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米Tammy

請勿無授權轉載

【中敦】冒失的王子殿下(短FIN)

*為了我心愛的北極圈產些糧!

*初次手機碼字,除了眼睛酸澀以外只覺得…模擬考藥丸

*學長學弟設定,王子這名詞是怎麼冒出來的我也不知道…




 愜意的午後,陽光灑在身上令人昏昏欲睡。中島敦美名其曰觀察雲朵,實際上是忙裡偷閒地躺在草地上。

 這畫面怎麼看都像是少女漫畫會出現的典型開場,下一秒可能就會有個紅著臉的學妹上前遞給少年一封情書———

 但是那都只是無謂的臆測。現在中島敦看似悠哉地休息時內心想著的卻是:

 為什麼草地會溼溼的剛剛明明沒下雨!!!為什麼小草一直扎我的皮膚感覺像是被打了一針又一針!!!說好的少女漫呢這畫風不太一樣啊!!!話說為什麼我要躺在這裡!!!

 然而這些咆哮體吐槽都在看到緩緩走來的一個身影時嘎然停止。中島敦幾乎是要哭出來的說:「中也先生……」

 中原中也看著這副畫面滿意地頷首,接著拿出手機快狠準地五連拍,把中島敦除了囧就是囧的小表情詳實記錄了下來。「躺著舒服嗎?」

 一點也不啊中也先生!!!中島敦在心中吶喊著。你問他為什麼不直接喊出來?因為他慫啊。

 對方可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格鬥比賽地區冠軍,中島敦想自己一有個想反抗的念頭就會被一個過肩摔狠狠地打趴下。他越想越害怕後來連想都不敢想了。

 可是他不知道事實是———中原中也看著少年那糾結的小表情,只覺得可愛。在我的掌控下中島敦要如何尋思抵抗的方法都無所謂,反正我一定會有辦法的,不是嗎?

 中原•看起來只是個不良•中也是為什麼這麼有自信呢?如果你問他得到的會是一個狂放不羈的微笑以及一個飛踢。「因為老子有錢啊。」

 很好,沒有什麼是錢解決不了的。你很好。

 在這昇華成對有錢人的怨恨之前趕緊回來看看中島少年的內心世界:

 時間可能要回溯到一個月前。那時的中原中也還只是個出了名的囂張有錢不良,但除了那看起來很多餘的時尚之外其實也沒做過什麼出格的事情。只是那氣質就會讓主任們很想把他找去約談。

 那時的中島敦還只是個剛入學對於這個世界的一切都抱有美好的憧憬的單純少年。對於這位校內風雲人物每天收到多少情書、有多少怨恨他的人每天紮小人、或是他與另外一位同樣出名的愛自殺學長的愛恨情仇,是有些許耳聞的。

 不過他當時只覺得那是些閒來無事的茶餘飯後話題罷了。儘管多次在校內遇見中原中也這位傳奇人物,他也只覺得像是另一個世界的人。他們本應是兩條平行線,卻意外地交織在一起,還纏得緊緊的,剪不斷理還亂。

 那個意外就是中島敦猜拳輸了被同學們戴上了虎耳髮捁,為此他還被同年級的芥什麼川的取了個綽號叫「人虎」,之後動不動就叫著:人虎,來決鬥!中島敦表示心很累。

 而他自覺人生中最羞恥的漫長一天總算快到了頭,老天爺卻沒有打算讓他的黑歷史就此消失。

 他在歷史課上看著課本裡一個個文字或是聽著老師不絕於耳的慷慨激昂的演說聲,只覺得頭愈來愈重,也顧不得頭上那羞恥的玩意兒就倒在桌面上進入了夢鄉。

 等到他醒來時已經放學了。那天夕陽正好,遠方天空的色彩絢爛,恍若他的眼眸那樣美麗張揚。

 中島敦迅速地背起被冷落了一天的書包,匆匆離開教室前還不忘鎖上門。為什麼要這麼急?不是因為有女孩子在校門口等他而是因為這個明顯是很多恐怖遊戲的套路啊!!!

