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mmy

請勿無授權轉載

【权恩菲X宫胁咲良】怯

*我的one pick其实是宥真妹妹kkk

*她们床的位置我不清楚,是胡诌的

*EP05害本母亲好生紧张啊啊啊妹妹们冲啊

 

 

 

  有人認為愛是性,是婚姻,是清晨六點的吻,是一堆孩子,也許真是這樣的,萊斯特小姐。但你知道我怎麼想嗎?

  我覺得愛是想觸碰又收回手。


 

 

 

01.

 

 

 

  權恩菲止不住地頭暈目眩。製作組提供的宿舍通風不怎麼良好,她喘著氣躺在床上,鼻腔浸淫著汗味和女孩子的香水,略顯廉價的氣味使她幾欲嘔吐。她斂下眼眸,雙唇微微顫抖,耳畔的音樂聲不曾停止過。

  她知道那是宮脇咲良在練習。狹窄的走道並不適合激烈的舞蹈動作,但少女別無選擇,對著視頻一再地重複爛熟於心的扭臀舉手,一顰一笑皆扣人心弦。權恩菲昏沉著視線凝視少女柔軟的腰肢,純白的衛衣布滿汗漬,那張好看得過分的臉龐寫滿認真。她看得略為出神。

  「一定很辛苦吧……」她呢喃著,未料話語竟鑽進宮脇咲良耳裡。少女停止音樂的播放,宿舍頃刻間充斥了靜謐。「姊姊剛才說了什麼?」帶著些微口音的韓語傳來,權恩菲拉起被子,將通紅的臉頰藏匿於其下。

  宮脇咲良帶著禮節性的笑靨走上樓梯,俯視就這麼躺著的權恩菲。斗大的眸中閃爍著光彩,彷彿星河殞落,最耀眼的碎片皆被那雙眸納入,飲盡。「不是什麼重要的事,妳練習吧。Fighting。」權恩菲微微起身,一隻手撐著床墊,漾起笑容望宮脇咲良道。她盡量揀了不生僻的韓語單詞,對方也立即聽懂,一雙眸子笑得瞇起時,其中燦爛的星辰卻只顯得更加璀璨。

  「Fighting!」

  宮脇咲良說這個詞時,與韓國人不同,總帶了點日本口音的英語味道,卻使她更加可愛動人,自然流露的真誠使權恩菲心臟一緊,彷彿瓣膜停止收縮,心音混亂得不像話。

  我也fighting。權恩菲對自己說,強迫自己將目光自宮脇咲良身上移開,陷入睡眠。

 

 

 

02.

 

 

 

  重新選擇Center是件能輕易地使心頭絞痛的事。宮脇咲良不喜歡這樣的氛圍──練習室中充盈著寂靜,諸多視線在空中交錯,又彼此迴避。少女懊惱地垂下眸。偏偏旁邊練習室傳來的笑聲又引人注目。

  她們好像隔絕於這個世界。沉重、啜泣幾乎構成了這個臨時性監獄。宮脇咲良不禁將目光投擲至她們的隊長姐姐身上,眼角積蓄的淚珠被完美地隱蔽,宮脇咲良卻總能瞥見那眸中波光粼粼,像清晨的湖,漂浮著霧氣。

  「我們來選新的Center吧。」權恩菲克制著語氣開口。

  當每個人擔任Center的視頻錄製完畢、逐次觀覽完成,所有人圍成一圈接續表達自己偏好誰時,權恩菲差點脫口而出:「我覺得我會是被淘汰的那35個之一,所以能不能選我?能不能讓我多一點鏡頭?」

  但最終話語被硬生生掐在喉嚨,帶來燒灼的痛意。她小心翼翼地吐出的話語是:「我……覺得咲良練習生比較適合。」

  全場通過的那剎那,權恩菲分明聽見了,自己的靈魂被敲碎,又有什麼珍貴的稀有的東西被狠狠奪取的聲音。她的視線投向微微弓起腰,接受眾人鼓掌的宮脇咲良,淺藍色衣裳襯得少女皮膚愈加白皙,時不時掠過自己的目光也玻璃般易碎清透。

 

 

 

03.

