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mmy

請勿無授權轉載

【太敦】Rogue One(短FIN)

*星際大戰外傳俠盜一號衍生AU

*把甄子丹他倆的設定套進去了w

*沒有前情提要,純粹過很久補完電影後的觀後衍生產物

*沒看過應該不影響(吧

 

 

 

  Jyn在人來人往的城市中,隔著被掀起了一層黃沙看見的是兩個模樣古怪的人:一個白髮少年,拄著一根長過他的身高的枴杖,他的身後靜靜凝視著他的,是一個鳶髮青年。兩人顯眼的原因是他們在這落後的城市中,看上去格外的高雅潔白,令Jyn忍不住上前問話。

  「你們是──」她的話語停滯在半空中,就被焦急地呼喚著自己名字的Cassian給打斷了。「快過來,Jyn。」Cassian說。「我們可不是過來交朋友的。」Jyn依依不捨地望了眼那兩個人所在的地方,卻驚訝地發現那個角落,早已空無一人。

 

 

 

  Jyn跟Cassian再次見到那兩人是在與當地聖戰士及帝國軍纏鬥的過程中,接受了天外飛來一筆的援助。那個白髮少年當槍匹馬地衝向混亂的戰場,正當所有人都以為他將要被滿天亂飛的子彈射中之時,那個少年卻有如神助一般看似輕鬆地躲過了所有子彈,並在餘下的帝國軍隊反應不及之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招招把身穿白色盔甲的軍人給打倒了。

  此時,在少年視線的死角,一個帝國軍搖搖晃晃地站起身,顫抖著舉起手中的槍──下一秒,他的心臟被打穿了。剛才開了最為關鍵的那一槍的鳶髮青年緩緩走近,對著喘著粗氣的白髮少年說:「敦君,這樣子太任性了哦。」被稱作敦君的白髮少年嘴裡念念有詞,若是仔細傾聽可以發現他說的是:「原力與我同在,我與原力同在。」且不停重複著。

  「是原力保護了我,太宰先生。」白髮少年的眼神堅定。青年愣了下,接著習以為常地輕敲少年的腦袋,並說:「不是原力,是我保護了你。」此時一直在旁觀望是否有餘軍的Jyn和Cassian確認現在安全後,接近了兩人。

  Jyn首先搭了話。「謝謝你們剛才的幫助。」鳶髮青年有禮地頷首,接著自我介紹地說:「我們是四處流浪的旅人,太宰治和中島敦。」Cassian也走上前,象徵性地與太宰治握手,說:「幸會。」

  四人互相交換了一下目前持有的資訊,正當太宰治與中島敦決心要加入Cassian領導的反抗軍一徒時,忽然傳來了震耳欲聾的槍響。「又來了?」太宰治無奈地挑眉,與中島敦相視,對彼此露出了無能為力的神情。

 

 

 

  經歷了諸多波折,像是被關在地下牢房中、被追趕、差點迷失在真空中,這臨時組成的四人小隊──噢,不,它現在是五人小隊再加上一個運輸機器人了,前帝國的飛行員也加入了他們的行列──終於得以抵達帝國的一個基地。所有人都感覺得出來Jyn現在十分緊張。身為孤兒的中島敦是無法體會那位小姐這樣迫切想見到父親的心態的。

  太宰治看出來了中島敦在這點上面無謂的執著,於是伸手揉了揉少年的白色髮絲,對他說:「人類是很容易因為自己在乎的人而落淚的。這點我相信我教導過你了。」中島敦被他反詰的語氣問得多少有些心虛,於是撇過頭,悶悶地應了聲「我知道。」。太宰治看著對方的模樣只覺得可愛,於是低低地笑了出聲。

  「停止你們的打情罵俏吧。」一身落魄的前帝國飛行員說。「我可以理解為你是在忌妒。」太宰治歪著頭,一臉純良無害地說。Bodhi看著青年的眼神像是在說「好一個斯文敗類」。中島敦看上去是習慣了太宰治這樣的行為,在一旁偷偷笑出了聲。

  緊接著安全降落了。Cassian原本吩咐除了他與Bobhi以外的人乖乖待在原地,但是Jyn過於擔心她的父親的安危,於是悄悄溜了出去。此時中島敦忽然也跟了上去。太宰治在後方喊道:「你要去哪?」中島敦頭也不回地說:「我要跟隨Jyn的腳步。」

  太宰治無所謂地聳聳肩,說:「噢,那麼,祝好運。」中島敦忽然回過頭,一雙紫融合了金的眼眸在黑夜中顯得格外耀眼。「我不需要好運。」中島敦說,眼神愈發堅定。太宰治聽了他的下一句話語後,嘆了口氣,帶著微笑跟了上去。

  「我有您。」

 

 

 

  一路上又歷經更多的磨練,Cassian為首的這隻小隊總算是團結起來了。現在他們最終的共同目標便是──找到Jyn的父親留下的地圖資料,並摧毀反應器,以毀滅死星。變得更加寬敞卻也因人多而更加擁擠的飛行船上,中島敦以「人多地窄」這理由被塞在太宰治的懷中一動也不動。偏偏抱著他的青年還一臉微笑,愉悅地擺弄著他的頭髮。

  「太宰先生。」中島敦忍不住出聲委婉地制止對方的行為,卻換來了變本加厲的摸頭髮攻擊。「這樣很痛… …!」中島敦又羞又惱地說。太宰治還是保持著那張笑臉,說:「我可是連更痛的事情都對你做過了呢?」一句話成功震懾住青年眼中「不聽話」的白髮少年,太宰治還能從髮絲的縫隙間窺見那紅透了的耳尖。

  一路上太宰治心情特別好地哼著小曲,與飛行船前方的劍拔弩張、中間的危機四伏不同,那悠哉的模樣顯眼得有些欠揍。在眾人敵視的目光中他們到達了史卡利夫星,接受了指令後的眾人有序地行動起來。

  太宰治還是那副鎮定泰然自若的模樣。此時他旁邊的一個義軍軍人忍不住出聲問道:「為什麼你都不害怕?」太宰治微笑著回答說:「因為,敦君在我的身邊。」他沒有離開,沒有先我一步死亡,他就好好地待在那兒,我還需要擔心什麼呢?

 

 

 

  幾個小時候,太宰治再次久違地嘗到了絕望的滋味。他的白髮少年一身白衣沾了血,卻仍顯得不俗而美麗──至少在太宰治的眼中是如此。中島敦倒下了。這理應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太宰治瞪大了雙眼,想。

  接著他用盡全身的力氣走向白髮少年。他聽見自己的聲音罕見地微微顫抖著。「你不會死的。」中島敦微微睜開雙眼,對太宰治露出他最熟悉的溫和笑容。

  「我就要死了。」

  「不,這不是真的。」

  「… …願原力與我同在,願我與原力同在。」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念叨著這個?」

  「因為這是您第一個教會我的句子啊。」

  中島敦感覺到臉頰上有溫熱的液體滑過。他不去在意那是什麼,只是安詳地闔上了雙眼。太宰治抱住他,像是要把他的血肉揉進自己體內那樣的用力。

  「願原力與我同在,願我與原力同在。」太宰治說。那是他的最後一句話語。

 

 

 

Fin.

寫寫爽的,大概是520前的最後一篇糧了(?

我多麼想考好啊

评论
热度(23)
© Tamm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