和煦笑意,昏黄的温暖灯光在一张又一张的笑脸上跳跃,眼角堆起的皱褶、高高扬起的嘴角,眼前的荣景令进藤光不由得在短得不可计量的剎那松懈了警戒。

  「这个地区曾因战乱而生活困...

【快新快無差】HIDDEN

‧三次想做的事做不到,只好碼字來紓壓

‧快斗病態描寫有


  越過那層籬笆,便是工藤教授的居所了。工藤夫婦近幾年失了蹤跡,獨留那英俊逼人的兒子看守家園。許是閒得慌,工藤家的小兒子最近除了捧著他愛不釋手的解剖學外,還多了個興趣──夜晚悄悄推開家門,在家門前的小院子晃悠,往往一晃便耗上數小時。

  鄰居都說啊,那工藤少爺,腦袋真糊塗了。卻也沒人真的苛責他:他喪失了雙親,這點程度的PTSD一點也不令人意外或惹人嫌。黑羽快斗眨著眼,耳畔的閒言碎語吵得他不得安寧。於是,他決心於深夜親自去會會那小少爺。...


各位新年快樂呀
最近我有掉坑的只是不敢產糧x
所以決定拿近照搪塞(噓)一下_(:з」

【快新】灰色

*聖誕快樂新年快樂都快樂 

*作業用BGM:徐佳瑩-灰色


  「這次又是為了什麼選擇了離家出走?我親愛的大偵探。」亂髮男人點燃菸,悄無聲息地抖落灰燼,吐出一口混著冬日早春的霧氣。空中亂舞的白色雪花令視野模糊了,眨了眨眼,眼前的亂髮男人仍舊帶著青少年那樣充滿活力的笑容,月彎般的眼棲著作惡多端的小怪獸,每接近ㄧ步都讓人錯覺似乎被吞噬。

  工藤新一搖搖頭,說:「離家出走沒有那麼容易。我只是跟蘭說我要調查ㄧ個案件而已。」他接過亂髮男人指尖夾著的菸,廉價的味道嗆得他咳了好幾聲,換來對面的...

【快新】50 cm(短FIN)

*師生paro,songfic

*1k字極短篇

*沒頭當然也沒尾,miss me?!

*作業用BGM:IU-50cm


  工藤新一揚起下巴,極富挑逗意味地盯著眼前的亂髮少年。糜爛之音繞耳不絕,炫目撩亂的光線在昏暗房間內閃爍,陰影擠出一朵朵黑色花朵飄落至工藤新一臉上,尤其那令人想親吻的唇,和著晃動的燈光塑造眼花撩亂之景。

  「停。」工藤新一將食指放在嘴前,微微嘟起嘴,做出噤聲的動作。他撫上少年被稀疏髮絲覆蓋的後頸,漸漸湊近,並在呼吸交融的巧妙時機停下動作。「唇與唇間的距離,應該是──」他悄聲地說。

  「50...

最近總覺得手很癢想碼文
難得打開老福特一看
????林朵太太關注我了啊啊啊啊啊啊
不用猶豫了我立刻去碼字!!
功課跟報告跟心得跟比賽跟專題都先不管了!

有鑑於最近生活忙碌沒怎麼更新(說著心虛(。所以來爆照一大波補足你們!2333都是最近的生活照啦沒什麼特別的hhhh
有很多靈感只是都沒有碼成文,實在太忙了,先用照片搪塞你們,有空就更新!不然也可以妖妖那邊吃糧嘿嘿嘿 @妖蘖-Acedia

【快新】低進塵埃裡

*短FIN,HE,出自張愛玲

*作業用BGM:EXO-Sweet Lies


  見了他,他變得很低很低,低到塵埃裡,但他心裡是歡喜的,從塵埃裡開出花來。

 

 


01


  「我必須去見工藤新一。」黑羽快斗揮著手上的雜誌揚聲道。服部平次板著臉,大拇指習慣性地磨蹭因寫字而覆有薄繭的手指,沉聲道:「可他一般是不接見客人的。」膚色黝黑的關西腔男子瞇著眼,觀察眼前侷促卻強勢的來客,最終拿出了紙與筆。...


