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mmy

請勿無授權轉載

【快新】The Price of Salt(TBC.)

前篇連結 (前篇初版連結)

*看了電影Carol後生出的腦洞

*名字取自電影原著小說本來的名字:鹽的代價

*百fo感謝!!!(其實早就破了但總是忘記的人



 我討厭魚的味道。這說起來也是件奇怪的事情,我更說不出什麼恰當的理由來為自己的怪癖辯駁。但工藤新一明顯不需要那些虛情假意的藉口,他聽到我的這個說法後,只是微微點點頭,接著說:

 「我見過更多比你還要奇怪的人。不過我自己就是個活生生的例子———信不信由你,我討厭葡萄乾。」他的表情顯得有些真誠又認真。

  這一句話讓我們兩個笑出聲。我笑得有點誇張了,喘著粗氣看著沒有好多少的工藤新一。他笑到雙頰緋紅,原本顯得略微蒼白的雙唇也染上了櫻桃般的淡粉。那深深誘惑著我。

 於是令人喘不過氣的大笑之後是更令人喘不過氣的深吻。他剛剛吃了一頓大餐,我能清楚地說出主菜是牛排,甜點也許是一杯沙瓦或是那種高級階層的人享用的飲料。但很肯定的是沒有酒精。

 這樣的推論要是說出口會被對方當成是怪人吧。我心想,又再次把心思放到了這個吻上,加深了舌頭探索的深度。我們交換著唾液,舌頭舔著對方的,偶爾擦過口腔內壁引起一陣顫慄。這感覺真的很舒服,比任何一個我親吻過的女孩子都要令人享受無數倍。

 看來我是中了名為工藤新一的毒了,一旦上癮了就戒不掉那帶著濃濃甜蜜的罪惡感。這個時代的人們絕對無法接受我和工藤新一這樣的特例的。我更無法確定的是對方對這段感情的熱度會持續多久。儘管眼前延展出的道路如此崎嶇蜿蜒,我仍義無反顧地踏上了那佈滿碎石與坑洞的路途,哪怕現在我隨時都可以轉身,懦弱地離去。

 也許這就是工藤新一這個人帶來的莫名魅力吧。這樣思索著我們終於結束了格外長的接吻,他還是不太擅長,剛剛似乎憋氣憋了挺久的。「你還不會換氣嗎?」我刮了下他的鼻尖問。他對於這樣帶著寵溺意味的挑釁也不是很擅長,支支吾吾地說:「因為……我很少接吻。」

 這個理由真是可愛極了。我捧起他的臉,像小孩子那樣用力地親了上去,發出了一聲響亮的「啵」。如斯原始的表達情感的方式最適合用來形容我此刻滿溢出來的愛慕之情不過了 。工藤新一又害羞了,低下頭不敢直視我。



 轉眼間冬天已經過去了一半。我的照片部分被雜誌採納了。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我高興得都要跳起來了。時間的迅速流逝代表著一年一度的購物旺季又要來臨了。我看著日曆上被畫了個紅圈的12/25,對於打工的繁忙感到煩悶的同時,卻也苦惱著要送什麼給工藤新一。

 那個男人看起來什麼都不缺。他家境優渥,衣食無憂,身上穿著的全都是我打工的地方能看到的叫的出名字的昂貴品牌。我對著日曆上小小的備註「送新一禮物!」發著愣,突然就有了個好主意。

 這就是我現在站在樂器行外頭東張西望的原因。

 工藤新一的那把小提琴看起來似乎很老舊,但他每每凝視著那木質的樂器時眼神總是流露出不可忽視的悲傷。那一定有著什麼特殊的回憶吧,而對方現階段還不想讓我知曉。我沒有為此感到氣餒,但總覺得自己還可以為那個背負著重擔的男人做些什麼。也許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禮物,但他也能因此露出微笑的話,我就會像是拯救了世界那樣笑得開懷。

 所以我前來詢問這間樂器行的老闆有關於小提琴的價錢。他的回答是,從廉價的到精緻的都有,價錢也差了數十倍。工藤新一用的想必會是最昂貴最頂級的那種吧。我垂頭喪氣地想,離開樂器行前跟老闆道了聲謝。

 獨自走在大街上看著來往的人群,我忽然有些惆悵。工藤新一從來沒有跟我索取過什麼,他像是最清心寡慾的僧人,對於我的索求無度他也只是微笑著接受。也許是因為這段感情從最初開始就是不對等的。這個想法突然蹦了出來,接著漸漸擴大,在我脆弱神經質的內心敲出了個小洞。

 空虛感跟忐忑不安趁虛而入。他們在我虛弱的內心裡肆意作亂。我能感受到心臟不正常地跳動,以及手腳逐漸的冰冷。我什麼都做不了。突然就想起了我將自己的照片被雜誌社選中了時對方極力想表現出為我歡喜的模樣,但看起來有些可笑又勉強。

 那是因為他沒有體會過我的感覺。他也不可能體會我的感受。我們從一開始就位在不同的階層,可笑地自欺欺人,騙自己說,對方能理解。但慌張不安總是襲捲而來,在某個不眠的夜晚終於衝破了堤防,再也抑制不了的淚水傾巢而出。

 



 鹽的代價,太過昂貴。




TBC. 

(lof把排板還我啊啊啊

评论
热度(14)
© Tamm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