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mmy

請勿無授權轉載

【快新】靜寂之心(靈感來自同名電影、一個溫暖的故事)

靜寂之心

 

 

 

  我覺得自己失敗透了。就在昨天的我的生日派對上,交往了五年的男友突然提出了分手。我想那時的我一定不夠冷靜,竟然稀里糊塗地答應了他的無理要求。他的理由是什麼我也記不清了。但我知道一定跟那個和他走得很近的學妹有關。

  我一個人開著車在凌晨的大街上。我又醉又睏,身體裡卻有一股力量支撐著自己繼續開著車。沒有終點,我也不知道目的地是哪裡。冥冥之中卻像有一股力量牽引著我,來到了這個懸崖。

  我從來沒有看過即將天明的海。海風打在我的臉上,粗魯而強勁的力道幾乎要把我的淚水吹乾。這時的世界很靜,很靜。我只聽得到海浪拍打礁石的聲音,在這令人煩躁的寂靜中它卻帶給了我一股安定的感覺。

  「小姐,你一個人在這裡做什麼呢?」我回頭,問這句話的男子正站在我身後。他的長相很俊俏,我一想到自己現在的狼狽樣子忍不住紅了臉,抹了把眼淚說:「沒什麼。我剛失戀了。」我從來不知道自己可以把這個事實講得如此輕鬆。

  男子的臉上沒有浮現令人厭惡的假惺惺的憐憫,他只是點點頭,像是認同了我的話。接著他說:「你一定很冷又很餓吧。我可以從你車內掉出的酒瓶推測出你喝了不少,現在應該是昏昏沉沉的吧。你的狀態不適合開車,所以可以請你到我家裡坐一坐嗎?我有熱茶跟溫暖的被褥,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可以睡上一會。」

  我看到了不遠處的小木屋,看的出是男子所指的家。理智告訴我應該拒絕陌生人唐突的邀約,我卻答應了:「好。」也許我只是太累了。我告訴自己。

  路上男子告訴我他叫工藤新一。我似乎聽過這個名字,他看著我疑惑的樣子笑了笑。他笑起來真的很好看,令我忍不住紅了臉頰。他說自己曾是聞名日本的高中生偵探。他沒有說下去,我也沒有追問。

  工藤新一的家很小,卻很溫馨。他紳士地替我推開門,我道了謝,卻沒有看到他下意識做出這個動作後一瞬間的僵硬。我在他的浴室裡洗了把臉,把自己勉強弄成可以看的樣子。他看到我打理好後拿出一套床墊。

  我注意到他的房子裡除了他自己的臥室外還有一個房間,於是問:「你總是準備好一個房間的嗎?」也許我說得有些冒犯了,他卻愣了下然後笑了出聲。「事情並不是你所想的那樣,可人的小姐。這是我的戀人的房間。他去世了,但我一直在清掃這裡。」

  我因自己的愚昧羞紅了臉,連忙道歉說:「對不起。我不知道……」「沒關係。」他的眉眼彎彎,無形中有種令人安心的力量。「你可以說說你跟你的戀人的故事嗎?」我問,工藤新一意料之外地沒有猶豫地回答:「可以。

  這是十幾年前的事……

  那時我和他,都只是高中生。我們的命運卻因為兩起荒唐的事故交疊在了一起。於是我和他的交集漸漸多了起來。我發現自己越來越無法把視線從他身上移開。真是奇怪呢……明明是跟我一模一樣的臉龐。

  我不知道他有沒有和我一樣的感覺。我曾害怕過、為此質疑過自己。但後來我知道了。」

  他的眼神溫婉,說:「愛了就是愛了。沒有理由。」作為一個剛被感情傷害過的人,我忍不住出聲打斷了這個美好的故事:「但是愛情總是令人在甜蜜中迷失。」他看著我的目光像是看一個不懂事的孩子。「的確。」他輕聲說。

  「但是那個人,卻是特別的。

  他可以容忍我的不足,會在我鬧脾氣時適時地點醒我;他與我的個性像是天作之合,我們總是互補的存在;他會為了我研究新的食譜,令他從一個對家務一竅不通的廚房恐懼者變成進得了廚房,出得了廳堂的家庭煮夫。」

  他說這些話的目光沒有不甜蜜的。他一定很愛他的戀人。我想。他突然的沉默令我有些不滿。「然後呢?」我好奇地問。他溫柔地笑了笑,說:「你先休息吧。」我熬不過他,只好乖順地躺下。

  我真的太累了,也沒有精力去想我的前男友或是工藤新一跟他的戀人的故事,迅速陷入了夢鄉。我當然不會知道,房門外的工藤新一無力地癱坐在地上。他的喃喃自語很輕,很輕,連他自己都聽得不真切。

  「快斗… …」

  我醒來時陽光很刺眼。我驚訝自己竟然在陌生人家中睡得這麼沉,也有些受寵若驚──工藤新一能放任一個陌生人,把自己的家當作旅館一樣休息,而這個房間還是他的戀人的。

  我迫不及待要感謝這位好心的陌生人先生。當我推開房門時看到的是站在屋子門口,凝視遠方的工藤新一。我只能看到他的背影,逆著光令我看的不太清楚。「……工藤先生?」我猶豫地呼喚著。他轉過身,臉上的微笑仍溫潤完美得過分。

