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mmy

請勿無授權轉載

【快新】The Price of Salt(TBC、給自己的生賀)

本文又名《一個迷弟花癡著就把自己的偶像上了》

---------------------------------------------------

The Price of Salt

 

 

 

  透過覆了一層薄霧的車窗,我可以看見那位跟我長的相像的男子正熟練地吞雲吐霧。本該是粗俗無比的動作,在他的手裡竟能顯得如此優雅。我看得出了神,突然車子駛動了,窗外的景物迅速掠過,恍惚間,我似乎看到男子對我笑了笑。只是錯覺吧。我對自己說。

 

 

 

  再次看到那位男子是在我打工的商店裡。他穿著一身長過膝的駝色風衣,迎面朝我走來。「您好,請問需要什麼嗎?」我問。他打量般的視線掃過我──正確來說,是我頭上的那件玩意兒,一個愚蠢的紅色聖誕帽。我笑了笑,試圖將他的注意從那頂帽子轉移到我們的商品上。

  「你們這有… …」他開口了。那嗓音跟我幾乎一模一樣,我有些驚訝,但仍仔細聆聽他那格外緩慢的要求。「你們有洋娃娃嗎?我是指,可以為他梳頭髮、換禮服的那種。」他顯得些微侷促。這種反差令我真心地覺得可愛。

  「請問是要給令媛的嗎?」我問,盡量讓這個問題看上去得體。「噢,是的。你真聰明。」他看著我的眼眸說。那是一雙令人沉醉的湛藍眸子,深邃得如同汪洋大海般,稍不注意就會深陷其中。

  我轉過身,向他展示背後琳瑯滿目的洋娃娃,也許這只是為了掩飾我方才無禮的注視的舉動。「如您所見,我們的玩偶每一件都適合小女孩。華美的裙擺、飄逸的袖口、亮麗的金髮,是我們的洋娃娃的共通特徵。相信您可以在其中發現您需要的。」我誠懇地說。

  他挑選的時間沒有很長,一會兒後,他指著最上方的那個玩偶對我說:「就那個吧。你可以把它寄來我家嗎?」我趕緊回答:「當然了。」接著從櫃檯下方拿出表單,請他填寫。

  終於,我能正大光明地看著他了。他寫字的姿勢很優美,微微傾斜的手掌,握筆時微微凸起的指節,每一個小細節都令我讚嘆不已;他的頭頂有個有趣地翹起的小髮旋,我極力克制著想要摸上去的衝動;他的五官是如此俊俏──噢,這裡有個有趣的小細節:他的容貌與我的幾乎完全一致,相似得令我懷疑我是否有個失散的攣生兄弟。

  即便有著相同的臉龐,對方的氣質使我只能感嘆。他的舉止,他的談吐,他的嘴型,一切都是如斯美好。也許我被這個陌生男子迷住了。我無法形容此刻心臟劇烈跳動的悸動。這是不正常的。我在心裡強調著。

  當他把填寫好的單子交給我時,他對我莞爾一笑,說:「期待我的女兒收到這份禮物時的興奮表情。再見了,黑羽快斗。」他看著我胸前的名牌,對我揮了揮手。我倉促地回以一個笑容。

  我一直凝視著那個背影,試圖記住每一個關於他的細節。他微笑時嘴角牽起的弧度、他手掌上的紋路、他的筆跡……對了。我看向他剛才寫的資料,姓名欄裡以優美的筆跡緩緩道出的,從此往後令我魂牽夢縈的那個名字。那是我第一次輕輕地唸出口──

  「工藤新一。」

 

 

 

  喜歡上一個人大概就是像吃下一口起司蛋糕,等著獨特的酸味及芬芳的甜膩在口中化作直衝腦門的幸福。這是很矛盾的。我想。

  再次遇見工藤新一已經是約一個月以後的事情了。

  這段時間我持續向雜誌社投稿我在街頭拍的照片──為此我奔波了許久。我喜歡攝影,說不上這是從何開始的,但當我摸到相機,小心翼翼地裝上底片,聽著輕脆的「喀擦」一聲時,心中總有種滿足感。這就是「喜歡」吧。尚年幼的我時常這樣思索著。

