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mmy

請勿無授權轉載

【焰鋼】致名字(短FIN)

 *與原著無關的AU

 

 

 

  愛德華無聊地盯著駕駛座上的一包餅乾。這是這次帶的團裡一個笑起來憨厚的女孩子給的,那時她稚嫩的聲音說:「司機叔叔,辛苦了!」愛德華下意識地想反駁自己還沒有到被稱作「叔叔」的年紀,但看著女孩的笑靨又無法把這聽上去幼稚的話語說出口,最終他只是淡淡地道了聲謝。此時的愛德華就在反悔,反悔他在道謝的時候應該要帶著笑容的。

  忽然,陷入了自己思考的愛德華聽到了前方玻璃傳來了被敲打的聲音。他疑惑地抬起頭,撞進了一雙漆黑深邃的眼眸中。作為一個隱藏得恰到好處,除了自家弟弟以外無人知曉的深櫃,愛德華是有那麼一瞬間心跳漏了一拍的。他確保車上的貴重物品有被妥善保管後,下了車,與那個陌生的男人面對面站著。

  這個男人似乎是這次帶的團裡一個特立獨行的獨行俠。愛德華回想著,但即便他有著最基本的職業操守,屬於「司機」這個工作之外的旅客名單是不再他的關心範疇之內的,因此儘管他想裝作落落大方地說出對方的名字,絞盡腦汁卻仍只得出了一句:「您好。」

  男人嘴角帶上了一抹微笑。那絲笑容一點也不令人感覺反感,倒是替愛德華在這漫漫旅途中疲勞的心點上了一盞明燈。「我是羅伊。羅伊‧馬斯坦古。」男人自我介紹道。儘管好奇對方這麼做的目的,自認混跡社會多年的愛德華也沒有直接把這個疑問提出口,只是回以一個相同的微笑,也告知了自己的名字。

  「如你所見,我是隻身一人參加這次旅行的。現在來到遊樂園還真的有些不知所措呢。」羅伊解釋著。愛德華認同地頷首。羅伊繼續說:「因此,我想請你,跟我一起度過這四小時。可以嗎,愛德華?」羅伊‧馬斯坦古的語氣誠懇真切,愛德華彷彿在那雙眸子裡看到了熠熠的星光──真是俗套的形容。愛德華暗自唾棄著自己倏忽即逝的想法。

  「當然了。」最終他輕笑出聲,同意了羅伊的邀約。

 

 

 

  這個遊樂園開放了一段時間了,因此在司機這行工作了幾年的愛德華自然有來過。但次次都僅止於在外佇足,或是乾脆在駕駛座上睡覺,從來沒有實際進去過。當他略顯擔憂地把這個事實告知羅伊的時候,得到了黑髮男人這樣的回話:「不用擔心。我也沒有來過這裡──或者可以說,我從未來過遊樂園。」

  愛德華挑眉,他是不太信任這樣誇張的說法的,但不可否認的是他浮躁的內心因對方這麼一句簡短的安撫而得到了平息。儘管多年之後,他確定了男人這時的話語是千真萬確的。這都是後話了。忽然,沉浸於自己的思考的愛德華感覺到了頭上傳來的重量。他狐疑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腦袋,竟摸到了玩偶那樣觸感的東西。

  愛德華瞥了眼隔壁的小攤販,大概也了解自己頭上被帶了什麼樣的髮飾。這似乎是這個主題樂園的傳統,每個擦身而過的人頭上都帶著這麼一個髮飾。愛德華無奈地扯了扯那幼稚的東西,卻遭到了羅伊的制止。「戴著吧。」男人的眼神是不必要的真摯。「挺適合你的。」

  於是內心小鹿亂撞的愛德華先生自始自終也尚未察覺,自己戴了這他認為愚蠢的玩意兒整整四個小時。

  這位稱得上是陌生人的男人是出乎愛德華意料的精力充沛。雲霄飛車、咖啡杯、夾娃娃機……所有能想到的遊樂設施都被倆人玩了個遍。愛德華其實對於這類的遊樂項目是很感冒的,此番在短時間內乘坐了這麼多的設施,他感到頭昏腦脹,要不是因為這位先生長得好看,他差點就一拳伺候下去了。然後愛德華開始懺悔自己在外貌上的膚淺。

  臉頰上忽然傳來冰涼的溫度。愛德華抬頭一看,是羅伊。男人拿了瓶碳酸飲料,在大太陽下逆著光的身影看上去模糊又不真實。「你是不是不太舒服?」羅伊在愛德華身旁坐下,問。這個在此時的愛德華聽來是沒有眼力的問題立刻得到了一個怒視。羅伊自知理虧地道歉道:「不好意思。我從來沒有體驗過這樣的設施,一時之間太起勁了。」

  沒有得到那怕是一個「哼」的黑髮男人扭頭看著愛德華,發現對方正一臉呆愣地盯著自己。那金色的髮絲在陽光照耀下耀眼得令人炫目,而同樣金色美麗的眼眸透露出一絲的不可置信。羅伊感到奇怪,便問說:「怎麼了嗎?」愛德華這才回過神來自己盯著對方的眼神太露骨了,只是搔搔頭回答道:「沒想到你也會道歉。」

