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mmy

請勿無授權轉載

【研日】初見(漫畫第25~29、196話衍生)

 我不喜歡主動接觸人群。

 被說是孤僻或是可笑的獨善其身也好,我不曾嘗試改變這個「壞習慣」。然而這個事實除了令我稱得上好友的只有黑尾一人以外,還帶來了意想不到的收穫———

 那就是觀察力。

 所以眼前這個有著一頭橙髮的少年前來向我搭話時,我一眼就注意到了他衣服上那烏野高中的英文拼音。但對方似乎絲毫沒有察覺我的視線,只是一個勁地熱情說著什麼。我都隨意地搪塞過去了。

 「我是日向翔陽!你叫什麼名字?」少年問。對於未曾接觸的陌生人我還是有些戒備的,於是小聲地說:「……孤爪研磨。」

 對方疑惑地重複了一遍,從他口中說出來卻變成了「狐爪」。我迅速糾正了他,他看起來有些不好意思。

 這時黑尾突然過來叫我回去集合。我放下了手中一直緊緊握著的遊戲機,對有點不知所措的少年說:

 「下次見,翔陽。」

 我不喜歡主動接觸人群。但面對這個少年,我竟然很自然地就直接以名字稱呼對方了。這種感覺真奇妙。我閉上眼,感受著行走時微風拂過臉頰的涼意。

 但是並不討厭。

 列隊時出乎意料地看到了翔陽。原來是MB嗎……我有些意外,但看著少年拼命摀住嘴巴防止自己尖叫出聲的舉動,我不禁微微揚起了嘴角。

 ……有些可愛。

 我被自己突如其來的感想嚇了一跳。抬起頭,少年依舊是一副天崩地裂的誇張表情,這蠢樣卻令我左胸口傳來的跳動聲越來越劇烈。

 這很不正常。我對自己說,並甩甩頭試圖忽略那莫名其妙的思緒。

 「研磨!」有人呼喚著我的名字。是翔陽。我停下了欲離開的步伐,轉過身看著氣喘吁吁的少年。他大喊完又有點害羞了,搔著臉頰不知道該說什麼。

 半晌,他開了口。「你你你是音駒的?!」我有些語塞,「啊」了聲,良久才吐出一個「嗯」字。聞言少年拉長了音說:「為什麼沒有告訴我啊———」我愣了一下,說:「你又沒有問我……」

 話語脫口而出時,我瞬間感到了後悔。這句怎麼看都不是帶有好意的話竟這樣說了出口。

 完蛋了……又要被討厭了吧。我垂下頭。明明是習以為常的事情,這次卻有些傷心。可能是、不想錯失這個少年吧。這荒誕的想法再次冒出。這次我沒有打算抹滅他了。

 慶幸的是翔陽真的很蠢,只是當作這是個令人無語的情況用一張便秘臉帶過了。

我的隊友們有些不可置信的眼神及議論聲傳來。大概是類似於「是認識的人嗎?」這般的話語。我不太擅長這樣的場面,微微紅了臉。幸好翔陽是個單細胞生物,沒有察覺到異狀。

 在我心中的印象已經被奠定為是個日向•單細胞但又奇怪的很可愛•翔陽又不屈不撓地問:「但是你最後說了下次見!你知道些什麼的吧!!」

 啊,果然很笨(但是又該死的可愛)。我默默地在心裡吐槽著。「因為你的T恤上寫著Karasuno High School。」我產生了在跟一個幼稚園小孩對話的錯覺。這樣其實也挺好的……我心說。

 背後突然傳來一句帶著威脅的話語。「好了好了,找我們的二傳手有什麼事嗎?」是山本那個笨蛋。翔陽看著他魁梧的身型明顯被嚇到了。我趕緊說:「等一下……」但又立刻有個聲音說:

 「我們才是。找我們一年級的孩子有什麼事情啊喂。」是個理了怪異髮型的光頭。啊,原來這個光頭也是笨蛋啊。我想。他應該可以跟山本產生一種同類間的惺惺相惜感吧。

 後來看到這兩人彷彿遇見知音地抱在一起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時候,我著實被自己的預測能力嚇了一跳。但這都是後話了。

 對於這兩人自作聰明的打斷我有些不爽,但還是保持著一張撲克臉。翔(單)陽(細胞)就不淡定了,弱弱地說:「田中前輩……???」

 啊,是前輩啊。那就更不可饒恕了。(嚴肅)

