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mmy

請勿無授權轉載

【中敦】Endless(短FIN)

*士兵AU,准將X上校

*可能有個很龐大的背景故事,就像標題說的那樣,但是肝不出來了(攤

 

 

 

  是熟悉又最不願回想起的味道。中島敦認命地闔上雙眼,鼻腔充斥了揮之不去的血腥味。他早已過了會對長官大吼著「為什麼要這樣做?」的天真歲月。歲月這詞用得也許不是最好,畢竟從他一看到屍體便反胃一直到現在的殺人不眨眼,也只不過過去了一年。

  中島敦早把自己一直以來堅持著的底線親手打破了,徹底而又乾脆地。目光不願再做過多的停留,中島敦決然地轉身,對身旁的副官說:「走了。」他的副官從來都不是他那樣優柔寡斷的人,因此也沒有對地上被以殘忍的手段殺害的屍體多做評論。

  走了。去下一個戰場。去帶來無止盡的殺戮。

 

 

 

  在這裡遇見中原中也是中島敦無論如何也想像不到的事情。他抑制住差點脫口而出的舊時稱呼,「中也先生」這個叫法在舌尖上打了個轉,最終說出口的是畢恭畢敬的「准將」。中原中也不出意料地看見了這個曾經跟隨自己,佔據了自己生命中最燦爛美好的一部分的少年,他的眼神也變得空洞麻木。那是殺人者的眼神。

  「聽說你成長了不少。」中原中也以這句聽上去洋溢了讚揚的話語作為這次會面的第一句寒暄。其中隱含的意味卻令中島敦沒忍住地紅了眼眶。中原中也的潛意思是,既然你已經成長了不少,那麼就不要再在我面前流露出那樣脆弱的神情。

  兩人之間曾視為最理所當然的默契蕩然無存。是什麼改變了我們?中島敦咬緊了下唇,逼迫自己說出與中原中也一樣違心的恭維話語。是這場不明就裡的內戰,還是我手上沾染的鮮血?中島敦無法得出一個肯定的答案,甚至他認為,中原中也也無法搞懂。

  「那麼,希望我們下次見面之時,就是以戰勝凱旋而歸的英雄姿態再次相見了。」中原中也說。這是迫於到處都有的監視眼線,以及周遭的兩人的部下,而說出的恰到好處的告別之語。中島敦知道他的中也先生不是這樣一個殘酷的人。但這份信任在殺紅了眼的軍隊高層眼中,是不值一提且多餘的。

  「中島上校。」中原中也補充地稱呼道。這個稱謂令中島敦頓時回過神來──他現在在戰場上,準備隨時手刃自己國家的無辜平民。而他的麾下,又有無數個士兵,他們何嘗不是祈禱著這場戰爭的結束。有人背負著家庭的沉重擔子;有人有著等待回去結為連理的溫婉女友;有人只是單純地,不想在戰後殉職者的名單上,多添上一筆罷了。

  徹底從往事中回過神來的中島敦右手擺在眉梢上,以一個無可挑剔的45度角傳達了他的決心。中原中也到底是不忍心的。這場戰爭他根本沒有預料到,也不想讓眼前的少年去參與。但是對方仍踏出了那一步,現在兩人同樣背負了無數條人命,說什麼也不能在這次的相遇中放棄或是倒下。

  但是一想到之後能看到中島敦的機會是少之又少──悲觀點說,指不定他下一次看到少年就是生死相隔了,中原中也又感到不捨,於是他在周遭士兵的訝異眼神,以及中島敦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吻上了心心念念的那人的額頭。

  那是最虔誠的祝福。「希望你能活著。」中原中也低聲說,帶有磁性的嗓音溫柔得令中島敦幾乎要落淚。在戰場上誰也不能保證誰什麼,「活著」已是他們最高限度的祈求了。中島敦低下頭,悶悶地答道:「我會的,中原准將。」

  沒有踰矩的稱呼,沒有閃著粼粼水光的眼眸,終於中島敦也學會了隱藏自己,這個蛻變令中原中也感到欣慰的同時卻又由衷地不捨。但無論他再怎麼後悔,也回不到一年前的那個雨夜,挽回不了少年堅定閃耀的眼瞳。

  最終沒有告別,僅僅是擦身而過。兩人再次踏上他們都深惡欲絕的戰場。

 

 

 

Fin.

-------------------------------------------

敦敦生日快樂!!!<333

中也生日我什麼都沒做,今天又是敦天使的生日,

但是真的抽不出時間,只好糊了這麼一篇嚴肅的東西

大概是因為我最近都在看這類型的小說吧




離考試只有15天了,心情複雜

评论
热度(25)
© Tamm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