  羅伊愣住了,接著捧腹大笑起來。愛德華在一旁看得羞紅了臉,趕緊說:「你笑什麼啊!??」然而男人像是要徹底無視他的問話似地,笑得更加起勁了。「真是搞不懂你……」愛德華無力地呢喃著,也許還帶了絲羞赧。

 

 

 

  提到遊樂園,也許摩天輪是最為經典的一個遊樂設施了吧。而此時的愛德華看著眼前望不到盡頭的排隊人龍,深深為自己衝動的決定感到懊悔。羅伊看出了他的不滿與焦躁,於是說:「你可是親口答應了我。不許中途反悔。」愛德華瞬間炸毛了地說:「當然不會!只是……」

  許久沒有聽到後話,羅伊疑惑地問:「只是?」愛德華支支吾吾地接了下去:「兩個大男人……來搭摩天輪,似乎,很奇怪。」話語脫口而出的當下愛德華就後悔了。也許對方根本沒有那個意思啊!他內心的小人咆嘯著,甚至還羞恥地挖了個地洞準備隨時鑽下去。

  意料之外的,羅伊沒有說任何回答的話語。他生氣了嗎……?愛德華如此謹慎地推測著,但對方的神色看上去又不像是山雨欲來風滿樓的那種來勢洶洶。於是在情商這方面自詡從來沒有比過弟弟的愛德華機智地選擇了保持沉默。這樣不尷不尬的氣氛一直持續到兩人搭上了摩天輪。

  要說剛才周遭的嬉鬧聲響起碼能緩解些氣氛,現在在密閉的空間中兩人獨處,空氣中蔓延的尷尬可不是一般的令人渾身發麻。沒有愛德華暗自小小期待的羅曼蒂克,羅伊只是盯著窗外,誰知道那些一成不變的設施屋頂跟人頭有什麼好看的。

  就在愛德華快要抑制不住內心洶湧的吐槽魂時,黑髮男人終於有了動作──他一把扯過愛德華的領子,用的是盡量極為輕柔的力道,其中的憐愛之意令愛德華緋紅了臉。緊接著在摩天輪升上最頂端之際,愛德華感受到了嘴唇上傳來的溫熱溫度。

  大約是37度的人類的體溫,互相交融之時,會變得異常燥熱嗎?愛德華思索著,卻逐漸因缺氧而無法繼續想下去。羅伊看出了他的走神,似乎是要表示不滿地在愛德華腰上掐了一把。真是個霸道的人。愛德華嫌棄地想,卻也因此更加投入這個深吻中。

  「知道摩天輪的故事嗎?」羅伊問。愛德華不待對方深情款款地說出於下的話語,就自顧自地說了下去:「在摩天輪頂端接吻的戀人,可以在一起一輩子。」儘管愛德華作為一個徹頭徹尾的無神論者,自然是不相信這類的傳說的,他甚至可以準確地報出多少情侶在摩天輪上親吻後分手了的案例,還附贈一個精密詳盡的分析圖表。但最終他還是沒有說出口。

  「你願意,跟我在一起嗎?」羅伊的眼神像是最初始邀請愛德華一同遊玩遊樂園時那樣的堅定。愛德華發覺自己實在是無法抵抗這樣的目光,於是扭扭捏捏地回答道:「……好。」接著他就被抱了個滿懷。

  如果統計資料裡會分開的戀人有98%,就讓我倆成為那例外的2%吧。愛德

華虔誠地祈求著。

 

 

 

  這四個小時恍若夢境一般。愛德華再次坐回駕駛座,測試引勤的動力時又看到了那個送他一包餅乾打發閒暇時光的小女孩。女孩看著愛德華,再次嶄露了一個最甜美的笑容說:「司機叔叔,你好!」這次愛德華記得帶上笑容了。他也笑著說:「嗯,你好啊。」

  而此時一直站在一旁美名其曰是幫忙注意有沒有少人,實際上是想用生命的每一分每一秒來盯著自己愛人的羅伊‧馬斯坦古忽然出聲道:「咦,你認識她嗎?」愛德華狐疑地點點頭,換來了男人的一句「她是我朋友的女兒啊」。這句話信息量過大容愛德華緩緩。

  他緩了一分鐘,兩分鐘,五分鐘,接著十分不淡定地對羅伊說:「感情你從一開始就不是一個人來的啊?!!」羅伊‧無良‧馬斯坦古無所謂地聳聳肩,彷彿在說「反正美人都追到了還在意那麼多做什麼?」。成功獲得了愛德華的一個暴擊。據說馬斯坦古先生自此以後再也不敢違抗愛德華,除了某些特定時段。

 

 

 

Fin.

------------------------------------------------

Believe it or not,這篇是我從英文模擬試題中看到的梗

參雜了很多私設和自我滿足的橋段(摀臉

最後對未曾出場的阿爾獻上崇高的敬意(bu


距離考試還有,22天,可是我又陷入了鋼鍊坑(抱頭哭泣

看了lex的剪輯才去補漫畫的,其實很小的時候就全看過了,但是那時候基本上沒留什麼記憶23333

PS.一開始發佈的時候在tag裡看不見……這是被老福特anti了???

评论
热度(16)
© Tamm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