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mmy

請勿無授權轉載

【瑞金】Aims CH 4

CH 1 CH 2 CH 3

*架空向士兵paro

*此章關鍵字:情竇初開、凱莉大佬

CH4

 

 

 

  傳令官在格瑞的帳篷外頭左右為難著。進也不是、離開也不是,天知道這兩位長官在裏頭談論著什麼。他心焦得近乎要哭出來了。他可不想接受軍法審判!於是心一橫,這位小小傳令官扯著嗓門,抱著死到臨頭的想法,大聲地吼了句:「報告上校!」

  金原本正為如何解決這尷尬的情況犯愁,現在這一喊實在是來得恰到好處,於是他立刻如釋重負地放鬆了一直緊繃著的肩。格瑞倒是沒怎麼猶豫地喚了傳令官進來。「怎麼了?」格瑞問。金看著對方深鎖的眉頭與嚴肅的表情,說也奇怪,這時才產生自家青梅竹馬已經是個軍人了的實感。

  「上級傳來了指令:戰爭結束了!」傳令官一手擺在眉梢,以標準的軍禮說著。格瑞當下立即感到詫異,但轉念一想似乎也沒什麼不對的。首先,史瓦茲人早已被清除得差不多了,接著……他瞄了眼金。這個令自己又擔心又驕傲的青梅竹馬解決了西線戰場的不少麻煩。想必這也是戰爭這樣突如其來地結束的原因之一。

  格瑞頷首,示意自己知道了。傳令官卻未立刻退去。格瑞又問道:「還有什麼事嗎?」對方這才如夢初醒地道:「是的!上級還公布全國──下士金,因殺敵有功,大總統特准直升至少校。任何人不得有任何異議。」傳令官的語氣一板一眼地陳述著方才接收到的指令,接著恭敬地退下。

  「… …比我想像的,要惹眼多了。」金脫力地躺下,淡淡地說。「那麼你設想的是如何?」格瑞好奇地問。金回答道:「我想至少能升上准尉就已經不錯了。沒想到直接是少校──這太不合常理了。我參軍以來也只有一個月餘。」金盯著格瑞看,眼眸中透漏著一絲探究及不可置信。

  格瑞安撫性地說:「這不是代表你有實力嗎?別多想了。回去好好休息吧。」接著他看著金點點頭,又驚訝地睜大了眼,隨即自我否定似地搖搖頭。這一系列的舉動在格瑞眼中被加了數十倍效果的可愛濾鏡。於是他放柔了聲音問道:「怎麼了?」

  金欲哭無淚地說:「我沒有地方住……」這話一說出口格瑞立刻不客氣地噗哧一聲笑出聲。金惱羞成怒地瞪著對方,換來了更加放肆的笑聲。感到窘迫而臉紅的同時,金忽然想到:似乎,已經有很久,沒有看見格瑞肆無忌憚地笑著了。

  他們也成長了。肩上的擔子愈來愈沉重,令他們近乎要無法喘息。金此時才真正地意識到這點──一個少校;一個上校。他們要如何才能更長久地聚在一塊?也許這次說了「再見」,便成了再也不見。金越想越心酸,於是一時衝動之下說:

  「我可以去你家待一陣子嗎?」格瑞原本還在揉著笑出淚水來的眼睛,聽到這句話就馬上停止了動作,愣愣地盯著金看。金以為對方沒聽清楚,於是重複了一遍。「幸福來得太突然。」格瑞忽然小聲地說。金還是準確無誤地捕捉到了那些話語,接著有種想把面前人揍一頓的慾望。

 

 

 

  嘗試著闔上眼,身旁人和緩的呼吸聲卻縈繞在耳際,令金有些害羞了起來。他是個臉皮厚的人,但現在這樣子和青梅竹馬同床共枕,是幼年後就沒有過的體驗,因此金免不了也害羞了一番。但那位前幾日和自己告白過的格先生瑞卻像個沒事人一樣,兀自睡得香甜。

  金翻了身,看著格瑞近在咫尺的臉龐,對方那長年高高立起的刺蝟頭此時也乖順地垂下,一頭半長的銀髮反倒增添了一絲文弱書生的氣質。思及此,金忍不住為自己的比喻而輕輕笑了出聲。

  再次試著入睡,明明身體十分疲勞,金卻怎麼也睡不著了。他發現了一件糟糕的事──只要一閉上眼,腦中便會出現格瑞的身影。他會不停地想著格瑞的一言一行,話語、眼神、甚至是……兩唇相貼時的觸感。

  這個認知令金的失眠情形更加嚴重了。也許他應該去睡沙發。金這樣想著,也打算起身實踐自己的想法。但在他坐起身的瞬間,腰上忽然傳來了一股拉力。金低頭查看,發現格瑞正環住自己的腰,這大概是無意識中的動作,對方的眼睛緊閉著,嘴唇還微微張開,像是要說些什麼挽留的話語似的。