 

 

 

  宮脇咲良很努力,又有天賦、姣好的外貌及身材。真可謂天之嬌子。權恩菲握著螢光筆的手小幅度地抖動,卻在宮脇咲良瞪著眼,仰首望向自己時趨於平靜。

  「男人們都是狼所以……」宮脇咲良一再地重複韓語的歌詞。權恩菲一字一句地矯正對方的發音,卻總能在那雙好看的眸中,瞥見心不在焉的神色。身為隊長,她首先應當感到的是糟心,而非此時洶湧而上的心悸。

  少女深知每個角度都有鏡頭對準了她們。這段會是節目播出後的重點畫面吧。她稍微走神時總這樣說服自己,使心思再度集中在眼前的歌詞上。宮脇咲良懊惱地打了下自己的頭,卻在權恩菲關切地詢問狀況時笑道:「再練習一下,就可以了。」

  權恩菲從未知曉,能有一雙眼眸同時盛載著絕望、愧疚、自信及溫柔。那該用什麼樣的景色來形容呢?對了──

  星河飲盡。

 

 

 

04.

 

 

 

  宮脇咲良打從最初就不願意自己當上Center的位置。她當然不是無欲無求的濫好人,她只是過於清楚,那個情境下接受了萬眾焦點的自己充其量是個眾矢之的。但選上了,她便不會辜負那些或期盼或複雜的眼神,畢竟付出最多努力,將自己能做的提升到最好。

  然而,兩天的準備時間終究過於短暫急促。彩排時導師透過音響放大無數倍的嚴厲話語使宮脇咲良紅了眼眶。權恩菲不著痕跡地側身,望向遭受責備的宮脇咲良。她又瘦了,但眼眸仍那樣清亮美麗,哭泣過後甚至彷若下了雨的黎明,教人心疼卻也止不住地悸動。

  權恩菲無數次告誡自己收好情感,卻仍在宮脇咲良加深地啜泣時功虧一簣。

  換回原先的Center時,權恩菲再也提不起一絲情感抽動。也許散落的靈魂早已不會感受到痛楚,麻木的心也不會有任何期望。

  她們彩排結束後瘋了般地練習。權恩菲總能在視線游移時準確地抓住宮脇咲良所在處,並悄然投以笑靨,愛意無法抑制,從細微的毛孔震顫便能窺見一斑;宮脇咲良則不然,她總是笑著,沒有特別對誰展露更加耀眼的笑容,生怕那張臉龐還不夠璀璨奪目,笑起來像是點綴在杯子蛋糕上的糖霜,一閃一閃著光輝。

  權恩菲深知這是因為她們在練習表演,少女才需要無時無刻戴上如斯誘人的笑,心臟卻不爭氣地叫囂著喜愛。真的是瘋了。她又一次與宮脇咲良確認舊的part,那人睫毛撲閃著,像是在拍打自己心臟一般。

 

 

 

05.

 

 

 

  站上第一次評價的舞台時,權恩菲確實是落下淚了。她看見鏡頭帶過宮脇咲良載著擔憂的面容,在內心嘲笑自己怯弱,卻無法遏制地揚起嘴角,收斂淚水。

  權恩菲這一生擔心害怕了許多事物。她想當所屬社的妹妹們的好榜樣,唯恐自己表現不好,丟了公司招牌;她把握每次機會,卻怕無論如何努力付出都不會被發現;她在殘酷的生存節目偷偷戀上了來自異國的美麗少女,但她這輩子都不會將自己的情緒告白。

  她改不掉害怕的習慣。

  少女軟呼呼的「Fighting!」彷彿猶在耳側般清晰。以後也能這樣注視著就好了。權恩菲心說,將自己投入千萬人的懷抱,露出燦爛的笑。她倏地想起自己曾看過的文章,裡頭有句話特別牽動心弦──

 

 

 

06.

 

 

 

  Love is a touch and yet not a touch.

 

 

 

Fin.

偷偷安利個入這CP的原因:




↑膚淺如我,鎖了鎖了

↑真實地心疼了,本篇的恩菲形象會這樣就是來自這裡TT對自己有信心啊姊姊!晚上節目播出後相信一定會看到妳很好的表現!只走花路吧TT

评论(19)
热度(60)
© Tamm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