 受不了挑釁的山本果然回答說:「你說什麼。喂。」似乎叫田中什麼的光頭也不甘示弱地說:「要打嗎混蛋。你這個城市小子。」

 城市小子……?我疑惑地看著這場鬧劇。這個光頭是不是以為東京的人就是所謂的城市小子啊。天啊真是無法忍受的zz。翔陽跟這種傢伙在同一隊會不會被他影響啊。我不忍直視的移開視線,看到了一臉驚恐的翔陽。

 幸好,這不是挺可愛的嗎。我真心地感到欣慰。

 很快的兩家的大人(?)都出來罵了各自的笨蛋。我看著這些人,心裡沒有一絲波瀾甚至有點小生氣。這是我跟翔陽難得的對話時光呢怎麼就被你們給打斷了呢!!?

 不好意思,ooc了。

 對方的人都來了,我待在這裡也沒意義了。我跟翔陽打了個招呼,他也熱情地向我揮揮手,還帶著燦爛的笑容。

 啊啊,是天使吧。我由衷地這樣感慨著。

 離去時聽到了模糊的對話聲,似乎是翔陽和烏野的那個二傳手。雖然是一副不共戴天的樣子但那個二傳手盯著翔陽的眼神真不對勁……我想著想著又想偏了。算了,不管他了。

 有些期待呢,和烏野的比賽。

Fin.

-----------------------------------------------------

*漫畫第196話延伸 

 

 

  「今天打了決賽!!!

    我們贏了!!要去全國了!!

    可是牛若特別厲害

    月島的手指也受傷了

    我還用臉接了球!!

    … …」

  孤爪研磨看著手中的手機上的文字,他可以輕易地從字裡行間感受到對方興奮與暢快的情緒。這條短訊在音駒與梟谷學園對戰前孤爪研磨就看到了,當時他想像著小個子的少年用臉接球的畫面,嘴角不禁微微翹起了一個弧度。

  有人說喜歡一個人是閉上眼就能在腦海中清楚地描繪出對方的輪廓,可是孤爪研磨覺得自己的「喜歡」比旁人所道出的更為深刻──他甚至不必閉上眼都能憑空想像出日向翔陽輸入這些文字時上揚的嘴角和閃爍著光芒的眼眸。

  孤爪研磨深深呼出一口氣。已經不能再錯過了。他的眼神中是堅定的執念。合宿那晚日向翔陽與自己的對話仍記憶猶新:

  「一但輸了,立刻GAME OVER的比賽。」孤爪研磨記得自己一向淡漠的語氣染上了幾分不怎麼明顯的興奮。而那個少年,也沒有辜負他的期待,以比平時更加確信的嗓音緩緩說:

  「──我們來打一次吧,不能『再來一次』的比賽。」

  少年的瀏海有些長了,在路燈的光線下令眼前出現了一層陰影。孤爪研磨忘記自己那時的表情了,但情緒卻是比任何比賽都要高漲。那只是一個極為平凡的夜晚,但卻在孤爪研磨的內心留下了無法抹去的印記。

  只要贏了這場… …他想著。隊友的呼喚突然傳來,孤爪研磨這才意識到自己已經盯著日向翔陽的簡訊這麼久了。他又深深地看了一眼手機,接著才收拾好離去。

  ──等著看吧,一定會贏的。

 

 

 

  冗長的典禮和比賽終於結束的時候,孤爪研磨立刻給遠在日本另一處的日向翔陽發了一條短信。一如他往常的風格,沒有填寫主旨,內容也十分簡短:

  去春高了

  接收到這封訊息的日向翔陽大聲地吼道:「唔哦哦哦哦──」他現在感到十分滿足,也許又有「能夠再次見到那人」的隱諱的情感在。但總是被稱作「單細胞笨蛋」的他想不出什麼好的詞彙來形容此刻心情,就僅僅只是──開心。

 

 

 

  再來一次吧,垃圾場的對決。

 

 

 

Fin.

-----------------------------------------------

作者有話要說:

把之前的一篇漫畫延伸跟新產出的這篇合在了一起!(沒人聽得懂

小排球真的很好吃超好吃,後悔這麼晚才來補番&追漫畫QQQ

好惹肝完快新坑再去肝作業ㄅ(喂

评论
热度(25)
© Tamm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