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米Tammy

請勿無授權轉載

【爾豆】來日方長(短FIN)

*傻白甜還沒挑明關係的兩人

*補番誤事,天知道我只是看了找榭思卡查賢者之石的資料那裡,就被萌到不能自己TTTT動畫遠比漫畫萌啊啊啊是因為加上了聲音嗎???

 

 

 

  愛德華看著手上被揉得亂七八糟的紙張,長長地嘆了口氣。阿爾馮斯看著他的模樣覺得好笑,便走過來,輕輕地敲了下愛德華的腦袋,還順手整理了自家哥哥那凌亂的髮絲。

  「在為數學公式煩惱著嗎?」阿爾馮斯在愛德華的對面坐下,說。愛德華一雙標準的死魚眼盯著這個微笑彷彿都能散發聖光的金髮男子,又重重地嘆了口氣。他的弟弟,阿爾馮斯‧艾力克,像是他肚裡的蛔蟲,即使什麼都不說也能準確無誤地說出自己的內心。這已經是超能力了吧。他在內心吐槽著。

  「… …可能是計算錯誤。但是我找不到是哪裡出了問題。」愛德華趴在桌子上,悶悶地說。阿爾馮斯一邊說著「那就給我看看吧」一邊拿過了愛德華手中的紙張。看到那雜亂無章的字跡,他忍不住在內心嘆了口氣──要是真的嘆氣出聲,他可是會被面前這位絲毫沒有兄長架子的人狠狠地報復的。

  對方許久都沒有出聲。愛德華疑惑地抬起頭,看見了一臉專注的阿爾馮斯。雖然是兄弟,但是阿爾馮斯的長相和自己還是有些不同。索幸放棄了論文的愛德華開始正大光明地觀察自己的弟弟。

  阿爾馮斯長得… …怎麼說呢?就是一副很受女孩子歡迎的模樣。愛德華想來想去,最終只得出了這麼一個結論。他的作文能力遠遠不及讀國文系的阿爾馮斯。

  一想到自家弟弟很受女孩子歡迎這件事,愛德華就憶起了每天家門口堆積的一疊疊情書,上頭指名道姓是給自家弟弟的。對於這點,愛德華其實一直是抱持著疑惑的態度的。明明他自己也長得不難看啊!為什麼只有阿爾那麼受歡迎!愛德華在心裡忿忿不平地想著。

  抱持著這樣的疑惑的愛德華,似乎沒有發現其實自己也被眾多女孩子注視著。只是大多數想接近他的女孩子都被自家弟弟一個帶著威脅意味的微笑嚇跑了,少數敢上前搭話的,也都因為愛德華過於直白的個性而敬謝不敏。(對於這點,阿爾馮斯感到十分滿意。)

  「哥哥,我找出來了。」阿爾馮斯說,把手中的紙遞給了愛德華。愛德華正陷入對自己弟弟的憤恨之情中,一時之間沒反應過來,愣愣地盯著阿爾馮斯看。瞪大的金色雙眸、微啟的雙唇,以及稍微散落的髮絲,眼前的景象令阿爾馮斯眼眸暗了暗,但他只是用手推了推這個少根筋的兄長。

  「哥哥。」阿爾馮斯呼喚道。愛德華這才如夢初醒般地說:「啊,是哪裡出了問題?」對於自家兄長的糊塗,阿爾馮斯深表痛心。但其實他內心覺得這樣子也挺不錯的。

  阿爾馮斯站了起來,走到愛德華的身邊,迫於一站一坐的姿勢而低下頭,指著紙張上的數學記號對愛德華講解著。阿爾馮斯呼出的氣息有意無意地,打在了愛德華的身上。愛德華覺得臉有些紅。是冷氣開太弱了嗎?他猜測著。

  搞定了這個小阻礙,愛德華繼續寫他的論文。阿爾馮斯坐在一旁,也沒做什麼別的事情,只是專注地盯著自家兄長認真的神情。愛德華投入研究時玩渠聽不建外界的聲音、看不見外界的轉變,於是外頭太陽沉落,街道上一盞盞路燈亮起之時,他還是埋首於論文寫作。

  阿爾馮斯知道自家兄長的這個壞習慣,於是走上前,輕輕拍了拍愛德華的背。對方完全沒有察覺,嘴裡還在喃喃自語著。阿爾馮斯實在拿眼前這人沒辦法,於是出於內心的一點點私心,以及作弄自家兄長的心態,他學著少女漫畫中的姿勢,勾起了愛德華的下巴,作勢要吻下去。