@怡sir. 💓💓💓
內有很醜的手寫Heaven歌詞,慎!
天知道我忍了多久才憋到七夕發@@
很隨意地擺了一些角度拍了一些完全沒有意境的認證照……orz昨晚看了第一萬遍竟然又哭了,真佩服自己的淚腺2333不過我相信除了淚腺發達以外也是因為太太的文太美了ㅠㅠ真實到總把內容誤以為是真實發生過的hhhh
七夕聽這首配著文真的是虐自己的最佳組合QQ

【快新快】玻璃魚缸

*短FIN,songfic

*作業用BGM:exo-유리어항


  「若你是那玻璃魚缸,我寧願被禁錮在你之中。」


用丈量好的空氣呼吸
游來游去盡頭還是你的懷裡
在夢裡也繼續夢見你
All night All night
邁出腳的瞬間
指尖傳來的知覺
就是 You 全部都是 You
染上淺藍波光的時間
你溫暖的微笑 Beautiful
想這樣繼續幸福著
就別給我自由了

你是我尋尋覓覓的
One and One and Only
手腳所及的所有空間
全部都是你
描繪我的溫柔筆觸
當我停在你的畫框中
是最舒心的狀態
被禁錮在你之中...


【燦白】FOREVER

*師生AU,生X師


You could be my only star

You could be the moonlight

像這樣讓我們永遠在一起吧 

Forever


「I’ll love you forever and ever.」


  粉筆敲在黑板上落下細細的白色粉塵,握著筆的那隻手修長纖細,骨節恰到好處地突出,不明顯的青筋在戶外灑進的陽光照耀下,形成了淡淡的陰影,襯得手更加白皙。恣意侵略的光線彷彿替這場景蒙了層金色罩紗,在...

【焰鋼】100%男孩

*挺短的短FIN本人實測5分鐘閱畢(假的別信!

*作業用BGM:Jessica-Beautiful Mind


  休斯舉起酒杯,透過橙中帶點咖啡色的液體,觀察著彷彿添加了魚眼鏡頭的世界。事實上,他平素沒有這樣的閒情逸致,只是在委婉地提醒對面的老友,是時候放鬆他那緊鎖的眉頭。

  羅伊‧馬斯坦古罕見地斟了酒便純當擺設,而不是如平常那樣拋下在女性面前偽裝良好的形象(當然除了莉莎‧霍克愛)大口地豪飲,老友如斯憂鬱又中二的模樣著實令休斯太陽穴疼。

  「我跟你說件事。」...


【快新】拖著行李箱的人(CP向隱晦)

*短FIN,heartbroken預警

*作業用BGM:Jessica-Starry Night


  有個一直拖著行李箱的人來到了鎮上。

  鎮裡賣魚的阿伯、總是早晨推著推車的美奈子、雙眼總是因熬夜苦讀而浮腫的健太郎,全都好奇地盯著那個人昨晚入住的,鎮裡唯一的民宿。小小的彩香在人群中東鑽西竄,一雙水汪汪的眼睜到最大,卻也只瞥見了民宿門口字跡拙劣的招牌。

  小女孩拉了拉健太郎的褲管,平素無精打采的大哥哥此時來了興致,稍長的瀏海被凌亂地撥開,一雙狹長且泛紅的眼就這麼盯著前方。健太郎...

【燦白】這是一個懦怯的世界

*現實向背景,Heartbrokan預警

*靈感來自徐志摩的《這是一個懦怯的世界》


  朴燦烈擁著邊伯賢,緊貼的身軀間心臟的跳動互相傳遞,朴燦烈微微弓起身,將頭靠在邊伯賢瘦小的肩上。邊伯賢整頭栽進了對方的胸膛,鼻尖滿滿的都是朴先生的味道,濃郁卻平淡。

  也分不清是誰先開始啃咬誰的唇。朴燦烈還是彎曲著身,邊伯賢甚至拉住對方的衣領微微墊著腳。男人間的吻很少是平靜溫順,大多都是現在激烈的掠奪。兩人彷彿在進行著你爭我奪的競賽,互不相讓,激烈的動作使唾液微微自嘴角滲出。

  閃光燈是在這...

【雙敦】水巷

*古代AU,靈感源自於鄭愁予的《水巷》一詩

*作業用BGM:粉ミルク-半透明人間(cover)

@妖蘖-Acedia 老妖子說要是他車碼好了我就要產雙敦糧...who怕who!可以去他那邊吃肉嘿嘿嘿可美味了!


四圍的青山太高了,顯得晴空
如一描藍的窗… …
我們常常拉上雲的窗帷
那是陰了,而且飄著雨的流蘇


  舉目所及,皆為一片遼闊無邊的山光水色。中島敦環膝坐在窗前的和室椅上,雙目無神地盯著天上緩緩流動的白雲,晴朗過分的天中,陽光灼熱...