 主角睡昏頭了一覺醒來周圍人全都不見還看到鬼的展開不是常常出現嗎!中島少年平時什麼書沒讀,就是恐怖小說看得有點多。於是他內心的咆哮體已經要突波天際了。

 就在他如斯恐懼忐忑不安因此無視校規用跑的衝過走廊時,好巧不巧地撞上了隻身一人的中原中也。

 被一個低年級生脆不及防地撞倒在地的中原中也:大膽刁民,報上名來!

 不小心撞了學校裡多數女生的偶像的中島少年:???哇啊啊啊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等到中原中也冷靜下他的拳頭後他才仔細地打量這個冒失的小鬼。髮色很特殊,是奪人眼球的銀白。那雙眼眸像是裝了落日,漸層的色彩絲毫不會顯得庸俗,倒是替這個來歷不明的少年增添了一分美感。

 「你叫什麼?」良久,中原中也才將中島敦從那個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事的眼神中拯救出來,卻又再次陷入一個深淵。「……中島敦……」面對(想像中的)暴力與金錢,他只能跪下唱征服了。

 「很好。」中原中也發揮了不把花說完硬要說一半的高超本領微笑。中島少年還是倒在地上,心情上上下下,刺激的像是坐雲霄飛車。

 接著中原中也一個跳躍輕鬆地起身,伸手拉起了還呆坐著的中島敦。真是神經大條。中原中也想,卻意外地感受不到絲毫不耐煩。

 「既然撞倒了我,我該拿些賠償吧?我的要求沒有很過分,只要你以後乖乖聽我的話就好。」中原中也一副好人有大量地說。這這這聽起來就很過分了啊!中島敦內心無聲地抗議著。

 中原中也的視線突然轉移到了中島敦頭上,中島•遲鈍•敦這才發現自己頭上那羞恥的鬼東西還沒拿下來。只是這中原中也的眼神實在太過熾熱,令他伸手去拿下的動作格外緩慢及小心翼翼。

 「還記得我剛剛說什麼嗎?」中原中也悠遊地開口。此時中島少年內心的危機感已經瀕臨崩潰邊緣。果然,現在在少年眼裡就是個惡魔的中原中也勾起一邊的嘴角,邪魅地笑著說:

 「不准把這東西拿下來。還記得剛剛的協議嗎?」

 那那那那算是協議??!中島敦哭喪著想。只是迫於中原中也淫威他只好不情願地點頭說:「好……」

 中原中也滿意地點點頭,中島敦覺得他看自己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個聽話的寵物。「我是中原中也。後會有期。以及,……」

 中原中也湊到中島敦的耳畔說:「那個耳朵,你戴起來很適合。」

 被一個初次見面的男人撩到臉有點紅的中島敦:黑人問號???他剛剛是不是撩我了是不是是不是啊!!!




 回憶結束。於是至此中島少年便時常接到中原中也怪異的要求。現在莫名地躺在草坪上也是其中之一。

 中島敦站起身來,拍拍屁股上殘留的小草屑,無奈地說:「中也先生,我那天除了撞倒你以外還有做什麼對不起你的事嗎?怎麼———」

 他的抱怨被中原中也堵在了舌尖。

 這是一個突如其來的吻。沒有技巧,沒有討好,只有本能的掠奪與撕咬。中島敦的力氣比不上中原中也,因此乾脆不反抗了,任由自己在這過於激烈的戰役中繳械投降。

 「哈啊……」中島敦喘息著,他的臉到脖子都是緋紅的,看上去能引起某些嗜虐者的特殊癖好,其中包括了中原中也。

 「敦,」中原中也第一次這麼認真地叫他的名字,令中島敦用一雙還泛著淚光的眼睛直直地凝視,臉上寫滿了不解。

 「跟我在一起吧。」

 冒失的王子殿下不小心惹上了鄰國的王子,本以為會遭受慘無人道的對待,結果卻是以一個深吻確認了關係。這段喜劇般的緣分還會繼續,像是兩條紅線,雜亂卻緊密地糾纏在一塊。




Fin.

<333

评论(2)
热度(40)
© 踏米Tamm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