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mmy

請勿無授權轉載

【丹邕】我在你溫暖的路上

他們在別有用心的生活裡 翩翩舞蹈

你在我後半生的城市裡 長生不老




*致游子 


 

 

01.

 

 

 

  邕聖祐徘徊在街頭,掌心摀好的熱氣在冷風襲來的剎那煙消雲散。他愣著看了手心,寒冬的夜裡他沒有戴上手套,乾燥的紋路蔓延到指節。邕聖祐又將手放下。

  在南方的家鄉,他不必戴任何東西來暖住手,那裡四季如春,海浪拍打沙灘,像是情人的細語,勾起邕聖祐腳趾間的搔癢和涼爽。總有飛機滑過天空,帶起一段旋轉的紐帶,是他放過最高最遠的風箏。

  邕聖祐駐足的這個城市裡,只有終日嚴寒的陰鬱,繁華的文明燃起盞盞絢爛的霓虹燈,換不來他眼波的任何一絲流動。他懷念南方。邕聖祐在這裡求學,有了幾群朋友與同學,生活說不上困頓,日子緩緩流過,他卻一味地渴求逆流而上,回到隱藏在稻穗下光著腳的孩童,捉住那隻蜻蜓,彷彿宇宙的秘密都在手裡。

  現在他再也捉不住任何事物了。他被潮流推擠、追趕,城市的時鐘快上一小時,步伐窸窣經過他,尋尋覓覓不到一間坐下來休憩的咖啡館。茶和咖啡都是速食,這裡沒有茶漬的壺,沒有慢磨的咖啡豆。

 

 

 

  我也許就是顆咖啡豆。邕聖祐想。他被停在五年前家鄉房間的書桌上,彷彿靈魂未曾抽離。

 

 

 

02.

 

 

 

  姜丹尼爾絕對是看上邕聖祐了。所有人耳語著,嘻笑地多嘴邕聖祐宿舍外彈吉他的男人。他唱的民謠,邕聖祐沒聽過,早先還起了點興趣,被眾人這麼一攪,貓兒終究不被自己的好奇心害死,乖順地收回爪子,安靜地坐在窗邊凝望路燈下撥動琴弦的姜丹尼爾。

  對方一雙杏眼含著動人的波紋,他連指尖也是溫柔的,神秘地哼著,歌聲藏了兩千個秘密,全是有關邕聖祐的。周遭人漸漸安靜下來,許是打定主意邕聖祐不會作回應,也消了興致,三三兩兩地散去。只有邕聖祐知道,他看著那人看了一夜。

 

 

 

  就讓我為你鋪最軟的地毯,必須是褐色的,毛茸茸地搔癢你每一寸毛孔。你可以赤腳踩上去,我就站在盡頭等你,明天太遠,今天太短,偽善的人來了又走,卻只有我給得了你未來。

 

 

 

03.

 

 

 

  姜丹尼爾打了今日第八十個噴嚏時,一雙手拿著面紙伸到他眼前。他也不客氣地拿了就用,擤得頭腦有些發昏,抬起頭來,卻只是更暈眩了。邕聖祐帶著笑意看他,這幅景象比任何一場夢還要美妙。

  他聽見眼前人道:

  「我覺得我是顆咖啡豆,卻是過期了的那種,永遠停在老家,被微啟的窗透進的風打磨得圓潤,卻始終不比鵝卵石。這顆咖啡豆早已失了風味,魚目混珠於你手中的拿鐵卻也無人察覺。

  我想我繼續這樣就好。」

  姜丹尼爾瞧著對方越湊越近,卻將身子往後傾,拒絕邕聖祐的主動示好。

 

 

 

  「你只是隻飛累的鴿子罷了。」

 

 

 

  姜丹尼爾終於靠近邕聖祐了,氣息呼在耳畔,溫熱得像南方的風,邕聖祐闔上眼,幻覺自己此時光著腳,山被冰雪封印,所有土地都連在一起,眼前人翻山越嶺前來,只為這個擁抱。

  他踏上了那塊地毯。前方迎著他的是震動翅膀的鴿子,他眼睜睜看著鴿子越動越快,翅膀就那樣硬生生掉落,羽毛散落在他嘴裡,他緊張地吞嚥,那瞬間,他變成了鴿子,埋頭往北方衝。

 

 

 

  「那首歌便是叫做《鴿子》。

  春天要來了,我會為你歌唱首關於冬天的歌謠,漫漫長長。我不清楚你數過多少星星,度過幾個秋天的夜晚,咖啡豆意想又是何時出現,我甚至忘了心臟何時只為你失控。」

  他終於得以看清姜丹尼爾凝視他的眼神。

 

 

 

  「但我知道我會在你溫暖的路上。」

 

 

 

  邕聖祐撕咬他的唇,牽動對方的舌,吻去滑落的淚珠,舔舐乾燥的頰。

  「終於。終於。」

 

 

 

04.

 

 

 

  後來邕聖祐與姜丹尼爾一同待在那個城市,足足有十年之久。他們擁抱的力度不減,期間有過齟齬,親吻過腳底板,碰過南牆,緊握的手卻不曾分開。

  一直到今年冬至,姜丹尼爾看見愣愣地呆站在路中央的邕聖祐,上前給了對方一個吻,以及一對手套。

  他說,要不要回去看看你的父母?

 

 

 

Fin.

评论
热度(12)
© Tamm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