【焰鋼】第七病房 上

*看不出來的喜聞樂見香巴拉

*靈感來自於契訶夫的《第六病房》


  羅伊‧馬斯坦古顯然不像是以往的那些醫生。

  他踏著嚴肅卻輕快的步伐,臉上笑意盈盈,給這腐臭的老鼠窟帶來了一絲暖意──至少表面上是如此。男人隨手將額前凌亂的髮絲撫到腦後,儘管數秒後又恢復了那副雜亂無章的模樣。

  他在櫃台跟那位唯一、僅此一位的年輕小姐調笑,俊秀的眉眼與優雅的談吐吸引了不諳世事的少女的心,心頭的小鹿撞呀撞的,只想一頭鑽進男人的胸膛裡。可惜她那帶著濃濃戀意的目光沒能在男人身上停留過久。...


風雨非常大卻也非常滿足的一場演唱會💓
影片裡是我的尖叫聲2333可以愛鄭秀妍再多一個十年吧🌟

【快新】心理治療

*短FIN,日常標題廢

*作業用BGM:Madilyn Bailey & Christian Collins Cover-There's Nothing Holdin' Me Back


  工藤新一悶悶不樂地坐在地上,盤起腿來,模樣像極了小學生甚至更小。「──我始終搞不懂為什麼我會跟你一起困在這裡。」舉止幼稚的大偵探抱怨道。一旁的白衣怪盜正了正帽沿,聳聳肩,繼續弄著手上的轉盤。

  「你解那玩意兒已經一小時了!我才不相信你能在數百萬種選項中找出正確的密碼。」工藤新一學著對方聳了聳肩,不屑地盯...

【轟出】Pulp Fiction Prologue

*電影Pulp Fiction(低俗小說)paro

*作業用BGM:陸星材cover-恍如昨日


Prologue

  「我能待在外面嗎?」轟焦凍小心翼翼地問,生怕任何一個錯誤的呼吸攪亂了眼前綠髮少年的脆弱神經。「當然了。我是說,我很希望你能待在這裡。」綠谷出久牽起一個微笑,對轟焦凍這樣說著。

  轟焦凍的視線從那不自然的笑靨,緩緩轉移到緊握住床上蒼老婦人的手的,綠髮少年青筋暴露的手,似乎還微微顫抖著。是誰出的力呢?轟焦凍至今也沒想明白。

  「你看到那個時鐘了嗎?」綠谷出久問。微弱的機器「滴答」聲在突如其來的沉默...

【快新】情婦

*短FIN,原著背景

*起源是一首同名詩 


It’s spring.


  工藤新一揉著惺忪的眼,深了個懶腰,半瞇著眼拍了拍身旁的床位,意料之內的空無一人。他踢開被子,感受到身後溫熱液體徐徐流出,終於忍不住出聲咒罵黑羽快斗。

  打理好自己並笨手笨腳地做好了第一餐,已經是十一點的事了。工藤新一咀嚼著焦掉的土司,試圖多塗些果醬掩蓋苦味時,赫然聽見午間新聞的主播如此說道:「人氣魔術師黑羽快斗已於今日清晨四點搭機前往下一個巡演的目的地:巴黎。機場有許多女性粉絲等...

【轟出】Pulp Fiction-Ending

*電影Pulp Fiction(低俗小說、黑色追緝令)paro,黑久黑轟出沒

*出久小天使生快!!


Ending


  「會有人搶餐廳嗎?不,沒有,很少,幾乎不存在。為什麼?因為他們寧可去搶銀行!但是他們不清楚餐廳跟銀行一樣有保險──他們不在意這點損失!餐廳經理在意這些嗎?不!他不在乎!男雜工一個小時只有一塊半,他們管這家餐廳做什麼?更不用提女服務生了。」

  金髮男人將頭湊近坐在他對面,笑容逐漸堆起的女人,刻意放低了音量說:「你覺得我的主意怎樣,親親小兔?」女人撒嬌地笑,雙手擺弄著,軟化...

第一次參與聯文活動💓真的很好玩2333表白各位太太你們都超棒噠!!

中島敦痴漢委員會:

艾特顺序依照接龙顺序:
@新双黑催婚大队  @清歌·我-不-填-坑-!  @待透化羽   @奈奈奈子·一样太太更新  @棲遲_好氣哦但是不知道打誰比較好  @中岛家的老凌罗  @踏米Tammy  @妖蘖-Acedia

非常感谢各位太太的参与和负责后期与解说的妖孽(。・ω・。)ノ♡因为是第一次合作,存在BUG现象请见谅

如果觉得图片糊了不好看的话可以去来群里要哦 也欢迎小可爱们来玩w
群号:519558895

腿腿最近的塗鴉

P1自覺扯衣領的部分畫崩了,whatever!(掀桌

P2是名柯新劇場版的觀後感,有快新發言注意。感覺熱情都回來了只想為他們產糧產糧再產糧哇(爆哭 

偷偷問下有人要給我點梗什麼的嗎最近缺乏腦洞(痛苦打滾

© 踏米Tamm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