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mmy

請勿無授權轉載

【芥敦】Atonement(Fin、年齡操作及私設注意)

Atonement

 

 前篇連結其實有放在文章前面惹2333

------------------------------------------------


  中島敦看著布滿了雙手的血跡,險些沒有驚叫出聲。「這是……什麼?」他囁嚅著,聲音因恐懼不住顫抖。他問話的對象沒有回答,只是轉頭,一雙滲著冷意的黑色眼眸深邃得彷彿凍結了情緒。

  「不想死的話,就戰鬥。」男子說,依舊是那樣淡漠。中島敦吞了口口水,反覆推敲自己的措辭後才小心翼翼地提問:「但是……我什麼都不會。」沒有中島敦意料之中的嘲諷,男子反而是露出了笑容,逆光下中島敦看不清他的臉龐,只聽他說──

  「我可以教你、保護你,直到你可以自立的那一天。」

  他輕啟的唇瓣,吐出像是世間最甜美的咒語,緊緊束縛住中島敦。

 

 

 

  中島敦來到這個地方已有三個月餘。這其中那位男子──他自稱為芥川龍之介──貼身照顧他的生活起居,手把手地傳授格鬥術。除了初見之時的那抹笑容外,中島敦再也沒有看見對方對自己露出那般溫和的表情。

  芥川龍之介通常是斜倚在牆壁上,等著中島敦一輪又一輪的胡亂攻擊。一邊防禦,一邊糾正著對方的動作有哪些缺失及弱點。幾番訓練下來,中島敦身上沒有一處是完好的,瘀青及劃傷遍布他稚嫩的身軀。但不可否認的是,他也變強了許多。至於證明的方法──

  中島敦猶豫地看著巷子內一群凶神惡煞,害怕地縮到芥川龍之介的身後。「您要我去擊倒……那全部的人?」儘管先前已確認過無數次,中島敦仍再次不確信地開了口。芥川龍之介在聽到少年恭敬的一聲「您」時不可察覺地蹙起了眉,接著說:「是的。我相信你不是因為忘記這個任務才反覆問了十幾次的。」

  中島敦聽到對方嚴厲的語氣,反射性地縮了縮肩膀,認命地說:「那我去了。」芥川龍之介聞言瞇起眼,深黑色的眼瞳中透露出晦澀的情感。

  中島敦逕直走到那幫不良份子面前,不出意料地看到了一名少女,衣衫襤褸,更令中島敦氣憤的是少女的下體不斷滲出鮮血,場面悽慘。幾名惡煞看到瘦小的中島敦滿臉怒氣的靠近,其中一個將下體尚未收回的穢物塞進褲檔,猥褻的目光游移在中島敦纖細的身軀上。遠處的芥川龍之介見狀,不滿地蹙眉。

  「怎麼了?小弟弟,想要幫這位大姐姐報仇嗎?」他問。中島敦沒有回答,迅速地出拳,打在了對方骯髒的檔部。男人痛苦地叫出聲,同夥見狀趕緊對著中島敦就是一陣痛打。但在他們反應過來發生什麼事的時候,中島敦早已悄悄接近其中一名同夥──俐落地反手過肩摔,令那個高大魁武的男子不可置信地瞪大了雙眼。下一秒,他就失去了意識。

  其餘殘黨訝異地看著這個身材瘦小的少年。剛才中島敦無聲無息地擊倒的,可是他們幫派裡最厲害的大哥啊。求生的本能令他們連滾帶爬地跑離現場,狼狽的樣子中島敦已無心欣賞。

  他蹲下身,看著昏倒後奄奄一息的少女。少女胸膛微微起伏著,但血液仍不斷地滲出,在破爛的襯衫上留下又一道的痕跡。殘忍的畫面令中島敦不忍地伸出手,想要叫醒這位剛從又一次危機中脫逃的少女──

  他的手突然被握住。中島敦靈敏地把被拉住的手往下拉,接著往後跳開了距離。但當他看到來人後,便放下了欲出擊的腿。「芥川先生……」他呼喚著。芥川龍之介瞥了眼少女,說:「你還記得來之前我跟你說什麼嗎?」中島敦沮喪地低下頭,說:「記得:不得救助人質。」

  芥川龍之介讚許地頷首,對呆愣住的少年說:「回去吧。」中島敦擔憂地看向少女,追問道:「真的不能幫助她嗎?至少、至少包紮個傷口──」他的話語被芥川龍之介的雙唇堵住了。

  自從兩人認識以來,芥川龍之介只要有不滿自己的言行就會如此作為。即使這樣的偷襲已有過多次先例,中島敦仍不爭氣地紅了臉。他始終不能理解這個像是自己的導師抑或只是個單純的瘋子的男子心裡想著什麼。

  被偷吻後的中島敦總是會異常的乖巧,芥川龍之介屢試不爽。他牽起中島敦的手,柔聲說:「回去吧。你這次做得很好。」中島敦受寵若驚地看著男人的背影,緊緊回握住了那粗糙的手掌。

