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mmy

請勿無授權轉載

【亮光】紫罗兰的设定

‧试着套入了紫罗兰永恒花园的设定

‧年下

 

 

 

  「… …你有想要什么吗?我买给你吧。」进藤光稍作犹豫后,紧握着拳,声音微颤地问与自己一同倚在墙上的少年。「我不知道我想要的东西是什么。」少年的回答在意料之中,却令进藤光心底好不容易平息下来的钝痛显得更加明晰。

  这是繁忙市集的一小角。人们脸上是逃离了战乱的和煦笑意,昏黄的温暖灯光在一张又一张的笑脸上跳跃,眼角堆起的皱褶、高高扬起的嘴角,眼前的荣景令进藤光不由得在短得不可计量的剎那松懈了警戒。

  「这个地区曾因战乱而生活困苦,但现在居民都拾回了笑容。这一切都是你的功劳,亮。」

  「… …我的功劳。」亮愣愣地重复着这几个单词。

  进藤光兀地直起了背板,走入前方一片热闹。额前金色的发丝彷佛融入此情此景,一双琥珀色的眼眸温润得不象话,里头千万情丝流转,衬得那容貌愈加脱尘。只见那人回过身,道:「我们去走走吧。」

  亮亦步亦趋地跟着自己的长官,在人潮中与对方维持着一个生分的距离。他只瞧得见长官挺直的背与僵硬的肩,偶尔那几撮金发会一晃而过,像夜空中的星,似乎是俏皮的眨眼。

  进藤光说不清自己心头泛起的这股苦涩该如何解释,步伐也因此在不知不觉间加快,一直到身后传来少年小心翼翼的呼唤。「上校。」进藤光回过头,脸上的笑真诚,却透着些许化不开的哀伤,待看清亮的举动后,又转为惊愕。

  亮虽是唤着自己的军衔,却是看着一旁小贩展示着的项链。说实在的,那是条再平凡不过的缀饰,但光却第一眼便瞧见了少年希望他注意到的细枝末节。「和上校的眼睛一样。」亮淡淡地说。

  项链上头串着一颗琥珀色的宝石,隐约间似乎迸发着光芒。顿时,进藤光心尖涌上千头万绪,眼角的酸涩变得难以克制。「这就是我想要的东西。」亮生怕光没理解自己的用意,道。

  「嗯。买下来吧。」

  进藤光看着少年乖巧地戴上银质的链子,过程中不停晃动的咖啡色光泽想必是过分刺眼了,否则他怎会觉得眼眶发热,就连话语也不止地颤抖。「… …你要好好珍惜它。」光低着嗓音说。

  「是的,上校。」

  少年冰冷生硬的回复一如既往。

 

 

 

  进藤光做了个梦。

  梦里那少年的脸庞较现在更稚嫩些,灰头土脸的第一印象却没什么转变。当自己的长官,甚至是挚友都宣扬着少年在实战中表现得多么出色,是个多么优秀的「兵器」时,只有光感受到心脏瞬间的悸动。

  少年一双碧绿的眸了无生机,当那木然的目光直直对上进藤光探究的视线时,光只觉得自己动弹不得,那眼神无望而憔悴,却彷佛有股魔力,令光丧失所有行动能力,只能呆呆地站着,与少年对视。

  糟糕的初次见面过后,进藤光发现少年仍旧没有个名字。他记得那是个有萤火虫嬉闹的夜晚湖畔,微风徐徐,带起湖面阵阵涟漪,及树木浅浅的摇动。「总不能继续教你『喂』吧。」进藤光调笑着说,少年理所当然地对他的幽默沉默以对。

  「那我想想… …你要叫什么比较好呢?」

  碧绿的双眸隐讳地乘载了期待,少年面上却仍是一派淡然,生硬地把自己锁进自己的世界里,这是最极致的独善其身。他不语,将选择权交与每个看好他能力的高层;他不懂人情,便以全然拒绝的作态弭平所有纷杂的情绪。

  他换过不少长官,但眼前的上校却是特别的。最起码,先前还未曾有人想帮自己取个名。

  「我是光,那么你──

  便是与我近似的亮啰。」

  少年不禁瞪大了眼,这时的心动难以形容,更难以言状。他只觉得眼前的军官,卸下了平日的严肃,一脸孩子气地唤着自己「亮」时,心像是被敲开了个小孔,那人正缓缓地往他空洞的心里填塞一些美好的温暖的物质。相信不久后,这颗心便不属于自己了,里头被陌生却令人眷恋的气息填满了,使少年不知所措。

  「嗯。」

  光一双含笑的眼透着认真,及亮能清晰感受到的温柔。

  「我的名字,是亮。」少年认认真真地重复道。

 

 

 

  他们的第一个吻,也是最后一个吻。

  敌军的轰炸近在眼前,亮沉浸于短暂的唇瓣相触带来的无止尽的甜蜜,却止不住无法挽回的绝望蔓延。他们的国家要胜利了,最终为国捐驱的殉职者名单上第一位想必是进藤光吧。亮心里通透得很,却恨不得自己还是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少年,其实他的世界很简单,拐弯抹角的猜忌跟功名都是多余的;只要进藤光,便足矣。

  国家的胜利,却是亮的失败。看着眼前上校的呼吸逐渐微弱,那带笑的嘴角弧度渐渐下拉,亮的心渐渐沉入不见底的深海,他近乎窒息了,进藤光似是他呼吸的唯一管道,若是对方先走一步,他也活不了多久。

  「光!」亮头一次直呼对方的名,却从没想过这一刻会染上如斯浓稠的绝望。

  「光!」

  「… …光。」

  「光。」

  「我听着呢,亮。」

  「… …我爱你。」

  最后一句出自光之口。亮愣了神,恍惚间,他们似乎在拥抱,在亲吻,在交换最亲昵的气息,但眨了眨眼后,眼前却是一片轰炸后的断垣残壁,他最心爱的光倒在他前方的血泊中,已没了呼吸。

 

 

 

FIN.

試著在碼完字的那刻繁轉簡!希望有更便於閱讀一些~但是對話框的部分,因為繁體標準是用「」的我也懶得逐個去改成""啦,不過我自己強迫症看著是覺得特彆扭哈哈哈

這篇只挑了幾個自己在觀賞紫羅蘭時腦動大開的場景來描寫,文筆不好真的很痛苦,都表達不出腦中的那種感覺。總之,紫羅蘭實在是部好到我眼淚不用錢的一直哭,可以吹上天的神作。(京阿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评论(2)
热度(19)
© Tamm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