  愛德華還沉浸在數學公式中,對於自家弟弟突如其然的舉動是驚惶失措的。但是下意識地,他不想反抗阿爾馮斯。於是當阿爾馮斯以為愛德華一定會推開自己,而逕直地把唇貼了上去的時候,愛德華還真的愣愣地讓對方得逞了。

  唇上傳來的柔軟觸感令兩人都沉默了。愛德華的沉默是因為胸腔中不斷變快的紊亂心跳,以及心頭湧上的一股衝動──想再深入一些。這個念頭一產生,愛德華就被自己嚇到了。

  而阿爾馮斯的沉默是因為多年來積累的情感,終於有了宣洩之處。他很想不顧一切地把這位牽動自己情緒的兄長壓在身下,感受他的喘息,聆聽他的呻吟,但他知道不能操之過急。現在這樣淺嚐輒止的吻已經很好了。

  正當阿爾馮斯要把這當作是一個玩笑話輕鬆帶過的時候,愛德華忽然主動張開了嘴。接著沒了動作。

  作為被本人認證過的阿爾馮斯‧愛德華肚子裡的蛔蟲‧艾力克,當然知道這是兄長發出的一個邀請。而沒了後續動作也不是什麼挑逗或情趣,純粹是因為眼前這個男人戀愛經驗為零,不清楚下一步該做些什麼罷了。

  但是「哥哥接受了我,在邀請我」這個認知還是令阿爾馮斯感到十分興奮。他看著自家兄長的目光漸漸變得晦澀複雜。是哥哥主動邀請我的,所以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也都是哥哥自找的哦?

  阿爾馮斯有著豐富的戀愛經驗,於是在眼前這人想做些什麼卻又一籌莫展的尷尬當而,他率先展開了進攻──唇瓣輕輕撬開對方沒有抵抗的雙唇,舌尖掃過對方口腔的上半部。接著略為粗暴地扯出為方的軟舌,交纏。

  愛德華被阿爾馮斯熟練的吻技吻得頭昏腦脹。他的腦部在對他發出缺氧的警報。在這當下,愛德華竟然還想到了人體的呼吸調節是由腦幹主宰的,會感到缺氧是腦幹發覺血液中的二氧化碳濃度過高……接下來呢?愛德華已經無法思考了。

  阿爾馮斯敏銳地察覺到了自家兄長的不適,於是對於「見好就收」這四個字瞭若指掌的他選擇了放開這雙渴望已久的唇瓣。愛德華像是乾旱的魚兒重新獲得了水源一般大口地喘著粗氣,雙頰也染上了點點緋紅。

  阿爾馮斯不得不感嘆自己的自制力,眼前這副誘人的光景以及剛才的深吻令他都要起反應了。但是他很珍惜愛德華,所以只是在對方額頭上留下了一個輕吻,接著柔聲說:「來吃晚餐吧。哥哥。」

  顯然陷入了更深一層的迷惑的愛德華已經聽不見他的話語了。

 

 

 

  「我覺得能專注做一件事情,本身就是個才能了。」餐桌上,阿爾馮斯忽然這麼說。基於剛剛的吻,愛德華內心還是十分羞澀,但出於從小到大的相處,他還是自然地把吐槽的話語說了出口:「真是會掰啊。弟弟。」

  阿爾馮斯對於這挑釁的話語沒有做過激的回應,微笑著說:「只是剛剛看到了某人的樣子,我就真心地這麼想啊。」愛德華無奈地挑眉說:「那你口中的這個某人等一下就繼續更努力地寫論文吧。」

   剛才的小小事件沒有讓這兩兄的相處蒙上任何的陰影。儘管表面上是十分平靜,但愛德華的內心其實已經炸開了鍋。他剛剛跟自己的親弟弟接吻了!!?而且他還完全沒有感到反感… …

  愛德華痛心疾首地摀住臉,像是這個動作就可以驅散內心深藏的害羞與徬徨似的。阿爾馮斯自認完全掌握了愛德華的心理活動,只是持續保持著微笑。但現在的愛德華看來,那微笑有些慎人。

  別擔心,來日方長呢。我的哥哥。

 

 

 

Fin.


评论(6)
热度(37)
© 踏米Tamm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