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mmy

請勿無授權轉載

【all敦】那些年我們一起坑過的遊戲CH3

CH1 CH2

*傳說中跟 @一瓶98年的妖孽 的聯文!清明連假睡不著大半夜發瘋於是忽然高產碼了一章

*網遊梗

*陀思怎麼會這麼蘇我也不知道

*已經放飛了自我,求妖妖醒來不要罵我hhhhh

 

  既然組了隊中島敦就覺得自己應該深入了解了解自己隊內的成員──儘管是被不知道抽了幾點風的系統詭異地自動配對成的隊伍,中島敦仍不希望整個團隊像一盤散沙。於是他做了他覺得自己這輩子最勇敢的事情──去私信「汙濁了的憂傷之中」。

  這個名字有點長姑且先暫稱他為汙濁的人是這個遊戲中有名的菁英,而和人間失格、羅生門不同的是,汙濁是巨人族的。這個職業打起來說簡單也不簡單說難倒也還好,但因為美工偏心的關係這個職業一直乏人問津,汙濁可以說是箇中奇葩,還奇葩的特別強勢──以一個巨人族之姿連續一周蟬聯世界排名的冠軍寶座,這對於巨人族而言是極大的創舉。 

  也因此汙濁被拱上了神壇,跟人間失格、羅生門等人一起被奉為「文豪野犬」這個遊戲的幾位知名大神。中島敦此刻忽然被和其中三位綁在一起組了隊,而且除了人間失格以外他都不認識。羅生門甚至還向他表示過強烈的惡意。

  因此在再三權衡下,中島敦選擇了主動去和汙濁交好。在鼓起勇氣發私訊之前中島敦對於這位傳奇人物早有耳聞,種種英雄事蹟聽得他眼花撩亂,在紛雜的資訊中他抓出了一點──汙濁和人間失格交情不好,每次見面一定會展開足以毀滅整個服務器的惡鬥。

  中島敦知道後還是選擇去私信汙濁。也許自己可以當從中的調和劑也說不定呢?中島敦想。殊不知日後他的存在另兩人的關係更加惡化了。

  中島敦一句有禮親切的問候得到了汙濁的秒讀。對方的打字手速比得上人間失格,中島敦清楚地知道才過了大概十秒對面就傳來了這麼一長串的訊息:「你是月下獸對吧?我聽說過你,之後也看過幾場你打的遊戲,技能用得很溜,我欣賞。既然組了隊那要去刷最新的副本嗎?」

  这熱情的架勢令中島敦有些招架不來,只好連連點頭但又迅速反應過來對方看不見,於是立刻傳了個「好」佐以大量的驚嘆號表達他的肯定。說到最新的副本… …中島敦猶豫著看了看顯示為「輕鬆」的副本名,最終在汙濁發來的邀請上點了確認,有些忐忑地進入了遊戲。

  「文豪野犬」这遊戲的副本名淨取些古怪的名字。像是這個一周前新推出的副本「輕鬆」,取名風格貌似大量借鑑之前的「隨便」副本,簡潔有力又不失典雅… …啊呸,其實是根本簡潔到完全不了解意思好嗎而且會讓人很恐懼啊!中島敦瑟瑟發抖地想著。

  系統彈了幾個通知出來,顯示隊伍裡的所有人經都進入了這個副本。中島敦看著隊伍列表裡整整齊齊地排列著他的ID和其餘三位大神的,緊張得吞了口口水。玩這遊戲還沒幾個月就和知名的大神組了隊現在還要一起打副本刷怪刷經驗,想想還有點小激動呢。

  在他內心小鹿亂撞都要把心臟撞出個毛病來了個時候,忽然接到了學長的來電。他看著不斷閃著微弱的光芒刷新自己存在感的手機屏幕,最終很沒有骨氣地接通了電話。「陀思妥耶夫斯基學長… …」中島敦弱弱地叫著對方的名字。

  「要不要一起出去吃個晚飯?我想你肯定又窩在宿舍裡打遊戲了。下來吧,我在你們宿舍門口。帶你去吃好吃的。」陀思妥耶夫斯基說,流暢得彷彿排演過上千遍,有嚴重的計畫通之嫌。

  不過接到的畫的中島敦仔已在連續的打擊(跟大神組隊+學長主動打電話)之下腦袋炸成了一團漿糊,也沒有心思去思考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說詞是否怪異,只是機械性地乖乖應了聲好。但緊接著他看著電腦屏幕上迅速刷過的聊天紀錄又不淡定了。

  [隊伍]羅生門:月下獸?這個系統是怎麼回事,我一點都不想和他綁在一塊。隊伍要怎麼解除?