  當我看到工藤新一時,也是與攝影有著一樣的感觸。那種心臟有一瞬間停止了跳動、就連呼吸也停止的剎那,是萬中選一的奇蹟吧。所以現在我坐在餐館裡,凝視著坐在對面的那位我思念了許久的男子也恍若夢境。

  我沒辦法將視線從他身上挪開。這真是糟糕。我對自己用力地強調。但他輕啜杯中咖啡時手指形成的優美弧線,他時不時回應自己的含笑眼神波光粼粼,他享用著庶民的餐點時也絲毫不失優雅的動作。我一定是對工藤新一著迷了。我如此診斷自己的症狀。

  「你不吃嗎?」工藤新一突然問。我的臉想必紅透了,從鼻尖到腳跟都是要燒起來的緋紅。我趕緊低頭吃那碗都要冷透的燉飯。對方的笑聲輕巧地傳來。「它冷卻了吧。」工藤新一來了興致,對我說。

  「是的。呃… …我是說,還好。這樣也挺美味的。」我胡言亂語地說,並在心中嘲笑自己剛剛說出的愚蠢話語。但他仍輕笑著接受了,接著不發一語,只是注視著我狼吞虎嚥的樣子。我被盯得不自在,用比平常快上一倍的速度掃光了眼前的食物。

  「要去我家作客嗎?」工藤新一忽然問。我拿起放在椅背的大衣,粗魯地穿上,受寵若驚地回答:「當然可以!我是說,如果不會打擾到你的家人的話。」我想起了初見時工藤新一用溫柔的眼神訴說著的那個小女孩兒。

  但出乎意料地,工藤新一以有些傷感的語調說:「我要離婚了。那個女人打算帶走我的女兒。我對她有無盡的愧疚,也沒有阻止她。」我們走在人潮熙攘的大街上,冷風颯颯地吹過,冷卻了我一地的熱情和他的話語。

  「… …我很抱歉。」我笨拙地說。「沒有關係的。」工藤新一看著我說。他回過頭,看著我的目光就像是在看待世上最寶貴的珍寶。「沒有,關係的。」他重複著說。

  我們駐足在下雪天的街上。此時天色已接近夜晚,昏黃的夕陽在工藤新一的身後令對方的周遭散發著柔和的光暈。雪不斷地落下,模糊了我愣愣的視線。他似乎說了些什麼,而我宛如魔障,除了雪掉落在地面上的聲音其他什麼也聽不見。

  他的嘴型,一開一闔,美好又不真實。「我們,在一起吧。」他說。

  也許是我看錯了,不知為何他的眼神透露出些許的悲傷。

 

 

 

  工藤新一的宅邸與我想像的雷同。就像是每個有錢人家的屋子一般富麗堂皇。我對於自己的造訪仍有些錯愕,站在玄關處看著裡面延綿的華美裝潢一時之間忘記了邁開步伐。「你在做什麼呢?」他將頭從一個房間內探出,俏皮的模樣顯得有些可愛。

  我聞言趕快脫下靴子,甩掉附在上面的雪──就像剛剛工藤新一做的那樣。接著我才正式地打梁這幢屋子:一進玄關便可看見一個寬大長條形的走道,旁邊連結著無數個房間。光是視野可見就有廚房、琴房、臥室……

  「覺得這裡怎麼樣?」工藤新一坐在鋼琴前的小凳子上,有些孩子氣地問。看到這樣的他,我真心地感到可愛。「很不錯。」我聽見自己的聲音說。「感覺很溫暖。」「謝謝你。你是第二個這麼說的人。」工藤新一出乎意料的真誠回答令我有些訝異。

