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米Tammy

請勿無授權轉載

【焰鋼】School Days:Edward in Blue衍生

*九號太太的本子《School Days : Edward in Blue》

*各位母親節快樂!雖然是母親節,卻是一個相對色調相當沉重的故事。真是抱歉了。希望之後焰鋼兩人有趣地相處的情節能緩和前面灰色的氣氛。

*作業用BGM:鋼鍊OP5 SID-Rain

  給沒有看過此本的人的前情提要:

  愛德華是個領獎學金的校內優等生,兼有學生主席的身分。為了籌措生病的母親的醫藥費,藉著打工以及從偶爾來威脅自己的不良學生手中掠奪,來獲得金錢。

  恩維是個做仙人跳的。一直想要愛德華加入他的行列──那麼好的一張臉,不用就可惜了,一看就適合看這行──這是他的原話。

  校內教師羅伊某次目擊了愛德華校內抽菸的行徑。本以為會遭受到退學處分或是其他嚴厲的懲處的愛德華,竟被羅伊輕鬆地放過了。臨走前,羅伊還說了:「要試想商量戒菸的問題,隨時都可以來找我哦。」愛德華看著對方的背影,不甘地咬緊了下唇……

 

 

 

 

 

 

  阿爾馮斯看著愛德華嘴角的貼布,對想打哈哈蒙混過去的金髮少年說:「哥哥,你又和別人打架了嗎?」愛德華聞言心虛地縮起肩膀,像隻被戳到了痛處的小貓,不滿地回道:「是他們主動來找我麻煩的!」

  「哥哥真像個偷了別人糖果的小孩,一接受質問就大聲地反駁呢。」阿爾馮斯說,吃吃地笑著。愛德華覺得自己身為兄長的威嚴受到了嚴重侮辱,但對於自家弟弟總是沒轍的他,只好認命地嘆了口長氣。

  「媽媽… …怎麼樣了?」愛德華忽然問。阿爾馮斯猶豫著,斟酌了用詞地說:「醫生不久前來過了。他說……情況不是很樂觀。」阿爾馮斯握緊了雙拳,一字一句咬著牙說。

  醫院一間聯合病房的一角,兩個長相相仿的金髮少年肩並肩地坐著。頭髮紮成了一個馬尾的那個少年,忽然出聲打破了沉默。「今天是母親節呢,阿爾。」短髮的少年一愣,接著露出了微笑。

  「哥哥準備了什麼要給媽媽?」阿爾馮斯禮節性地問,他當然看見了愛德華手上藏著掖著的花朵。「是康乃馨……」愛德華噘起嘴,雙頰緋紅著說。阿爾馮斯沒有感到意外,接著也拿出了自己一直握在手中的一朵乾燥花。

  「我也準備了康乃馨。」阿爾馮斯笑著說。愛德華與他對拳,咧開一個燦爛的笑容說:「兄弟的默契,果然不是蓋的啊。」阿爾馮斯笑著附和了他的話語。

  他們徐徐走到了母親的病床前。那縱橫交錯的管線像是一把把利刃,刺疼了兄弟二人的雙眼。愛德華低沉著聲音開口道:「我們來看你了,媽媽。」回答他的是意料之內的一片沉寂。

  阿爾馮斯把自己與愛德華準備好的兩朵康乃馨放在病床上空著的一角。「媽媽醒來的時候,就會看到的。」他輕聲說。

  愛德華拍了拍沒有抑制淚水垂落的自家弟弟的肩,一雙金色的眼眸中盛著晦澀陰暗的情感。「我相信她一定會看到的。」愛德華說,不知是在安慰眼前哭得唏哩嘩啦的弟弟,或是在安慰忐忑躁動的自己。

 

 

 

  「聽說你的母親生命垂危?」羅伊‧馬斯坦古對愛德華說。「母親」這個單詞觸及了愛德華的底線,他陰沉著臉說:「是這樣沒錯。」儘管不清楚面前黑髮男人把自己叫到他的辦公室的企圖,愛德華仍深知自己不可以輕易地出手。他跟阿爾馮斯的生活費,還要靠獎學金來維繫呢。