  [隊伍]人間失格:嘛嘛,就打一次副本試試看吧(́◉◞౪◟◉‵)就當作是磨合了,而且月下獸他很可靠的(*´艸`*)絕對可以放心不會拖我們後腿!

  [隊伍]羅生門:… …好吧。既然您都這麼說了。

  [隊伍]汙濁了的悲傷之中:像是我和這只不詳的青花魚綁在一塊都沒怨言了。

  [隊伍]人間失格:哎呀,看起來有個選了巨人族裝做自己很高的小矮子氣急敗壞地透露出自己的真面目呢☆

  [隊伍]汙濁了的悲傷之中:……我真的會殺了你。對了,月下獸呢?打字太慢了嗎?

  [隊伍]人間失格:跟我組隊的時候月下君都回得挺快的啊… …是有急事嗎?Σ(*゚д゚ノ)ノ

  [隊伍]羅生門:竟然敢忽視人間大大的訊息… …这小子真有種。

  窺屏到這裡總算找回了理智的中島敦趕緊用他這輩子最快的手速打字寫道:「真的很不好意思!剛剛忽然有急事… …我要先出門了。真的很抱歉,這次副本先請三位一起打吧。」他發自內心地覺得不好意思,於是又補了個可愛的顏文字上去以表自己衷心的歉意。

  當中島敦急急忙忙穿上外套離開沒有人的宿舍還不忘帶上鑰匙的時候,「呼啦啦向前跑吧少年們别害怕前方都是希望啊哈哈尋找爱情吧」隊伍內的訊息可以說是如潮水般迅速地湧上,但過了會兒又回復了平靜。錯過這段談話的中島敦不會知道這引導了往後那三人對他猛烈熱情的態度,也不會知道他赴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這個約刷新了他的三觀。

 

 

 

  陀思妥耶夫斯基跟中島敦選擇的是學校附近的一間平價小店。陀思妥耶夫斯基挑了個隱蔽的位子坐下,熟練地在菜單上勾選了幾道常吃的食物,遍一直盯著中島敦看。中島敦交了菜單,無奈地對上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視線。學長不知為何總愛盯著自己。絲毫沒有自覺的中島敦狐疑著。

  菜上得很快,全都是中島敦愛吃的。他兩眼發光口水直流地盯著眼前的食物,陀思妥耶夫斯基把餐具給了他,說:「就知道天天打遊戲,都沒有發現肚子餓了吧?」中島敦敷衍地點點頭,接著低下頭,完美演繹了何謂暴風吸入。

  陀思妥耶夫斯基不疾不徐地吃著麵,好笑地看著中島敦的行為。忽然他拿出一張面紙,擦了擦中島敦的嘴角。「沾上醬汁了。」陀思妥耶夫斯基淡淡地說,中島敦手裡還拿著筷子,他只覺得臉紅得比碗裡的蝦子還要鮮嫩多汁,趕緊低下頭結結巴巴地道了聲謝。

  還不待中島敦砰砰跳的小心臟冷靜下來,此時陀思妥耶夫斯基又有驚人之舉──他走到中島敦的身旁,以單膝下跪之姿握住了中島敦的手。「我是個無聊的人。」陀思妥耶夫斯基說,他的眼睛裡盛滿了真摯。「但我想我以後的人生裡都有你作伴的話,就不會無聊了。」他又搔搔頭,看上去有些困擾地說:「我也不是文學系的,只好從最近無意間看到的偶像劇裡面抄襲一些動作或台詞……」

  「我喜歡你,敦。可以和我在一起嗎?」陀思妥耶夫斯基說,堅定的炙熱視線盯得中島敦頭腦發昏。这接連的多重刺激已經令他的大腦短路了。他現在就想掏出手機上論壇問:被尊敬的學長告白了怎麼辦而且還是單膝下跪的那種,在線等,挺急的。末了可能還附上一句「本人性別男」吸引一堆看熱鬧的吃瓜群眾。

  但是他現在沒辦法用手機更沒辦法完整地說出一句話。陀思妥耶夫斯基還是跪下的,以一種虔誠的姿態等待著中島敦的回應。中島敦想說您其實不必做到這樣的,或是趕快起來不用下跪也可以的,但張了張嘴卻都是沉默。

 

 

 

TBC.

tag只能打10個就把有CP向的先標了吧…芥芥目前還是待開發階段嘛(並不

评论(7)
热度(134)
© Tamm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