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mmy

請勿無授權轉載

【all敦】好麻將,不搓嗎?(短FIN)

好麻將,不搓嗎?

 麻將推廣委員會敬製(X

--------------------------------------------------




  中島敦現在一臉除了懵就是懵的坐在一個小方桌一邊。他的左右邊分別是一直盯著自己微笑看起來有點毛骨悚然的太宰治,以及動不動就撩頭髮怒視太宰治偷瞄自己接著不斷重複此過程的中原中也。除了這個蜜汁修羅場讓中島敦感到懵逼以外,更讓他覺得有大事要發生了的是,桌上整整齊齊地擺著的一副麻將。

  中島敦從來沒有接觸過麻將,自然不曉得玩法。不過他身旁兩個行為詭異的成年人像是一副對麻將瞭若指掌的樣子。中島敦剛想開口問問這個狀況就被一臉不屑地坐下的芥川龍之介給嚇到說不出話來了。

  「呦,我們剛好三缺一呢。」太宰治輕鬆地打著招呼,芥川龍之介只是點點頭然後怪異的視線緊隨著中島敦不放。中島敦原本的不自在程度是左右邊兩人的平方,現在變成了面對行跡古怪的三人的立方。

  「那個… …」中島敦出聲打斷其餘三人複雜的眼神交流,在那一剎那所有人都看向了他。他只覺得如坐針氈冷汗狂冒。

  「怎麼了,敦君?」太宰治微笑地說。

  「不來搓一盤麻將嗎?」中原中也成功地把歪了的樓矯正回來。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人虎會玩麻將嗎?」芥川龍之介提出了更實際的問題。

  「哎呀,沒關係的。敦君學習力很強的,講一講規則他就會懂了。」太宰治一就是萬年不變的微笑,微笑再微笑。???笑你妹啊我完全沒玩過怎麼會一下子就懂!此時的中島少年內心的咆嘯體已經突破了天際,但外表仍是一副懵樣。這不能怪他面不對心,只是被刺激的面部肌肉疲乏了。

 

 

 

  中島敦手忙腳亂地把麻將堆成一列十八個的兩疊,再小心翼翼地抵住兩邊把一整列移到桌子中央和其他三列對稱的位置。而其餘三人都是早早便堆好了的,只是坐在一旁等著。

  「敦君是莊家哦。」太宰治出聲提醒。中島敦努力回想剛剛被匆忙灌輸的規則,木木地點頭,接著擲出了手中的三顆骰子。結果是八。中島敦從右手邊的那一列像自己的方向數了八個,接著謹慎地抽出兩疊。下一個順序是中原中也,他也抽出了兩疊。

  如斯反覆幾遍後中島敦感到十分混亂,但仍盡全力迅速地整理手中的麻將。他把手中的花牌亮出來,接著補了張牌。補的這張是一鎖,剛好可以組成一個一鎖到三鎖的順。有一組好了,這是個不錯的開始。中島敦心說,並對這場博弈

增添了幾分信心。

  但其餘三人當然不是省油的燈。尤其是無論如何都看上去有著一手好牌的太宰治。中島敦先丟出了剛剛抽到的一個「北」。接著毫無意外地,漢字類的牌依序被丟出。沒有超出我的預料。中島敦為這個事實感到放心了幾分。

  接著是一筒。摸到的是中,中島敦的眼神閃過一分犀利。隔壁的中原中也沉思了起來。現在就要碰?中島敦猜測著,但對方只是丟出了個中,就沒了下文。「槓。」中島敦淡淡地說。

  芥川龍之介挑了挑他那淡到幾乎看不見的眉毛。中島敦伸手摸了張牌。是白底。他失望地嘆口氣。太宰治饒有趣味地盯著中島敦亮出來的一張花牌和四個中。

  這是一場賭博。中島敦忽然意識到。

  每個人都心懷鬼胎,想著要怎麼從下家拿到合適的牌。他剛剛槓了,但拿到的牌沒有用處。白底已經被打出來了,要再湊到三張很困難,所以大可乾脆地將它放棄。

  這似乎跟我們身處的環境有點類似──什麼的深刻體悟,中島敦完全沒有。現在他光是要搞清楚自己手上的牌叫什麼就費足了腦力,但幸好麻將這個遊戲對初學者跟老手是公平的。無論你是胡亂靠運氣闖出一片天,或是深謀遠慮的老狐狸,最終贏的結果也不會差多少。

  這件事是太宰治悄悄地對中島敦說的。對方的每個動作都別有深意,這樣刻意的叮嚀會不會隱藏了什麼涵義呢?中島敦此刻不敢鬆懈,繼續觀察著對手的牌。突然,一張七萬被丟出了。他趕緊說道:「碰!」

  接著他毫不猶豫地丟出一張「南」,最後深深呼出一口氣。「胡了?」中原中也有些驚訝的聲音傳來。「這也沒過幾輪啊……」他嘀咕著,似乎是錯看了少年的實力。

  有些靠運氣的成分連莊了的中島敦突然聽見他的上司說:「既然敦君有著『初學者的好運』,我們也不用再客氣了吧。我們訂的懲罰是,最終贏的那個人可以命令在座的任何一位做任何事。」

  原本中島敦是沒有什麼異議的,但當他感受到三道不懷好意其中一道明顯比較含蓄是來自芥川龍之介的視線後,吞了吞口水,想了想自己剛剛是不是錯過了反對的最佳時機。

 

 

 

  幾輪下來從東風輪到了北風。結算輸贏時中島敦有些不敢置信地盯著自己手中贏來的三十元。他們沒有賭很大,輸最慘的中原中也家財萬貫,對於這些二位數的小輸贏是不怎麼在意的。

  然而某三位都特別期待的懲罰時刻,結果出來了,中島敦是最贏的。以十元之差落敗的太宰治微笑著詛咒了剛剛搓過的那副麻將。然而這就尷尬了。中島敦對其餘三人完全沒有非分之想。

  於是他想了想,想了又想,一道道灼熱的視線在他身上游移令得他只好說:「我的懲罰是……太宰先生對芥川說一句溫暖的話。」說出口後他放心地垮下了一職僵著的肩。他自認為這個決定不錯,直到他聽見太宰治所謂那句「溫暖的話」後,又瞬間不淡定了。

  「芥川,敦君那樣說不是特別在意你,先後順序明顯是我在前面。不過你不用難過,因為有個小矮人完全被忽略了呢。」

  ???神™溫暖???──來自中島敦的崩潰內心。

 

 

 

Fin.

 

座位示意圖:

                            芥川龍之介

太宰治                                                       中原中也

                               中島敦

敦第一輪莊家時拿到的牌:

北、南、中X2、花牌、二鎖、三鎖、六鎖、八鎖、一筒、五筒、一萬、兩萬、三萬、五萬、六萬、八萬、九萬

-----------------------------------------------------------

作者有話要說:

剛剛搓了兩小時的麻將,作為剛學會沒多久的人表示,真的會心很累啊…

這篇的all傾向其實比較不明顯(?((因為主要是為了推廣麻將的樂趣而寫的

若有人看不懂敦敦他們在玩啥,我只能說我盡力了…

大家新年快樂除夕快樂!!!

评论(6)
热度(91)
© Tamm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