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mmy

請勿無授權轉載

【芥敦】Im Westen nichts Neues(短FIN、HE)

*WW2後的記者X軍人AU(這設定根本沒有用武之地

*歷史學到了這一段…老師形容得特別有聲有色,讓我忍不住把它寫下來了(摀臉

*梅安嬸嬸是誰不重要,這名字是我瞎胡謅的

*那個廣播節目也不存在,反而要是存在的話我會嚇一大跳的


  中島敦又來找自己隔壁的芥川龍之介玩了。芥川龍之介打開門,不出意料地看到了一張稚嫩又帶著興喜的小臉,他壓住自己內心滿溢出的相同的歡喜,擺出一副不耐煩的模樣,以小大人的姿態說:「你又趁著梅安嬸嬸不注意跑出來了?敦。」

  中島敦迅速鑽進屋裡,接著羞愧地搔搔腦袋,有些強詞奪理地說...

P1是大吼著芥芥名字的敦🌝
大概是要出來決鬥那種感覺的吧(。
畫不出官圖那種下一秒隨時都可以撕起來的氣勢啊ㅠㅠ
P2、3是重溫童年的IB♥
我不會說那個辣雞上色我糊了快一個小時的
P4是Mary😘
前三P都是指繪,是把手繪的圖拍起來之後再在軟件上描線🙈
現在肩頸十分痠痛嗚嗚嗚

【芥敦】Atonement(Fin、年齡操作及私設注意)

Atonement

 

 前篇連結其實有放在文章前面惹2333

------------------------------------------------

  中島敦看著布滿了雙手的血跡,險些沒有驚叫出聲。「這是……什麼?」他囁嚅著,聲音因恐懼不住顫抖。他問話的對象沒有回答,只是轉頭,一雙滲著冷意的黑色眼眸深邃得彷彿凍結了情緒。

  「不想死的話,就戰鬥。」男子說,依舊是那樣淡漠。中島敦吞了口口水,反覆推敲自己的措辭後才小心翼翼地提問:「但是……我什麼都不會。」沒有中島敦意料之中的嘲諷,男子反而是露出了笑容,逆光下中島...

【芥敦】Atonement(TBC、年齡操作注意)

Atonement


  中島敦看著布滿了雙手的血跡,險些沒有驚叫出聲。「這是……什麼?」他囁嚅著,聲音因恐懼不住顫抖。他問話的對象沒有回答,只是轉頭,一雙滲著冷意的黑色眼眸深邃得彷彿凍結了情緒。

  「不想死的話,就戰鬥。」男子說,依舊是那樣淡漠。中島敦吞了口口水,反覆推敲自己的措辭後才小心翼翼地提問:「但是……我什麼都不會。」沒有中島敦意料之中的嘲諷,男子反而是露出了笑容,逆光下中島敦看不清他的臉龐,只聽他說──

  「我可以教你、保護你,直到你可以自立的那一天。」...


© Tamm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