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mmy

請勿無授權轉載

【雙敦/中敦】My Fortune teller(TBC)

前篇連結

*少年敦→成年敦←中也先生

*晚自習今天暫停以及數學英文考的倍兒棒所以我回來了!!!

*算是過度章,我的腦洞似乎一發不可收拾

*btw防彈Not Today的那句「相信著這防彈」燃到我都要被圈粉了



 中島敦醒來時天還沒亮。可能是昨晚追捕犯人的行動令他體力不支了,且那部手機與未來的自己的離奇遭遇令中島敦身心俱疲,早早便入睡。也因此現在還只是凌晨五點。雖說中島敦有著早睡早起的習慣,但今天的「早起」也早得過於反常了。

 中島敦盯著屏幕仍在閃爍的那部舊式手機,上頭是一陳不變的「通信中」的字樣。他猶豫著,還是將手機拿到了耳畔。對方會不會已經把這部手機丟棄了呢?中島敦猜想著,有些不願面對自己所想的這個結果。

 通話的另一頭傳來竊竊私語的聲響。中島敦仔細聆聽著,卻還是沒能從眾多的話語中找到明確的訊息。霎時那些細語嘎然而止,一個穩重而嚴肅的男聲打斷了眾人的交談。是十年後的那個自己。中島敦如此確信著。

 「叔叔在聊什麼呢?你們不用工作嗎?」以像是稚童般天真的語氣道出的話語中是難以忽視的冷冽,彷彿下一刻隨時都能將那些私自交談的人們的生命剝奪。中島敦又聽見了窸窸窣窣的整理聲,但他分辨不出那些「自己」所領導著的人們在做些什麼。

 突然電話的另一端傳出了更為成熟的中島敦的聲音。「你好。昨晚睡得好嗎?我一直聽到你在說夢話呢。」中島敦的臉瞬間紅得像蒸紅的蝦子,他結巴地說:「什什什……!?」「是開玩笑的。」對方又輕鬆地說,打斷了中島敦的語無倫次。

 這人心理是有多變態?中島敦無力地想。他不願承認這個惡趣味滿滿且帶著太宰治的影子的人是未來的自己,這左想右想都太丟臉了。「……話說回來,你不覺得奇怪嗎?」對方突然說。中島敦還在吐槽模式,內心說,自己長得這麼歪的確是挺奇怪的。

 「我來整理一些疑點吧。

 首先,這個通話,不會停止,也不能停止。

 接著,我們之間存在十年的時間差。

 最後———你那邊是幾點?」

 中島敦聽他說得都懵了,恍惚看了下時鐘,如實以報地說早上五點。「那麼我們之間的時間差就要改成十年又一天了。我這裡是晚上五點。」對方冷靜地分析著說。中島少年平時除了跟死對頭打嘴炮、找找小寵物以外沒什麼思考,聽到未來的自己這樣有條有理的解析,瞬間覺得自己還是有希望的。

 「補充一點,這個狀態不知何時會結束,更不知是誰故意或無意造成的。這是兩個本應毫無交集的時空的紊亂,所導致的偏差。所以,我們有交集的這件事情,絕不能讓其他人知道。」

 中島敦如斯聽下來,有個問題闖進了他的腦袋,鬼使神差地,他問了出口:「你的發色是什麼?眼睛的顏色呢?」對方像是愣住了,好一會兒才回答道:「是極為普通的黑髮。眼睛的顏色……是紅色。血一樣的猩紅。」

 中島敦如釋重負地放鬆了一直緊繃著的肩膀,呼了一口長氣。「那麼,我們之間的時空差異,可能不是十年又一天。」他慎重地說:「是從頭到尾都不同的兩個平行時空。作為證據,我的頭髮是白色,而雙眼是紫色加上一點金。相較之下你還算比較正常的呢。」他說這些話時,嘴角帶著笑容。




 這個通話似乎沒有結束的一天。在這期間內兩個一大一小的中島敦互相交換著對方世界的資訊,有時聊著聊著總能發現對方的觀點與自己的十分契合,恨不得穿破屏幕去抱抱這個難尋的知音。

 又是一天的工作結束。中島敦看著鏡子內自己的一頭惹眼白髮,忽然有了將它染成黑色的念頭。他把這個想法告訴了中島青年,對方有些不認同地說:「我不認為你那顏色絢爛的眼眸跟黑色會搭得上。雖然我也沒有看過就是了。」中島敦彷彿能看見對方不在乎地聳聳肩,接著捲著右邊稍長的鬢角的模樣。這個習慣是對方不經意間透露的。

 中島敦總是輕易地被另一個自己說服,於是迅速打消了這個念頭。但是他心裡仍有一塊怎麼都不舒坦,靈魂深處似乎叫喊著中島敦要說些什麼,但是中島敦聽得不真切,最終也沒得出個結論。

 「中也先生來找我了。我先把手機放口袋裡。按照老規矩———你想聽就聽吧,只是不要出聲。」中島青年迅速地吩咐著有些傻頭傻腦的中島少年。中島敦點點頭,後知後覺地發現對方無法看見。他至今仍不太確定另一個自己與中原中也的關係。

 說是戀人又似乎缺少了什麼,但要是單純的上司與下屬又顯得踰矩。難道是……中島敦的腦洞逐漸突破天際,於是蹦出了個他自己也不太常用的詞彙:床伴。這個想法一出現便令中島敦羞愧得無地自容。但是越想越說得通。於是在電話另一頭又一次的纏綿聲中,中島少年逐漸在各個腦洞裡迷失了自我。




TBC

中也先生出場的特別少,tag打的很心虛(遁走

评论(6)
热度(34)
© Tamm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