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mmy

請勿無授權轉載

【丹邕/黃邕】The Bookseller 0.3 & 3

*狗血

*我對不起標題上的大黃

Rewind: 00   0.1   1   0.2&2




0.3




  這是這場要命的夢境,第一次真正像場夢一般──混亂無章、晦澀昏暗,邕聖祐卻能細緻地數著姜丹尼爾的吐息,每個頻率都熟悉到不可思議。黑暗肆意蔓延在視野,唯一清晰的是姜丹尼爾一雙狹長的眸,閃著光彩。

  「聖祐,聖祐哥。」

  邕聖祐輕輕擁住那雙眼眸,似是親吻杯子蛋糕上的奶油糖霜般輕柔而甜蜜,那雙眸眨了又眨,彷彿是閃躲,卻更近似於大型犬舒服地搖尾巴。夢境裡的時間流逝得緩慢,邕聖祐數不清這是第幾次心拍漏了馬腳,喧囂著難以遏止的忐忑。

  「哥,最近有經紀公司找上我。說是練習幾個月之後就會把我送到快開播的生存節目去,最終出道的有11名。聖祐哥,我──」

  邕聖祐發覺自己落下淚水,滾燙得彷彿能將心尖灼燒,也融化了姜丹尼爾未盡的話語。「哥!不要哭啊。聖祐、聖祐……」他的小年下慌張著,邕聖祐想捕捉那雙眸子中盛載的信息,或許是深情,或許是火山噴發前一秒的靜謐,卻撲了個空。

  他這下是陷在完全的漆黑之中了。

  但是他卻始終能清晰地知道,姜丹尼爾仍待在他身旁,細密地編織話語。他自嘲地勾起唇,不去理會胸口的鈍痛,那幾乎是將自己遍尋不著,翻山越嶺終於拾獲的部分靈魂,再次丟棄,口不對心的倔使他疼得窒息。

  「尼爾啊。

  我們分手吧。」

  彷彿情人間的呢喃,卻生硬得令姜丹尼爾呼吸急促。邕聖祐緩緩闔上眼,暗自祈禱:這是最後一次進入這個夢境了。自從意外得知姜丹尼爾是個炙手可熱的大明星後,他便看遍了姜丹尼爾出演的音樂放送、綜藝,以及催使他出道的真人秀生存節目。

  他不禁暗嘆夢境與現實巧妙地連結,有了個他自認可笑的想法──如果他在夢中所經歷的一切,都是真實發生過的,那麼他應當選擇放手。往昔與姜丹尼爾耳鬢廝磨的親暱仍歷歷在目,所以邕聖祐必須閉起眼,防止自己再次陷入毒藥般致命誘惑的回憶中。

  「尼爾這麼優秀,一定會出道的。你前程似錦。哥會看節目的。」邕聖祐躊躇著,最終只有如斯官方問候般的話語自唇中輕吐出。

  「哥太過分了… …」

  邕聖祐心頭一緊。偏偏此時那雙好看的眼眸在黑暗中看得格外清楚,顫抖不止的嗓音也悉數收入心底,沙啞著低沉的哭腔使邕聖祐再度垂下淚來。不該是這樣的。他對自己說,卻比誰都清楚,夢境將走向終結。

  姜丹尼爾展現出的獨佔欲瘋狂且不合時宜,邕聖祐想,若這是真實發生在自己身上過的,那麼他現在絕對做不成警察。姜丹尼爾會用盡他所知道的方法阻止自己,在自己早已鮮血淋漓的心臟上刻畫下一刀又一刀,細碎卻致命。

  所以這是個夢。他像是說服著自己,再度在心中默念著:這只是個夢,醒來之後就沒事了。

  夢裡沒有揉了蜜的凝視,夢裡不會有親吻與擁抱,夢裡沒有炙熱的體溫。

  夢裡沒有愛。

 

 

 

  姜丹尼爾留給自己的最後話語是──

  「我會永遠愛著聖祐哥的,不論我到了哪裡,或是你到了哪裡。但你不會如斯愛著我,我知道的。可是沒關係。我會將真心保留在哥這裡,你可要收好了,畢竟──

 

 

 

  除了你以外,我誰也不再給了。」

 

 

 

 

 

3.

 

 

 

  邕聖祐好些時日沒有夢見姜丹尼爾。

  那些訣別的話語過後,清醒時,黃旼炫的臉龐放大無數倍,緊貼在自己面前。邕聖祐調整著吐息,半晌,問道:「我睡了多久?」

  他當然察覺自己身處醫院,單間病房寧靜得使他得以聽清點滴落下時細微的水花聲。黃旼炫迷茫著雙眼,許久才找到焦距。「三天。」對方的嗓子啞得不像話,眼裡細細密密地佈滿了血絲,邕聖祐看在眼底,心都被揪起,張了口卻吐不出任何一些話語。

  「謝謝你了。」邕聖祐斂眸道。自然錯失了黃旼炫近乎絕望的凝視。似是轉移氣氛般,黃旼炫將邕聖祐的手機遞給其主人,洋作漫不經心地道:「這些天一直都有人傳訊息給你。但畢竟這不是公事用的手機,我也沒幫你回覆。」

  邕聖祐暗嘆黃旼炫的無微不至與使他近乎又一次沉淪的細心,但接過手機時,心頭浮上的卻是另外一張面容。他顫抖著指節,點開社群軟體的對話框,清一色都是加了認證的「danielkang」發來的訊息。

  自上次聽聞後輩小姑娘們談論這位大明星,邕聖祐便立即傳訊息給對方的帳號。內容僅是短短一句「我可以跟你談些事情嗎」,發出的瞬間他便後悔了──大明星日常中必定少不了粉絲的私訊,自己這番無頭無腦的問話必然引不起任何波瀾。

  他卻沒料到,大明星會近乎毫秒之間讀了自己的訊息,他彷彿能從那些話語中看出姜丹尼爾發送話語時的謹慎而無措:

可以的。

??你還在嗎

你不想談了嗎

邕先生?

  邕聖祐不禁將對話欄對面的大明星,與夢境中的愛人做連結。正當他放下手機,思索著回應的話語,卻見黃旼炫一臉茫然,似乎下一秒便能暈厥。邕聖祐轉念想起對方守著自己三日,必定缺乏休息,於是軟著聲音道:「是我疏忽了,旼炫不去補個眠嗎?等等再去辦出院手續。」

  對方卻垂下眼眸,無聲無息卻比嚎啕大哭更加地撕心裂肺。黃旼炫離去前悠悠地嘆道:

  「上次我看你露出這樣的表情是在……面前。」

  他的語速極緩,音量卻倏地細弱蚊般。

 

 

TBC.

最近有點太現充了,反省一下(咦

评论(4)
热度(25)
© Tamm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