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mmy

請勿無授權轉載

【中敦】Ran Into You(短FIN)

*梗來自於希臘神話,宙斯跟一對善良的老夫婦的故事

*轉折什麼的好奇怪啊啊啊不管啦!

*糟了我現在這麼高產之後有得還債的了🌝(。



 風雨交加的夜晚。中島敦聽見外頭似乎傳來了叩叩叩的一連串急促敲門聲,以及一句「有人在嗎」的問話。他很想立刻去查看門口的狀況,卻因手中忙著洗剛剛用完的碗盤而抽不出身,只好甩乾了手匆忙走到門前。

 中島敦推開了門,看見位渾身濕透了的男人。男人有雙碧藍的眼眸,像是外頭的傾盆大雨般強烈得令人移不開視線。中島敦愣在原地許久,才後知後覺地招呼這位狼狽的客人進屋。

 「謝謝你。」男人柔聲說。「我是外地人,初來乍到沒想到遇到了大雨,找不到留宿的地方。請問你可以收留我一晚嗎?」他說得無比有禮又誠懇之至,令一向善良的中島敦頓時起了惻隱之心,趕緊回答道:「當然了!你會餓嗎?我還有一些乾酪跟麵包。」

 他轉身去拿了剛剛提到的食物,回來時帶了個酒瓶以及毛巾。「你一定很冷,先用這條毛巾把頭髮擦乾了吧。等等我讓你洗個熱水澡。」他殷勤地說。男人露出有些受寵若驚的神情,回以一個感激的笑容。

 「謝謝你。我剛剛在這個村子裡問了許多人,沒有人願意像你一樣伸出援手呢。你真是個善良的人。」男人一雙眼眸盛滿了真摯的謝意。「我是中原中也。你是?」中島敦才回過神來發現這是個簡短的自我介紹,於是立刻說:「我是中島敦。」

 「那麼,敦,叨擾了。」中原中也說,嘴角揚起不明顯的弧度。中島敦也對中原中也笑了,殊不知在那個微笑的瞬間,中原中也的心跳漏了一拍。




 這個夜晚在愉快的對話中過得格外迅速。中島敦時隔許久喝得酒酣耳熱,紅撲撲的臉頰像是誘惑著中原中也捏下去,而男人也確實這麼做了。中島敦的皮膚光滑細嫩得如同剛出生的嬰兒,令中原中也越捏越上癮,直到對方不滿地噘起嘴抱怨道:「中原先生,疼……」

 泛著粼粼水光的一雙紫金色眼眸波光流轉,粉嫩的雙唇還殘留著水漬,而紅潤的臉頰更是增添了幾分少年的淘氣。中原中也覺得看著這副畫面還不做些什麼,就是對不起中島敦的魅力了。於是他吻上那雙引人犯罪的嘴。一場談話硬生生扭成了一場激烈的性事。

 中島敦被掀開衣服時還是昏昏沉沉的,直到後方傳來異樣的冰涼才回過神,慌張地說:「中原先生,你要幹什麼??!」中原中也一雙眼眸暗了暗,高光都不見了,只聽他說:「不幹什麼,就幹你。」

 羞紅了臉的中島敦確確實實地被撩到了,於是接下來異常地配合著中原中也。




 中島敦起床時還分得清楚今天是何年何月,但是他一想起昨晚迷迷糊糊地,被一個認識了短短一個夜晚的男人上了這件事,瞬間又紅了臉。初吻初夜什麼的都沒了。中島敦原本還想著要把它們留給一個黑長直的溫柔女子,看來是沒有辦法了。

 於是接下來的發展都順理成章。中原中也常住了下來。兩人展開了不三不四的同居生活。中島敦沒有過問中原中也究竟是來自何處,又是為了做什麼而來到這個偏僻的小村子。他不敢問,生怕一說出口兩人之間牽強地維繫的平衡被殘酷打破。

 就在這樣的生活過了大半年後,中原中也看著中島敦,忽然冒出一句話說:「我要走了。」中島敦早已知道會有這麼一天的到來。他不矯情,只是伸出手緊緊地抱住了中原中也。

 「中也先生有一頭蜜色的頭髮。說長不長,說短不短。而我最喜歡它們被綁起來的樣子,那時的中也先生總是特別有魅力;中也先生還有一雙黑色的皮手套,直到幾個月前才被徹底取下不再使用。多虧這樣現在我能直接觸摸到中也先生了;中也先生在床笫間總是不饒人,但其實我也很喜歡這樣的中也先生。」

 一口氣說了這麼一大長串的話,中島敦有些害羞卻也堅定。中原中也覺得跟對方相處的這段時間內自己的心都變得柔和了,那些暴躁不羈都被中島敦一一撫平,直到中原中也的心中除了中島敦以外再也別無他想。真是太狡猾了……中原中也想,最終下定了決心說:

 「敦,拿酒過來吧。」中島敦不明所以卻還是照著做了。他拿的是初見那晚的酒,一模一樣的年份透露著細膩婉轉的心思。兩個人都盛了一盅酒,在一飲而盡之後,中島敦驚訝地發現自己的杯子還是滿的。他聽說過這個傳說,但沒想到就真真實實地發生在眼前。

 中島敦立刻下跪,身子因激動而不止地顫抖。「神啊……」他囁嚅著。中原中也蹙眉,把惶恐的中島敦一把扶起,對他說:「在我面前,你不必畢恭畢敬。」「但是——」中島敦想出言反駁,卻被中原中也輕輕用食指按住了嘴唇。

 「我是主掌天庭的神。此番來到人間只是受不了天上的一些……笨蛋們,想透透氣,沒想到就碰上了大雨,又碰上了你。」中原中也耐心地講解著來龍去脈,中島敦聽得懵圈了,卻就自己了解的部分提出了疑問:「那難道……中也先生不用回去,呃,工作嗎?」那個字怎麼用都顯得唐突,於是中島敦結結巴巴地說著。

 「當然要。現在期限到了。我不能再待下去了。」中原中也無奈地說。中島敦不捨地抬起頭看著這個佔據了他的心的男人,把頭埋進對方的胸口說:「實在是太狡猾了……」中原中也看著胸前一顆白色的小腦袋,心說,你才是最狡猾的那個吧。

 最終中原中也仍離去了。訣別前的吻激烈又充滿了濃濃的情感。中島敦一句話也沒說,只是默默地盯著中原中也的背影。然而一眨眼。那個熟悉的身影就消失在了晨霧中。接著他還是落下了淚水。




Fin.

也可以是HE只是我懶得寫了(。

給你們滿滿的大空白來腦補:




(遁走

评论(8)
热度(18)
© Tamm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