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mmy

請勿無授權轉載

【安宥真X高宥珍】伴

*這對不就是那什麼!double유진!這輩子不搞一次不行!

 

 

 

00.

 

 

 

 

 

 

  安宥真打從初次見面時的等級評價便注意到與自己名字相同的高宥珍了。對方隻身一人闖進這個相互廝殺的牢籠,高傲冷豔的外貌下好看的唇總是漾起赧然的笑,時不時被前額髮絲遮住的眸中,閃爍小心翼翼而光芒萬丈的花火。

  安宥真自內心深處寄望對方能展現一個驚豔四座的舞台,如此一來她便能對著同公司的人說:看看剛剛表演的那位,跟我的名字一樣,完全大發!

  然而對方不僅與金草妍撞曲,表現更差強人意。安宥真看著對方領了等級牌黯然下台,隨著眾人應和拍掌時,心中悄然燃起一苗火焰,在此之後更是默默滋長,隱匿且不甘地叫囂著存在。安宥真日夜顛覆著這點星火,像擦拭保養珍貴無二的寶石那般,只待其某日綻放光彩。

 

 

 

 

 

 

01.

 

 

 

 

 

 

  安宥真自然地攬過高宥珍,彷彿本該如此,在上個世紀便演練了上百遍地順暢。Position評價選曲時瑟縮在隊伍後方的高宥珍,毫不費力地佔據安宥真的視線,纖細修長的手指蜷曲起來,微微顫抖,安宥真心臟亦隨其頻率跳動。

  「我來了。姊姊。」安宥真悄聲附在高宥珍耳畔道。對方雙手環住自己,肌膚相貼的觸感處處宣揚著心悸。

 

 

 

  這是安宥真覬覦已久的珍寶,總是揣在懷裡,不讓旁人瞥見任何一絲反射的光輝。

  Position評價前倆人早在鏡頭外有不少互動,但僅止於禮節性地問好,或少有的寒暄。

  不夠。遠遠不夠。安宥真心臟歇斯底里地咆哮著。她渴望的是與對方一同站上舞台,照耀彼此,在影子形成前先以自身的光芒籠罩對方,不讓晦澀再度出現在那張精緻的面容上。

  現在這個機會被牢牢握在手心了。安宥真連呼吸也顫動,微微斂眸便能輕鬆地將嬌小的姊姊捆在目光之內。剛染的金黃髮絲在燈光曝曬下顯得動人閃耀。倏地,高宥珍抬起頭,與安宥真四目相交倒也沒有一分的不自然,只是繼續著自己準備的話語:

  「我要是被擠走了,新染的這個髮色不就沒有用了嗎!頂著這顆頭去唱歌的話……」

  高宥珍偶爾為之的滑稽動作逗得安宥真吃吃笑起來,轉而更加用力地抱住吐露著忐忑言語的姐姐,像包裹了對方所有的不安,卻同樣謹慎地呵護住了外放的光彩。

 

 

 

  這是安宥真覬覦已久的珍寶,她就該立於顛峰,歌唱著歡愉,舞動著燦爛。像上世紀便寫下的劇本,只待完美的女主角穩穩嵌入其中,指尖洗濯星辰,悄然放入眼眸,使任何一瞥都驚鴻。

 

 

 

 

 

 

02.

 

 

 

 

 

 

  「宥真啊。」高宥珍悶悶地道。水分尚未完全褪去的髮絲胡亂地披在肩上,親吻著額頭,素顏的眸子仍那般動人,使安宥真注視著便失了言語。

  「我們這個假日出去玩吧?」高宥珍漾起狡黠的笑,彷彿施展了媚藥的女巫,最為擅長的是誘惑人心的把戲,偏生安宥真又無法產生一絲一毫拒絕的意願,只得照著流傳百年的劇本,愣愣地頷首。高宥珍知道自己不會拒絕的。安宥真思及此,眼角的皺褶便不曾舒展過。

  「就像私奔一樣?」安宥真毫不忌諱自己的隱蔽心思,像個玩笑般將自己的真心捧著,獻給慵懶地坐在床頭的姊姊。

  高宥珍愣神的時間有十餘秒之久。安宥真只覺得每個呼吸都像是凌遲,冠狀動脈給予心臟的氧氣快要不夠用了,她感到窒息。半晌,她的姊姊才露出與以往別無二致的笑靨,答應道:

  「嗯,就像私奔一樣。」

 

 

 

 

 

 

03.