 被對方小孩子般的舉止逗樂了的金決定重新躺回床上。這原是張單人床,兩個男人擠在一塊實在是擁擠得很,於是金思索了一陣,把格瑞環在自己腰上的手臂拉了近一些,接著蜷縮起自己的身軀。這樣看上去,就像是兩個相擁而眠的戀人一樣。

  在格瑞的懷中感受著對方的體溫以及心跳,奇蹟似地令金立刻感到昏昏欲睡。隨之而來的是一夜好眠。

 

 

 

  這些日子以來,生活平緩得讓金幾乎都要忘了自己是曾殺了無數史瓦茲的「英雄」。一早起來總能看見格瑞盯著自己含笑的眼眸,接著是自家青梅竹馬異常賢慧的手做早餐,目前為止還不重樣的。

  一整天也過得愜意十分。金閱讀過的書幾乎都要成一座小山了。如斯平靜緩慢的生活步調終於在金被一個陌生人摀著嘴拖近暗巷時變了調。金先是依據自己在軍校所學的擒拿術,迅速地反客為主。緊接著看見試圖捉住自己的人的臉龐時,他震驚得幾乎忘了呼吸。

  那是在金幼年時,常常到他與秋的家中拜訪的一位秋的同事。金依稀記得自己小時候扯著對方的袖口說著:「一起玩嘛。大哥哥。」的畫面,而對方總是會溫柔地摸摸自己的頭,有時會把自己舉高高,但更多時候,他只是露出抱歉的神情,對自己說:「我和你姊姊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商量。下次再來玩,好嗎?」

  金的眼眶有些許酸澀。眼前這個男子早已不是當年年輕俊俏的大哥哥了,歲月迅速地在對方臉上鐫刻下一道道的印記,那蒼老的面孔令金不禁感嘆光陰荏苒。但顯然此刻的他忘記了,他從最後一次看到眼前人至今,至多也不過十幾年,這時間是不足以令一個人衰老至這種程度的。

  金沒有過多地思考,把對方的手臂反折起來,居高臨下地道:「你為什麼要抓我?」男人還在奮力地抵抗著,但他垂老的身體顯然不足以與年輕力壯的金相抗衡,於是他嘆了口氣。金疑惑著對方忽然緩和下來的動作,接著看見鮮血自乾燥的唇瓣中徐徐流出。

  「這怎麼一回事?」金低沉著聲音說。能回答這個問題的人已經在金的眼前悄然去世。而那是沒有一絲一毫徵兆地猝死。他在死前,甚至連一聲哭喊也尚未發出。「難道他……早就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了?」金以陳述的語氣緩緩道。接著他才恍然大悟。「有埋伏!」

  「不愧是史瓦茲的英雄。」帶著一絲譏諷讚美的女聲傳來。金回過頭正欲察看聲響的來源,卻被一個堅硬的物體狠狠打中了頭部。那力道之大令金被迫後退了幾步,腳步稍顯狼狽。

  一個有著及膝黑色長髮的女人優雅地朝金走來。「我叫做凱莉。」女人隨意撩起自己肩上的惱人髮絲,把口中的棒棒糖拿出來說,接著又立即塞回口中。金這時檢視剛才打中自己的物體,發現竟是一個眉月狀的彎刀。這武器也夠奇葩的了。他在內心吐槽著。

  「果然是媒體渲染得太過了。這種程度,我動動手指就能殺死。」凱利帶著一絲輕視的嗓音傳來。這個評價令金憤恨地瞪了眼眼前風情萬種的女人,換來一個更加陰沉可怕的眼神。金禁聲了。「不過你放心好了。今天我沒打算取你的性命。」

  金揉了揉自己被撞疼的腦袋,疑惑地問道:「那是為了什麼?」凱莉瞇起眼,嘴角帶上一點笑意,說:「我是來警告你的。」沒頭沒尾的一句話令金摸不著頭緒,凱莉看著這樣的金,衷心地感到有趣,於是不客氣地笑出聲來。

  「後會有期了。小小的英雄。」凱莉揮揮手,步伐緩慢地走出了小巷。金愣愣地看著對方的背影,等到他想起要去追趕時,對方飄逸的黑色髮絲早已夾帶在早晨的空氣中,消逝無蹤了。

  金回過頭來審視著眼前的慘狀:一個身穿白大褂的男子──或者說是一具屍體──正安穩地躺倒在地上。金瞇起眼,諷刺地發現,對方臨終的表情竟是安詳的微笑。「……一副很幸福的樣子。」金低語著。淚水不知何時沾濕了他的衣襟。

  他決定先回去與格瑞商量剛剛的際遇。也許,他們已經休息得夠久了。

 

 

 

TBC.

评论
热度(22)
© Tamm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