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mmy

請勿無授權轉載

【中敦】How's Life At The Night Market?(短FIN)

*臥底擺攤中X被哄騙擺攤敦

*說白了就是兩個擺攤的人的故事

*逛夜市逛出腦洞來了

*情人節快樂!

 當太宰治眨巴著那雙迷倒萬千少女的電眼時,中島敦立刻有了不好的預感。

 這樣的直覺反應說起來也不能怪中島敦刻薄,實在是這位太宰前輩太會利用自己的外貌來達成目的了。多次目擊被那俊俏外表迷得神魂顛倒的女性臣服在太宰治身下的中島敦,已經對這位前輩的誘惑免疫了。

 於是他皺著眉,一副不情願的樣子說:「您又有什麼主意了?」別問他為什麼明知道有個陷阱還往下跳,太宰治提出的觀點也是有機率是正經的,不過據中島敦的統計,十次裡面還不到兩次。

 橫濱也不是天天有什麼怪異組織想著要奪取全城市的人的性命,所以太宰治這個似乎很關鍵的人物在作者描繪的日常篇中也只是個癖好特殊的怪人罷了。噢,還要附加一句,天天撩妹子。

 但是太宰先生留給我們的總是一個機智或大智若愚的形象。這也不能怪作者偏愛他,他本來就聰明,只是在救了多次自殺失敗的太宰治的中島敦眼裡,對方就只是個不務正業又常翹班的不靠譜前輩。

 如果作者篇篇日常,那太宰治在讀者眼中留下的也會是這麼個形象了。但日常又有多少人想看?經費都準備好了只等你畫畫寫寫出一部部動作片啊!中島敦十分深刻地思索著,絲毫沒有發覺眼前的人越來越不懷好意的笑容。

 中島好寶寶又出言相勸了。「太宰先生,我們還在執行任務呢。」言下之意有什麼新的自殺方式就等等再實現吧先把任務完成了要緊。「剛好。我就是在想有關於任務的事情呢。」太宰治說,附贈一個迷死人不償命的微笑。

 啊,又掉坑裡去了。這是中島敦在那一瞬間悲哀的心裡活動。

 這大概很好地解釋了為何中島少年現在會站在一個攤位後,看著傍晚寥寥可數的人群,看了看時間就等著夜深。

 任務的內容是一位人傻錢多的大佬,想投資一塊地,那兒有個有名的會寫進旅遊簡章的那種夜市,對方就想說委託一下偵探社的人來勘查好了畢竟偵探的觀察力最好了嘛你說是不是。

 聽完了委託的內容中島少年只想用力地搖搖頭留著寬麵淚說「不是不是」。您要找投資標的就去問專業人士啊偵探就算把那夜市全部的美食都嘗了個遍、所有的好康都試了遍,又能得出什麼所以然呢。

 中島敦鬱悶地把自己的一番理論說給此行的搭檔太宰治聽時,對方表面上十分贊同地點頭,心裡卻盤算著中島少年在這裡遇到不久前來臥底的中原中也的機率有多大。

 他想了很久,一百多個攤位分散在各處有的在巷弄間有的在大馬路上,這機率排列組合繞得頭有點暈。突然他發現自己邊思考邊走著竟然走到了中原中也擺攤的位置,隔壁攤勤奮的小姑娘已經架好了攤位,招呼的話還沒說出口呢就被太宰治迷得分不清東南西北了。

 至少在這點上中島敦是正確的———太宰治從來都是能用臉解決就用臉解決。所以當中島敦懵圈了的看著已經準備好的攤位用眼神詢問太宰治時,他只比了個「噓」的手勢,成功換來中島敦明知有內幕卻還是特別崇拜的眼神。

 所以即便摸清了太宰治的一個套路,往往還有下一個要解,此番下去沒完沒了,這就是為什麼眾人都被這位自殺愛好者耍得團團轉的原因。

 但是太宰治的出發點畢竟是想整一整這個善良的後輩的,自然不會告訴中島敦他的攤位旁邊是個意想不到的人物。所以當中島敦又調好了一杯飲料時就看見了隔壁攤的攤主姍姍來遲,等到看清楚長相以後中島敦拿杯蓋的手都開始顫抖。

 「中中中……中也先生!??」中島敦驚叫出聲。因著多次任務的往來中島敦對這位港口黑手黨的幹部先生還是有最基礎的認識的———起碼叫得出名字。而此時看著隔壁熟練地炸好一份雞腿的中原中也,中島敦再次覺得自己的三觀受到了衝擊。

 中島敦對對方的印象僅只於「多金帥氣但暴躁」的階段,所以看著這位似乎是大少爺的人在夜市擺攤著實令中島少年受到了刺激。但他還是迅速調整好了自己的心態,面對又一位上門的顧客露出笑容,俐落地調好了杯綠豆愛玉並給出去。