  「你醒了。要不要出來看看海?」他說。我與他一起走出了屋子,看著滔滔海水重複地拍打著岸邊,有時還會有一絲調皮的水滴拍到地上。「觀察久了,就會發現連海浪都是有規律的。」他說,就像個古代的哲人。「我把學校的知識全都還給老師了。」我聳聳肩,心中卻有些遺憾無法與這位成熟帥氣的男子建立更多的共同話題。

  「讓我繼續跟你說說他的故事吧。」回到屋內,熟練地泡了一壺茶的工藤新一對我說。茶香很濃郁,我享受地嗅著,又重重地點了點頭。「接下來我要說的事可能會令你很驚訝,甚至難以接受。你的反應也取決於我是應該把這個故事完成,或是親切地送你回程,我的小姐。」他說。我突然有種預感,也脫口而出:「……你的戀人,是一位男性嗎?」

  他的眸光閃現了一絲詫異。這是相處到現在他唯一令我覺得像是人類的地方。我這才發現隱藏在溫潤有禮的工藤新一的面具下方的,是一個傷痕累累卻倔強的男人。「是的。」他輕輕地說,彷彿下一秒話語就會飄散在空氣中。

  「我不介意的。」我說,並用期待的眼神示意他繼續他的故事。「既然如此,我只好把我和他的故事說完了。他的名字,是黑羽快斗。

  他對我告白了。在一次平凡卻又刺激的見面時。我無法抑制內心的興喜,像個情竇初開的孩子一樣忍不住吻了他。那是我們的第一個吻。至今我仍記得他那尚帶青澀的回應。

  接下來的事情像是順理成章的。我們像普通情侶一樣約會,僅僅是十指相扣就能讓我的心跳不規則地跳動……但世俗是不會容許的,而我和他的身分又是阻隔我們的一重枷鎖。我們反抗過,爭執過,但在過於殘酷的現實面前我們只能妥協。

  她的母親很生氣,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如此溫婉的婦人露出那般神態。她說:『離我的兒子遠點!』我只覺得心臟被拉扯了,硬生生地撕成了兩半,一直以來付出的真心在那一瞬間都變得一文不值。突然我想起我的驕傲──工藤新一應該是不在他人面前流露出脆弱的,而我卻為了他改變了太多。

  所以我做不到放手。我真的太愛了。這個感情一度令我感到痛苦……但現在就連痛苦我也甘之如飴,這是唯一能讓我記起我們曾那麼相愛的事情了。」

  他的語氣很淡。我聽著聽著,臉頰卻濕潤了。他看到我的模樣,有些手足無措地拿了面紙,說:「怎麼了?」我搖搖頭,說:「只是……想起了我跟我的,前男友。」我這三個字說得很輕,卻不禁觸碰到了內心深處的傷口。淚水滑落得更快了。

  他深深地凝視著我,然後說:「哭吧。只有情緒宣洩了,才能遺忘那些過往。」於是我就像個失去心愛玩具的小孩一般,在他的面前嚎啕大哭。他一直說著安慰我的話語。我卻越聽越止不住眼淚。他太溫柔了,真的。

  哭過之後我覺得全身都舒暢了。我看著眼前這個男人,知道他的故事還沒有說完,但我已經不再無理地好奇了。我最後問他:「你為什麼會知道我在懸崖邊?」「因為我一直守在這裡,已經十年了。」他的目光越過我,像是看到了他的戀人──黑羽快斗。

  「我把這裡稱作『自殺懸崖』。因為這是我失去他之後每天都來的地方,我總是坐在崖邊,好幾次差點就了結了自己的性命。之後我在這裡買了棟房子,漸漸地發現有很多人和我一樣。但不是所有人都能忍住悲觀的念頭,於是在第三次我看到一條寶貴的生命消逝時,我就知道了自己的使命。

  也許我是自作多情了,但我仍希望我的故事和小小的言語,能挽回那些珍貴的、獨一無二的生命。就像我和你。明明只是陌生人,但這世間仍有溫情存在。所以我們能暢談自己的不愉快──如何?是不是覺得心情突然開朗了?」

  他笑得像個驕傲的孩子。我傷心他的落寞,感懷他的孤獨。我想我永遠都不會忘記這個男人,跟他的戀人。永遠都會有這麼一個人,在他的所謂自殺懸崖,拯救與撫慰一個個受傷的靈魂。

  回到車內,繫上安全帶。我想我知道了這次的終點在哪裡。

 

 

 

Fin.

-------------------------------------------

深夜是靈感造訪的好時機的作者有話要說:

這次從頭到尾碼的相當順利!原本是去電影院要看《你的名字》但沒看成_(:3 」∠ )_又晃到了文藝的電影院,看到了這部電影的簡介。其實我也沒去看,只是看了DEMO,靈感就突然來了。

所以我就趕快把他碼了出來_(:3 」∠ )_女主是杜撰的!故事走向完全照我的心情2333

评论
热度(16)
© Tamm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