  「不要露出那樣可怕的臉龐。」羅伊笑著說,眼底漾出的溫柔意外地安撫了愛德華躁動不安的內心。「今天是母親節,我又恰巧得知了這件事。於是把你叫來,想展開一場輔導性質的談話。有什麼不妥的嗎?」羅伊說。

  愛德華思前想後,發現眼前這人的說詞真是完美得無可挑剔,於是只好不情不願地嘟起嘴,倔強地說:「是沒什麼問題。那你趕快開始你的輔導工作吧。」愛德華撇開頭。對方忽然沉默了,令他狐疑地望過去──

  羅伊不知何時已經站在了他的面前,黑髮男人低下身,在愛德華的耳畔低語著:「不要再露出那樣的表情。我會誤以為你在勾引我的。」這過於露骨的話語以及肌膚上傳來的濕潤溫暖氣息令愛德華亂了分寸。

  值得他慶幸的是,黑髮男人接下來便貫徹了他的職責:身為一個輔導老師,向愛德華耐心地說明了抽菸的壞處,儘管面前的人不屑地表示自己清楚的很,甚至都可以出一本教科書了;以及貼心地提供了愛德華生命諮詢專線──

  「我不需要這東西!」愛德華像隻炸毛的金色貓兒,隨手拿起一支筆便像眼前的馬斯坦古先生扔過去。羅伊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做出漫畫中捶掌心的動作說:「原來你不會因為對生活感到絕望,就選擇最偏激的方式了結自己的生命啊。」這句話又換來了金髮少年的一記白眼球。

  感受著心頭湧上的由衷的愉悅,羅伊毫不顧忌地大笑出了聲。還處於被戳種弱點的狀態的金色小貓張牙舞爪地說:「你笑什麼啊──混蛋老師!浪費公帑!趕緊辭職算了。不要在這裡荼毒祖國的花朵!」

  羅伊擺擺手,緩和了呼吸後說:「抱歉、抱歉。因為實在是太有趣了。我好久沒有笑得這麼盡興了呢。」愛德華不耐煩地噘嘴。他真的不想在這裡繼續待下去了,一秒鐘也不願意。

  「您結束您的輔導了嗎。馬斯坦古老師?」愛德華咬牙切齒地說。羅伊雙手擺在面前,形成一個三角形的形狀──根據愛德華的觀察,這似乎是黑髮男人喜歡用的姿勢──接著他露出了勢在必得的微笑,說:「還沒有。」

  「艾力克同學,只要你以後叫我『羅伊』我就能結束這次輔導了。」面前的黑髮男人依舊是溫和的笑容,但現在愛德華早就不會被那美好的表像迷惑了。

  這個交易一點也不好。要是被誤會了怎麼辦?愛德華不滿地想。但是眼前之人是掌握了他的生殺大權的老師,而他,僅僅是一名學生。懸殊的地位差異令愛德華不得不臣服。「我知道了。我答應。」他揚起頭,神情十足十像極了一隻高傲的貓兒。

  羅伊有些訝異,但既然眼前的少年已經同意了,他也不再強求。從辦公桌後頭走出,羅伊將手放在金髮少年的頭上,輕柔地撫摸著,像是在摸自家的寵物──這是愛德華最直觀的感受。

  「下次見了,愛德。」羅伊笑著說。愛德華正想反駁不要污辱自己的身高,卻在那個笑容面前啞口無言。「知道了。」愛德華起身,說。黑髮男人挑眉,像是在告知著「你是不是忘了什麼?」。

  辦公室的門被重重地甩上。「……羅伊。」金髮少年連耳尖也羞紅了地說出口的稱謂,在空氣中飄盪。

 

 

 

Fin.

---------------------------------------------------------

有點想寫成骨科,但這裡的設定是阿爾還很幼小,也許長大了就會不一樣了呢(?)

把恩維寫在前情提要卻完全沒有他的出場真是抱歉!因為這勉勉強強算是個三十分挑戰,所以篇幅有限… …

老實說,要不是家教課程太早結束,我根本沒打算要寫母親節賀文呢(滾

順便祝我自己,只有六天就要上戰(考)場了w

评论(7)
热度(51)
© 踏米Tamm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