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mmy

請勿無授權轉載
You Don't Own Me Grace、G-Eazy

Suicide Squad衍生(強強、未完)

 瘋子燦X瘋子賢

 搭配Harley Quinn的BGM食用味道更上一層次

----------------------------------




  邊伯賢看著逐漸逼近的全副武裝的士兵,露出了令人費解的微笑。「嘿,Boys。有個好周末嗎?」他問候般地說,並輕輕握住了阻隔他與士兵們的欄杆。「噢,你這迷人的妖精。你是不可以碰這個欄杆的。」一位獨自靠近的士兵對他輕聲說著。

  「可是我很無聊。」邊伯賢的語氣帶上了點撒嬌的黏膩。「你要進來嗎?我們一起玩嘛。我好無聊。」士兵對他說:「不可以。你才讓我的五個兄弟住院了。記得嗎?」邊伯賢一隻手遠離了欄杆,揮舞著手臂比畫著說:「不記得了。我才不記得呢。」

  士兵瞇著眼看著監牢裡對自己露出迷人笑容的邊伯賢,對著對講機說了句:「電擊。」接著他便轉身離去。背後悽慘的呻吟無法令他的腳步停留。

  邊伯賢覺得全身就像是火在燒──或是比這更可怕的,像是痛到有那麼一剎那失去了知覺。他知道自己快要因這毫不留情的電擊昏過去了。真是一群小心眼的傢伙……不就是差點殺了人?邊伯賢想著。半晌他就因痛楚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一旁監視著他的守衛看著已經沒有動靜的邊伯賢,停止了電擊,並關上了圍繞著邊伯賢四周的鐵門。「燦烈……」一聲細小的呢喃像是無意識間發出的,帶著哭腔,餘音散落在牢房內。

 

 

 

  「您好。請問是朴先生嗎?」一位身穿正式西裝的侍者看到來人驚喜地說。朴燦烈頷首,對他說:「我要見的人呢?」侍者立刻指向走廊最後方的房間,說:「請往這邊走。」朴燦烈沒有踟躕地踏入了那個房間。

  朴燦烈看到房內的男人與手中的操作桿奮鬥著,於是清了清喉嚨令對方注意自己。「來啦?」對方嘴中似乎含著糖,含糊不清地說。「等我。這一關快玩完了。」朴燦烈無奈地站在一旁,直到螢幕上顯示「WIN!」的字樣。

  「鹿哥。我現在真的很急。」朴燦烈見對方放下了操作桿立刻說。被稱作鹿哥的男人朝一邊的垃圾桶吐出了嘴中的糖,說:「我知道。因為你那寶貴的邊伯賢,你現在只要能聽到關於他的一絲消息就像是獵犬嗅到血的味道一樣激動。」朴燦烈沉默了。這在鹿晗眼中就像是默認。

  「你想知道什麼?」鹿晗明知故問。朴燦烈急切地說:「位置。他現在在哪裡?」鹿晗笑得眼睛瞇成了一直線,說:「在天牢。郊區的那個沼澤地區。」鹿晗看著立刻走遠的朴燦烈的背影,含笑的眼眸裡若有所思。

 

 

 

  邊伯賢醒來時發現自己身在一間密不通風的黑暗房間中。他習慣性地伸手摸了摸鞋子的左側,感受到尖銳的觸感才感到安心。他環顧著四周,不確定自己剛剛的舉動被多少個監視器或多少雙眼睛盯著。他覺得自己應該表現出安分的樣子,於是乖巧地坐在椅子上──這其中還有他全身除了四肢都被束縛的緣故。

  突然在他前方傳來了光線。邊伯賢瞇著眼,努力看清楚眼前來人的長相。等到他真的看清楚後,他覺得自己笑不出來了。眼前的人們個個穿著厚重的防彈衣以及頭盔,一個穿著手術服的男人被他們護送著靠近邊伯賢。邊伯賢輕佻地吹了個口哨,說:「您知道嗎?您現在看起來就像是被關押的公主殿下。」對方沒有回答,審視般的眼神掃過邊伯賢。

  男人從一旁被推進來的手術檯上拿了根針筒。邊伯賢看到一旁還放了幾筒裝著不同顏色液體的管子。他的鼻子被一根透明塑膠管粗魯地插入,接上了其中一筒管子。邊伯賢的嘴仍不老實地聒噪地說著話:「噢,天哪,該不會要把這些液體注射進我的鼻腔吧?我必須說──你們真缺乏創意。噢,小心點,你弄疼我了!」穿著手術服的男子說:「等一下會更疼。我們這裡有草莓口味、巧克力口味、芒果口味的……你想先試試哪一種?」

  邊伯賢看著五花八門的液體,十分認真地考慮後說:「先草莓的吧。」

 

 

 

  朴燦烈讓手下開著車,自己坐在後座。一靠近天牢的門口,警衛立刻將他們攔了下來。「不好意思,我們是來送花籃的。」手下有禮貌地說。警衛猶豫著說:「但你們不可以進來。」手下只好說:「那你可以幫我們拿進去嗎?」警衛接下了花籃。

  不久後,警衛已被花籃中隱藏著的炸彈炸得只剩下一攤血肉。朴燦烈視若無睹,吩咐道:「開車。」手下趕緊收回探究的目光,將車子暢行無阻地駛進了營區。朴燦烈看著周遭快速變化的景色,絲毫沒有注意到自己的指甲已刻入了手心,留下清晰的血跡。「伯賢……」他呢喃著。帶著難以忽視的不安與焦躁。

  朴燦烈瞥了眼眼前高聳入雲的建築物,心臟緊張地快速跳動著。他現在只想得到邊伯賢可愛的小虎牙跟下垂眼,帶著一絲瘋狂的眼眸注視著自己的樣子。想念是毒素,在不知不覺中侵蝕了朴燦烈的身心。而他知道,只有名為「邊伯賢」的解藥能拯救他日漸上癮的心。

  手下們徵詢著朴燦烈的意見。他說了聲「下車。」後兩三個穿著防彈衣的人立刻跟著他走進了大樓內部。令朴燦烈驚訝的是這棟建築物內幾乎沒有守衛。難道是對那不堪一擊的警衛太過自信了?他思索著。當然……不能排除是陷阱的可能性。

  朴燦烈對著像是實驗室的房間內穿著防塵衣的男人開了一槍。玻璃被子彈輕易地打出了一個個彈孔。男人嚇得倒在地上。朴燦烈身邊的手下拿了一個電腦,上面是一臉恐懼,脖子上還被架著一把匕首的女人。女人害怕地說:「求求你……答應他們任何要求。」男人猶疑著,但內心的正義感仍令他按下了開門的開關。

  朴燦烈等人一闖進實驗室,便一槍打穿了男人的腦袋。他環顧著這個空間,發現了自己要找的東西後,嘴角愉悅地上揚。

 

 

 

TBC.

--------------------------------------------

被樂乎屏蔽了所以把肉刪了心累的作者有話要說:

昨天晚上去看了Suicide Squad,被小丑女跟JOKER的浪漫愛情故事秒到了<3腦洞源源不絕啊

所以就趁著這股興奮勁兒碼了出來,感覺兩個小瘋子的故事會很帶感2333

评论
热度(1)
© Tamm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