  「嗯!」

 

 

 

  那次測驗結束後,芥川龍之介在例行的訓練中對中島敦是愈發的狠戾。一下又一下強烈的攻擊,總是令少年痛苦地癱倒在地。「這樣就不行了?」芥川龍之介鄙夷地說。少年聞言,倔強地站了起來,說:「還好,不算什麼!」眼中流露出的堅毅令芥川龍之介看得出了神,因此沒接下少年接下來的襲擊。

  那是一拳直搗腹部的毫不留情的攻擊。少年沒有預料到男人會沒有防禦,擔心地說:「芥川先生,您沒事吧?」突然的一擊同樣直擊腹部,力道卻遠遠大上好幾倍。昏過去之前,中島敦聽到芥川龍之介說:「在戰場上,不可以同情敵人。」

  可是那是芥川先生您啊。少年沒有說出口的反駁,腐爛在肚內。

  中島敦清醒時視野所及是熟悉的天花板。窗外透進幾縷和熙的陽光,估摸著自己這次昏倒又睡了一整天,少年起身洗嗽。看著鏡子內自己日漸成熟的臉龐,中島敦不知怎的,回想起與芥川龍之介的相遇。

  那時被趕出孤兒院的他年僅十歲。一個孩子實在是接受不了這麼大的打擊,露宿街頭一天後,餓到發昏的中島敦決心去掠奪。只要不被抓到就好。那時的他天真地想著。

  但好巧不巧,他鎖定的第一個目標就是芥川龍之介。男人身穿黑色風衣,周遭環繞著肅殺的氣場。那時的中島敦別無選擇,只好大叫著衝向男人。芥川龍之介在看到那張臉龐時有一瞬間的失神,因此不小心讓中島敦得了手。

  成功獲得硬幣的中島敦買了一塊麵包,坐在路旁狼吞虎嚥著。芥川龍之介在遠處監視著孩子的行動,在對方拐進一條暗巷時不安地跟了上去。果不其然,孩子立刻遭到當地惡霸的綁架。

  再次歷經大衝擊的中島敦看到迎面走來的是自己剛剛搶的男人,以為他們是一夥的,害怕地掙扎著。但當他回過神來,束縛住自己的彪形大漢早已倒下,而且是出自眼前這個弱不經風的男人之手。

  中島敦回想起當時,都會覺得芥川龍之介像是英雄一樣。當然現在也是他內心不可抹滅的強大存在。

  「洗好了沒?」芥川龍之介催促的聲音傳來,中島敦趕緊擦乾臉龐,跑出浴室看著一臉不耐煩的男人。男人手上端著托盤,裡面裝著冒著熱氣的稀飯。中島敦看直了眼。芥川龍之介咳了幾聲來掩飾自己的侷促。「這算是我的賠償吧。昨天那下打的太大力了,對不起。」

  男人低聲下氣的話語令少年不敢相信地張大嘴,接著立刻被對方餵了一口粥。「真難看。」男人留下這句評語便離去了,徒留一臉疑惑的中島敦。

  到了訓練的時間,中島敦一如既往準時來到兩人見面的訓練室。這個房間是全白的,第一次踏入此處時中島敦甚至不小心撞到了牆壁。芥川龍之介的性格與這個全白的房間相差甚遠,中島敦不只一次地好奇男人把這裡漆成白色的目的,但總是問不出口。

  今天芥川龍之介罕見地沒有倚在牆上等待。中島敦百般無聊地把玩著腰間的皮帶,直到他聽見了開門的聲音。他期待地抬起頭,卻看見一身血的男人狼狽地走來。中島敦聽見了,血液一滴滴掉落在地上的聲音。全白的地板此時染上了駭人的腥紅。

  「芥川先生!」中島敦大叫著衝上前扶住男人,對方虛弱的氣息令中島敦慌張得眼眶泛出了淚水。「芥川先生!怎麼了?」少年急切地問。男人沒有回應,任憑滾燙的淚水打在臉上,渲染了未乾的血跡。

  「是… …誰?」芥川龍之介顫抖著說。中島敦撫上對方的臉頰,帶著哭腔地說:「是我。是中島敦啊。」這一句話令男人迅速自少年懷中跳起,手指著前方,睜大了眼喃喃自語:「不是!不可能!你不是他……誰都不能代替他… …」

  中島敦感受到了一瞬間的異樣,但男人那明顯將自己放在重要的位置的話語還是令他紅了臉。下一秒鐘,中島敦就發現了自己一直以來的愚昧。「中島敦已經死了啊……」

  中島敦這才看清楚男人那淚水與鮮血混雜的扭曲臉龐上,承載著的是滿滿的悲傷。「我還活著……芥川先生。我還活著。中島敦還活著!」他隱隱有種預感,卻仍開口勸說。

  「不要騙我了… …他的屍體,是我埋起來的啊。」

  那一句話讓欲伸出手安撫男人情緒的少年,頓時間世界轟然崩塌。他可笑的懸在空中的手,不可抑制地顫抖著。男人突然瘋狂地笑了起來,他笑得很大聲很癲狂,但那其中的憂傷卻被少年敏銳地捕捉到了。

