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mmy

請勿無授權轉載

【快新】Missing Parts散落的碎片(斗子病嬌向、短FIN)

MissingParts散落的碎片



  「──這就是所有我想說的了。我想過無數種這個時刻的可能性,卻怎麼也沒料到會是現在這個樣子──看看你引以為傲的自尊,被踐踏得遍體鱗傷。所以你為什麼要如此倔強呢?」你說,那雙眸子冷得令我打了個寒顫。

  地窖的室溫比外頭低了十幾度。在炎炎夏日裡我所處的這座牢籠卻寒冷得令我不住地發抖。也許你是對的。我在心裡說。至於為什麼我不說出來?因為我的聲帶已經被親愛的你給破壞了。

  我還記得那是你帶我來到這裡的前幾天。那時我奮力反抗,不斷的掙扎終於令你有點不耐煩了。你的一巴掌狠狠地打在我的臉頰上。高傲如我怎麼會忍氣吞聲,因此在我歇斯底里地咒罵你之後,你便發了狂似的鞭打我。從此之後,我便說不出話來了。

  我想過很多逃跑的方法。我以前是待在警視廳的,我太了解日本的警察制度了。我知道現在我手上所有的證據足以令你吃上一輩子的牢飯,但那些在我尚未逃離的前提下都是無用的。

  有時我會回想我們之間曾有的甜蜜。你看向我的眼神總是溫柔似水。我們可以花上一整天的時間膩在一塊,說著數不盡的情話。但變化是悄悄發生的,你的態度不知何時開始轉變了。你開始產生瘋狂的佔有欲,只要我一秒鐘不待在你身邊你就會發怒,轉嫁於周圍的人事物。

  終於我受不了你了。當我跟你提起要你改變時你的表情卻像是被拋棄的小狗,噢,是較兇猛的那種,我會這麼說是因為你下一秒就衝了上來,用力地掐住我的脖子。

  我的力氣和你相當,但那時的我剛結束了一整天的奔波,早已勞累得沒有力氣去應付你突如其來的攻擊。之後每天都是這樣,我厭倦了,不管曾經多麼愛著你,都是建立在我們平等的基礎上。

  「黑羽快斗,我只說一次,聽好了──我,工藤新一,要跟你分手。」  現在想起,那也許是我最後一句在你面前說的完整的話語。

  之後你便將我囚禁了起來。我的身體在先前的變故下早已受不起折騰了。原本最保護我的身體的人總是你,現在卻是你每日地對我施以暴力。

  當你粗暴地扯下我的褲子時,你嘴上是說著愛我的。沒有擴/張,沒有前/戲,沒有愛/撫,你凶狠的就像我是一個任人糟蹋的玩具。曾經我因此高燒不退,雖然你因此停止了性/暴/力,我的情況好轉之後日子又開始反覆。

  我曾擁有的尊嚴都被你踐踏得七零八落了。但我說不出話來,無法向你要求死去的願望。有時我會想,這樣日復一日的折磨,我的身軀總該有個臨界點吧,到那時就能解脫了。

  可是這副經過歷練的身軀卻該死地堅強。我不只一次地怨恨以前我引以為傲的好體力,但那都是沒有用的。  突然有一天,就是今天。你走近了我,溫柔地注視著我,接著拿出一張紙及鋼筆,對我說:「新一,你有什麼想說的嗎?寫在這裡吧。」我發現這是我以前最愛用的鋼筆。我驚訝於你毫無用處的細心,卻也照著做了。

  僅僅一句話,就輕易打碎了你建構的表面溫潤。這就是我現在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原因。「你是在同情我嗎?我不需要你的同情!」他說著,像極了科幻電影裡碎碎念的瘋狂科學家。

  我顫抖著去拾起鋼筆,又寫了一句話:我所寫的,都是我的真心話。就看你相信與否了,我對自己說。  果然,我失望地看到你生氣地撕裂那張紙,接著又叫又吼的。

  陽光灑了進來,我的心卻已墜入冰窖。明天還會持續吧。我想,然後深深地閉上了雙眼。



  如果把散落的紙張重新拼湊,會發現紙上原本寫著的是「我愛你,我會原諒你的」。




Fin.

-------------------------------------------------------------------

作者有話要說:

這是被考卷折磨的快死了的‧我跟考試之間的愛恨情仇‧快新版233333

快斗要是真的這麼病嬌好像也不錯吃啊www

最近念書念到我好像要退坑了一樣。TTT

评论
热度(19)
© Tamm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