 突然旁邊傳來了一句話。「小鬼,你挺適合做這個的啊。」中島敦戰戰兢兢地轉過頭,彷彿能聽見機器人那樣喀支喀支的關節轉動音效。

 中原中也似乎是以為中島敦沒了解自己的意思,便又指了指中島敦面前一大鍋的愛玉說:「你看看你手腳不是挺俐落的嗎?結帳也快。就算客人突然多了起來也能應付得好。」

 中島敦趕緊搖搖頭說:「不是。沒有。我沒有。」只差跪著求中原中也別再誇自己了。這感覺真詭異啊不是說笑的!被姑且是敵方的幹部稱讚了而且是在如此怪異的場合令中島敦無論如何也開心不起來。

  突然中原中也指著中島敦身後的音響說:「你準備得挺齊全的嘛,有什麼歌?」中島敦想著這應該是原主人忘記帶走的吧但在中原中也面前他卻什麼都說不出口。最後他唯唯諾諾地回答:「Taylor Swift……?」

  這種抒情的美式鄉村歌曲中原中也其實沒有很常接觸。不如說他對歌曲的認知也僅只於每天上班路上小姑娘們對著一個個打扮風騷的男人激動地尖叫著「偶爸!」而已。但要是說出來不就顯得自己很無知嗎?所以中原中也頷首,瀟灑地回答:「就那個了。」

  等到他聽著聽著第十次打盹的時候終於出聲制止了中島敦。「這個女歌手的歌怎麼這麼……催眠啊?」手裡忙著調配飲料的中島敦無法立即改變曲目,只好試著讓男人接受地說:「她也有一些流行歌曲的……這首就是。」

  中原中也挑眉。不知何時轉換了的曲子循環著一個特洗腦的副歌。似乎是「Are we out of the woods yet」這一句的無限循環。中原中也此時慶幸自己平時不是只是參與下層人員的火拼現場打了個爽,還有替幼女控的首領簽署一些文件,才能對英文略知一二。這時才能在中島敦面前顯擺一下。

  但顯然天真的中島少年沒有想得那麼深。他只覺得中原中也看上去心情不錯的樣子,應該是很喜歡這首歌吧。於是有半個小時這兩人的攤位都在單曲循環著這首歌。路過的人甚至竊竊私語。「這老闆是不是霉霉的鐵粉?」但是中原中也沒發現什麼異狀。

  在客人比較少的時段,兩人聊了起來。中原中也說他是被不怕死的不願意透露姓名的下屬坑到這裡來的。中島敦一聽立刻產生了惺惺相惜之感,不停地點著頭那小腦袋看起來都要晃下來了。中原中也正覺得可愛,打算摸摸眼前這小鬼看上去柔順的髮絲,就聽見對方說:「我也是被太宰先生坑到這裡的!」

  那個關鍵字瞬間讓原先心情還算不錯的中原中也黑了臉,周邊散發出的陰沉氣息嚇跑了幾個看上他的美貌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少女們。中島敦眼見情勢不對,慌慌張張地胡亂說著:「中原先生你不要生氣啊啊啊。」之類的話語。

  這個稱呼方式突然讓中原中也有了個想法。他停止了「詛咒青花魚」的心裡活動,端詳著眼前的白髮少年若有所思。不知道自己身上即將要發生什麼的中島敦只差把一個問號放在頭上了。

  「小鬼,叫我中也先生就好了。」男人思索許久突然說。在那雙湛藍的眼眸特別真摯的凝視下中島敦突然不知道要說什麼了,連回答也忘記了。從他的角度看過去,中原中也的臉龐彷彿海報上經過ps的明星那樣完美無暇,身後那一片閃爍的燈光像是最美麗的桌布,還自帶模糊特效。

  中島敦眼裡的中原中也,此時美好得不像話。

  「……嗯,中也先生。」中島敦笑著說,眉眼彎彎,那一雙顏色艷麗的眼眸在周圍的燈火闌珊之下彷彿鑲了星辰,一頭白色的髮絲在招牌的燈光下閃耀著金黃色的光芒。中原中也看得有些呆滯了,咳了聲來緩解自己內心不為人知的小騷動。

  在一旁拿著望遠鏡偷窺的太宰治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心想:看來明天不用逼迫中島敦,他自己就會主動來擺攤了呢。說不定不讓他去還要鬧脾氣。

  真是嫁出去的虎崽,潑出去的水啊。

Fin. 
lof你說說到底為什麼要吞我的排板!!!

评论(6)
热度(35)
© Tamm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