  「不是的!芥川先生您在說什麼!不是那樣的,我……」少年絕望地接近嘶吼地說。「難道說,您一直以來,看著我時心中想著的都是那位已經死去的中島敦嗎?」少年毫無希望地問。

  質問聲與不見停歇的勢頭的犀利笑聲,劃破了少年脆弱的耳膜。

 

 

 

七年後

 

 

 

  在河邊閒晃的太宰治一邊尋找著合適的自殺地點一邊想著該如何應付接下來國木田獨步的地獄式飆罵和拷問。他蹲坐在一塊石頭上,看著潺潺流動的河流,越看越覺得這個地點不錯,於是──縱身一躍。男人的身影消逝時激起了不少水花。

  當太宰治再次回到岸上時,意外地發現拯救自己的是一個瘦小的白髮少年,一雙明亮的眼眸像極了日落時天空絢麗的色彩。他忽然有個想法,一個有些奇特但絕對足夠有趣的想法。「你、你掉進河裡了……沒事嗎?」少年關切的話語傳來。太宰治不屑地「切」了聲,略帶遺憾地說:「──被人救了嗎?」

 

 

 

  命運扣上了它正確行進的方向,卻仍免不了些微誤差。

 

 

 

-----------------------------------------

 

 

 

  加入武裝偵探社這個大家庭後,中島敦日漸活潑起來。對於讓自己入社的恩人太宰治更是滿懷感激與崇敬,儘管對方平時的行為有些脫序。就像是現在彷彿沒有骨頭般癱軟在偵探社樓下的咖啡廳的吧檯椅上,邊接受一旁的國木田獨步的責罵,邊毫不在乎地挑了下耳屎,惹來對方更激動的一陣叫囂。

  中島敦與社員的談天聊到了先前的職業。太宰治饒有興趣地加入了:「那我呢?」中島敦隨意說了些職業,全都沒有猜中。「放棄吧,小子。這傢伙的職業可是偵探社的七大不可思議之一呢。」國木田獨步在一旁說。太宰治微笑著替這個話題加上了高額的獎金,果不其然地看到了少年間發亮的眼神。

  一輪胡亂的瞎猜過後,中島敦腦海突然出現某個身穿風衣的身影,以及平淡的聲線輕吐出的話語。條件反射的,一個答案脫口而出:「……某個黑暗組織的幹部?」

  太宰治忽然銳利的眼神在少年身上遊走,他打量般的眼神透露著一絲驚訝與陰冷。「真是個好答案……」太宰治起身,語帶保留地說。「好了,要回去了。是時候工作了。」

  太宰治離開咖啡廳的步伐如此流暢又自然,絲毫不顧後方國木田獨步訝異的「那個太宰會想要工作!?」以及中島敦疑惑的「所以七十萬有了嗎?」。敦明明只是……太宰治不解地想著。怎麼可能… …?

 

 

 

------------------------------------------------

 

 

 

  「想要在這條街上活下去,就要小心這個男人。」國木田獨步對著一臉忐忑的少年說,接著拿出了一張照片,照片上的男人一臉冷峻,周邊環繞著陰暗的氣場。「只要看到他,無論如何就是逃。懂了嗎?敦……」

  中島敦突然跌坐在地。那張臉孔,過分熟悉了……他慌張地想著。可是怎麼會… …?這是不可能的!「… …敦!你怎麼了?」國木田獨步擔憂的話語自頭上方傳來。

 

 

 

------------------------------------------------

 

 

 

  「芥川前輩!您不必出現的。這裡我來就可以搞定了……」芥川龍之介不屑地一個巴掌打飛了下屬。不顧周圍偵探社的人驚恐的眼神,神態自若地盯上了中島敦一雙… …充滿不可思議的眼眸?

  這樣對待下屬是少年第一次看到的嗎?芥川龍之介不解地想道。接著少年忽然烙下的淚水及一個俐落的招式把自己打倒在地時,芥川龍之介都還未反應過來。

  他正想用異能反擊,卻聽見少年帶著哭腔的嗓音脆弱地說:「讓我抱一會兒就好……求你了… …」

  於是芥川龍之介就用羅生門把莫名纏上自己的人虎打飛了。

 

 

 

Fin.

------------------------------------------------

沉迷敦右癡漢協會無法自拔的作者有話要說:

愛上芥敦後第一個坑完結了灑花!雖然只有四千多字

這個梗我個人很喜歡(虐的可愛啊,就來解釋一下這個私設吧2333

芥芥是敦的搭檔,不知不覺喜歡上敦,但對方在一次任務中身亡,無法接受的他回到了過去,遇到了小時候的敦然後把對方就地辦了

就是這樣啦2333

评论(2)
热度(42)
© Tamm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