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mmy

請勿無授權轉載

【中敦】Life Is Not A Novel(TBC)

*沒買到魚肝油太太的本子怒拋下試卷碼了篇文

*不知道算不算黑敦,可能只是個黃敦吧

*敦敦第一人稱視角,之後再捉虫了……



 人們常言道,人生如戲。但我不學無術,成天讀的就是些不入流的小說。既然有人把人生比喻成一齣戲劇,那我就想把人生比喻成一篇長篇小說。而我的人生,要是出了書可能是一塊大磚頭,還擺在書行裡最不起眼的位置,生怕有人發現店裡賣了這種鄙俗的東西。

 說我這十幾年來的人生粗俗倒也是用得不錯,看我現在不就是被個男人壓在身下承歡嗎?儘管後方已酸澀得痛苦無以附加,我仍假裝享受地叫了幾聲。那個愚蠢的男人沒有發現我的異常。裝模作樣在他面前似乎很受用。

 一場荒誕的性事結束後我不堪疲憊地昏睡了過去。隔天醒來似乎是正午了,太陽火辣辣地燒得我裸露在外的腿生疼。我檢查了床頭,滿意地看見比之前多了幾個零頭的硬幣。我也不顧後方傳來的劇烈疼痛,起身坐在床沿數著昨晚掙來的錢。

 不數還好,一數才發現那個儀表堂堂的男人原來這麼慷慨。這費用夠我一個星期不愁吃穿了。我這時才找到了伙食費,放下心中一塊大石。此時後穴的疼痛又提醒著我:是時候清洗了。我一直覺得這種事挺麻煩的,但是援助交際的對象往往只是一夜情,哪有人有閒情逸致溫柔地幫我清理身後的穢物呢?

 我認命地踏進了浴室,開始一陳不變又腐敗的一天。



 我是中島敦,一個生長在福利機構,被趕出去後在貧民窟好不容易找到了容身之處的孤兒。所謂的「容身之處」當然沒有多麼高尚:一張破舊的單人床,撞擊時總是喀支喀支地響,我常懷疑它隨時都會散架;一個勉強有功能的浴室;一張木質桌子,我都把它當作開始前的小情趣,並且樂此不疲。

 而我的一天,總是從身後難堪的腫脹痠痛開始。我拿著昨晚賺的錢,到有些距離的街口買了份豆漿油條解解饞。填飽肚子後我便來到了我的心靈港灣:一間招牌破舊的小書行。

 我熟門熟路地晃了進去。裡頭沒有人,老闆興許又是自殺去了,我也沒有很在意。來到了我最喜歡的小說區,一本本厚重的書本在我眼中都是一把把通往另一個世界的鑰匙。

 我喜歡閱讀。當我沈浸在文字裡的時候我可以忘卻生活中一切的不堪或是煩憂。每個故事都是作者絞盡了腦汁創作出來的,所以這個書行提供了我免費閱讀的機會也真是謝天謝地。人總是貪心的。一本書讀完了還不夠,總想要再看一本。也許有續集呢?我常常這樣想著一遍翻找書行的書架上一本本積了灰的書本。

 今天我則是挑了一本名叫《記憶傳承人》的書開始細細地閱讀。我似乎在前陣子的電影宣傳海報中有看見這本書的名字,看來是個名作呢。這樣想著我更加投入作者所呈現的世界了。不知不覺書頁的一半便已翻過。我估摸著要到傍晚了,便闔上書本,接著被不知何時出現在眼前的書行老闆嚇了一大跳。

 「太宰先生……」我無奈地說著,對於這個成年男人的幼稚嗜好一直無法理解。「今天看的是露意絲勞瑞嗎?我也很喜歡他的書呢。」太宰治自顧自地攀談了起來。我瞥見外頭街道上已是夕陽照射的橙紅,便著急地說:「太宰先生,可不可以明天再說?我等等要工作。」這話我說得臉不紅氣不喘的,天知道我練了多久才能說得這樣天衣無縫。

 太宰治看著我的視線裡除了笑意外忽然混雜了一些冷冽的情緒。我身子抖了抖,再看向太宰治時他已經掛上了那副人畜無害的純良笑容。也許是因為雙方都這麼虛偽,我才能在他面前毫無顧忌地偽裝得這麼完美吧。我想著,把書本放了回去,順手把書籤夾在我看到的那一頁。

 我走出店門口,望著裡頭對我招手的太宰治,口中說出的是始終如一的開場白:「謝謝太宰先生。如果我掙到足夠的錢了,一定會把您的這間書店買下來!」男人也是如同往常般地回覆:「是嗎?那麼敦君加油囉。」

 其實如果讓太宰治知道我所謂的「工作」是什麼,想必他也不會很在意吧。他可能會笑著說:「看不出來呢。」之類的話語來搪塞。這樣想著我突然又有些火大了:憑什麼他能夠一直處在最安全的狀態卻又不必付出任何代價?但是我自己想了想氣又消了。他又不是我的誰,我管這麼多勞心又勞身是做什麼呢?

 胡思亂想的當兒目的地也到了:一間夜店。我熟練地穿梭在人群中,尋找可行的目標。那個獨自喝悶酒的看起來挺不錯的。我迅速走到他身旁,露出了我最擅長的無辜眼神。對方沒有搭理我,反而喝得更兇了。

  我自認長得不好看,但這位橘髮碧眼的男人也不必無視得這麼徹底吧。根據我的經驗,一開始沒有理會我的通常幾個小時後也不會理,接著我的早餐錢就飛了。於是我轉身準備尋覓下一個目標,忽然衣服被人拉住了。

  「想走?」那個男人兇狠地說,一雙碧藍的眼眸彷彿燃起了熊熊烈焰,要將我吞噬殆盡。我戰戰兢兢地下意識回答:「沒有!」他滿意地拍了拍身旁的座位。我心中是十萬個不願意被當作陪酒小姐那樣對待,卻還是在這個人的威壓之下乖乖地坐下了。

  「不就是錢嗎?你要多少我就可以給多少。坐著吧。看我喝悶酒。」他狂放不羈的一句話把我隨時準備脫身的雙腳定在原地。有錢人的餘裕……!真是太討厭了。儘管如此想著我還是坐得近了點,看見他滿意地頷首。


  許久以後我才知道人生並不是一部小說。不是每一個伏筆都代表了後續的進展。也許看上去是轉機的事物實際上也只是一個因緣際會。


TBC. 

(敦敦都還不知道中原先生的名字呢這樣TBC有點心虛(。

评论(11)
热度(50)
© Tamm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