  他把鋼琴的蓋子掀開,熟練的模樣像是演練過數百次。「你會彈琴嗎?」我問,坐在了一旁的木椅上。他突然又將琴蓋放下,對著我微笑說:「不會。但我會拉小提琴。」

  這時我才注意到在這個房間的一角有個琴盒。我看著他將那個黑色的絨毛質感盒子打開,沾些粉輕輕地摩擦彈奏用的琴桿,接著將小提琴放至肩上,對我莞爾一笑。

  「那麼,請賞光。」在我感嘆之際,對方便已以熟練的手法彈拉起琴弦。舞動的音符迴盪在這個空間中。我很少有機會欣賞音樂。雖然我是個一竅不通的門外漢,但我聽得出這首曲子中壓抑的悲傷情感。

  一曲終了。我情不自禁地拍起手。餘音彷彿和著我的掌聲,隨著窗外呼嘯的冬日寒風被吹散至遠方。我聽過一個成語,似乎是從遙遠的東方傳來的,叫做餘音繞樑。我不是很了解它的意思,但想必就是為了此情此景造出的詞語吧。

  「非常厲害。」我真心地讚美道。工藤新一餘韻猶存地看著那個琴盒,但終究將它收起。「謝謝你的誇獎。不過我已經有五年沒有碰過它了呢。」工藤新一說。我感到十分詫異,對方熟練的演奏技巧令人看不出歲月的空白期。「那你就更加地厲害了。」我再度說。

  頓時一片喧囂的寂靜降臨。我再次除了窗外掉落的雪的細碎聲響外什麼也聽不見,那種痛徹心扉的沉默令我感到有些慌張。工藤新一似乎陷入了自己的回憶,失神的眼神凝視著地板。作為唯一的旁觀者,我想,我有必要也有資格將他從那深不見底的過往的泥沼中拉出。於是我輕輕附上了他的唇。有些乾澀,甚至還殘存著些許剛才食用的餐點的味道。

  見他沒有反應,我更加大膽地撬開了他的嘴唇。他沒有拒絕,一雙湛藍深邃的眼眸凝視著我。我勾起他的軟舌,濡濕的觸感舒服的令人陶醉其中。令我意外的是這位看似完美的紳士,在接吻技巧上似乎是一竅不通。約一分鐘後他便用力地推開我,臉頰上可愛的緋紅透露了他對深吻不太熟練的信息。

  見狀我膽子有些肥了起來,湊到他的頸側曖昧的呼出鼻息,不出意料的感受到了對方敏感的顫抖。接著我開始舔舐他細嫩的頸部皮膚,不深不淺的留下一個個令人浮想聯翩的印記。我的眼神都變了,注視著工藤新一的目光就像是一只飢渴的野獸。

  「我想要你。在我們分開的這些日子裡我沒有停止過這個念頭。我想要你屬於我。我不管你的過去、你的家世、你的婚姻,我只是單純的愛著你。」

  工藤新一將頭埋進我的胸口,脆弱顫抖的聲音悶悶地傳出:「……隨便你吧。」

 

 

 

TBC.

---------------------------------------------------

又老了一歲的作者有話要說:

生日跟金鐘仁同一天的我看著朋友滿滿的對著妮妮的祝福然後才是我有些桑心TTT

這篇是電影Carol的衍生,當初看完了這部以後受到了大的衝擊──

畫面、分鏡、色調、對白、情感體現,當然還有劇情,雖然只是描寫個普通的愛情故事,但還是如此完美。而我的版本也會像此電影一樣不著重在同性相戀的現實面,而是單純地寫一個兩個男人相愛的故事。

我想再次感謝所有關注我以及給我小心心跟小藍手的人們。我可能不夠成熟,言行舉止都顯得幼稚笨拙,但還是希望只怕一點點也好、表現出我對你們的感謝<3(生日的多愁善感.txt

以後大概會在快新跟芥敦跟南L(心虛)之間徘徊,要準備考試的我應該不會再掉入別的坑了 吧(重音)(X

今年的生日願望,我希望我可以──

嫁給鄭秀妍!!!正面up我!!!

评论(14)
热度(27)
© Tamm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