 

 

 

 

 

 

  高宥珍神秘兮兮地將安宥真領至一個機台前。安宥真看著機台外貼著五彩斑斕的照片,又望向滿臉興奮的姊姊,最終無奈地投降,倆人一同擠到狹小的拍照機空間裡。安宥真對著鏡頭擺著各式搞怪的動作,又在高宥珍戳著自己臉頰時,配合地噘起嘴,瞪大了眼,微微揚起的下顎弧度好看得驚人。

  「我們宥真長得真好看。」

  高宥珍拿著剛洗出來的照片感嘆道。安宥真聞言湊近姊姊身旁,一張張照片拼湊的是心形的圖樣,俗濫卻使安宥真不禁悸動。

  「我們被圈在一個愛心內了。」安宥真像是有了重大發現的科學家那樣詫異地衝著高宥珍道。

  高宥珍只覺得對方可愛得緊,伸手去揉軟呼呼的臉頰。接著倆人又拍了一輪,這次在照片上加工了不少少女心的文字與圖案,這些有文字的照片被安宥真收藏起來,親吻的力道輕得像是食用薄薄的餅乾。

 

 

 

  她偷吻的是自己悄悄加上的「宥珍跟宥真的私奔」一行文字。

 

 

 

 

 

 

04.

 

 

 

 

 

 

  「是夕陽!」

  安宥真走在小巷內,對著天空大呼小叫。高宥珍被對方小學生的舉止逗得笑出聲,卻只見安宥真一臉愣神地凝視自己,她有些不自然地撫了臉頰,疑惑地望進逆著光的少女眼眸中。

  安宥真迅速地反應過來,擺了擺手,將頭髮撩至耳後,開啟一些無關痛癢的話題。高宥珍搭著對方的話尖,卻只見那雙耳紅得像是燃燒起來的夕陽,一把火倒在森林中,逐漸燎原。

 

 

 

  高宥珍當然想不到安宥真為何愣住。

  就像她不會知道,在安妹妹眼中,自己有多麼好看。

  夕陽照耀下,高宥珍的臉龐彷彿鍍了金,輪廓模糊著,銳利的眼神也消了鋒芒。她真是再適合日落不過了。安宥真發自內心地感嘆道。

  偏偏那雙眼眸在此刻盛載了動人的笑意。淡妝下愈發迷惑著人心。雙唇形成美妙得過分的牢籠,安宥真義無反顧地將自己鎖進其中,鑰匙早已丟棄,因為這是條不歸的路途,她無法反悔,就如同年輕氣盛總是伴隨著風險。她親身嘗試那牢裡的甜美,卻也將自己至於無法反悔的餘地。

 

 

 

  終於,安宥真偷去那唇邊最甜的蜜。

 

 

 

 

 

 

05.

 

 

 

 

 

 

  她的吻,是風,是霧,是緩慢的秒針,是輕柔的舞蹈,是流洩的小溪,是亙古不變的諾言。

 

 

 

  她說,我會伴著妳。

 

 

 

 

 

 

Fin.

這倆人親上了!清水寫手最大的人生突破!

好想再多搞搞宥櫻&恩菲X櫻花(淚流成河,EP06要不是顯微鏡女孩我應該只能磕double유진到死亡為止。AJY快把櫻花的嘟嘟嘟放出來!!(歇斯底里

最後讚嘆宥珍絕世美顏,拜託出道吧TT

相互依靠的兩個小可愛TT



宥珍說了句「我就知道會這樣」......麻麻實名心疼了!刷起來刷起來啊啊啊有顏有實力的plmm就該出逼!出逼!!

评论(3)
热度(29)
© Tamm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