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mmy

請勿無授權轉載

【丹邕】圈

*OOC屬於我,真摯及溫柔屬於丹邕

*作業用BGM:Rothy-술래(特別好聽!完全推薦!




  我們都是孤獨地來,艱難地遇見,再成為一體。讓我們慢慢地走到更遙遠的以後,帶走從前的自己,邁開嶄新的步伐。

 

 


感謝你的記憶能讓我笑

會過得很好

我也會變成更好的人回來

 

 

 

  The Heal小分隊最後一個音節落下時,連空氣也震顫著,偌大的演唱會場地裡無人出聲打破這靜謐,全都沉醉在邕聖祐梗著嗓子輕唱的「回來」二字的聲波中。

  「謝謝大家。」

  邕聖祐跟李大輝對視,耳畔是全場轟動的喝采,眼中只乘載著心滿意足的空然惆悵。

 

 

 

  「作為Wanna One活動的這段日子,真的很感謝。

  遇到了不勝數的溫暖的人,站上了盼望十年之久的舞台。這就是All I wanna do。以往的光景仍歷歷在目,最感謝的莫過於身旁這十個人。

  就像我們小分隊歌曲『沙漏』的概念一樣,今天,是終點站也是起點,沒有事情改變,只是站在不同的月台,仍然朝彼此揮著手。

  我們都是孤獨地來,艱難地遇見,再成為一體。讓我們慢慢地走到更遙遠的以後,帶走從前的自己,邁開嶄新的步伐。*1

  就算是十年之後,也還是要笑著一起喝酒的啊。」

 

 

 

  邕聖祐在解散演唱會的尾聲,這一段字字句句都擊打著姜丹尼爾心臟的自白,於五年後的如今,仍是姜丹尼爾每個夜裡,耳機震動著傳遞到耳膜上的治癒。

  「聖祐哥。」

  「… …聖祐。」

  姜丹尼爾抱著頭,在床上滾著,像是被愛嬉鬧的孩子踢進了溪中的小石子,失去了容身之處,只得順著那無法抵抗的水流,無可奈何地朝未來走去。

  「好想你。」

 

 

 

  姜丹尼爾也說不上這段關係是何時結束的。

  也許他跟邕聖祐之間始終懸著一個沙漏,從同身在A班,彼此對上了眼之後便倒了過來,砂粒無情地流逝。這也能解釋為何解散五年後,他繼續著偶像生涯,卻已有四年之久沒有聯繫到邕聖祐了吧。

 

  姜丹尼爾揉著宿醉後總是發漲的太陽穴,按下電視遙控器的按鈕。新聞畫面正播報著昨晚的青龍頒獎典禮,待姜丹尼爾好容易地睜開了眼,映入眼簾的是三顆星構成的光輝。

  畫面裡邕聖祐的下顎明顯又瘦了圈,銳利的線條絲絲割在姜丹尼爾的冠狀動脈上,心臟差點因此缺少養分及氧氣而致死。邕聖祐進退有度地回答著記者稍顯冒犯的問題:

  「──請問邕聖祐先生,有要提拔以前Wanna One的任何一個成員進入演員圈的想法嗎?」

  他微笑時,殘忍地牽動頰上細膩的星座。

  「船到橋頭自然直。」

  姜丹尼爾忍著自喉嚨湧上的嘔吐的衝勁,看完了整個訪問。

  他記得以前那人最喜歡和他一起醉到天明。

 

 

 

  邕聖祐的許多習慣,都一如往昔。比方說發布自己寫的詩作。

  姜丹尼爾打開推特,畫面中用戶ID名無一例外地有著「Ong」、「Seal」、「Seongwoo」這樣的字眼。而被刷屏的是邕聖祐昨晚頒獎典禮後上傳到官咖的短句抄寫:

  若這人生,相愛的期限已經注定。

  這將是我把日子過得很慢的原因。*2

  這是他昨日得獎的作品中的經典台詞,出自他本人之手。少數飯們扼腕沒有新的詩作可以欣賞,卻也讚嘆邕聖祐的sense,推特上配文是清一色的「哥哥太有才啦」、「恭喜成為影帝!」、「邕啊終於熬出頭了TT姊姊我一路看來真的感動到泣不成聲了TTTT」。

  姜丹尼爾當下下定了決心:他要賭。

  賭邕聖祐那些未曾變過的小習慣。

 

 

 

  邕聖祐揉著宿醉後總是發漲的太陽穴,按下電視遙控器的按鈕。新聞畫面正播報著昨晚演藝大賞,待邕聖祐好容易地睜開了眼,映入眼簾的是比北極星還要奪目的神賜般地閃耀著的星辰。

  姜丹尼爾被歲月成熟了的臉龐,搭上狼奔的造型、微煙燻的眼妝,彷彿是魅惑這個詞最根本的出處。視線掃到鏡頭時,那犀利卻柔和的目光寸寸划開邕聖祐乾澀的唇,直搗腦仁隱隱作痛的區域。

  倏地,那專屬的鈴聲響起。邕聖祐關上電視屏幕,探向手機的手不自覺地

顫抖著。他瞬間憶起了以往跟姜丹尼爾宿醉後的習慣:不論身在何處,刻意地以通話向彼此道聲早,附上一個透過行動通訊裝置傳遞的吻。

  邕聖祐緊緊地將手機貼在耳邊。

  「早啊,哥。」

 

 

 

  「繞來繞去,最終還是那個圈。」

  「總是會回到你懷裡。」

 

 

 

FIN.

*1:出自《想把餘生的溫柔都給你》

*2:出自蒼首


今天才補的團粽!被黑澤姐姐完全感動到了呀所以有了這樣的臨時產物

想把餘生的溫柔都給你們呢

评论
热度(48)
© Tamm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