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米Tammy

請勿無授權轉載

【塞夏】The Memories Are Not Enough(短FIN)

親愛的到貨啦 @烟雨霖铃 

------------------------------------------

The Memories Are Not Enough

 

 

 

  惡魔先生像是被大不列顛島綁上了枷鎖,無論他遊歷至太平洋上的某個熱情島嶼或是在北極海域上凝視冰山的反光,最後他總是會回到這個位在大西洋一角的島嶼。很久很久以前惡魔是記得原因的,但那些刻骨銘心的感情早已流失在時光中。

  當他從信箱裡取出今天早晨的報紙時,意外地發現了一位舊識。「噢,真高興遇見你。我記得你是……」他用著巧妙的話語試圖套出帶著眼鏡身穿西裝的男子的身分。對方推了推眼鏡,說出的話語令惡魔產生了興趣。「別用你那套忽悠人的技倆。我的名字並不重要──終究在這次寒暄後也會被你拋至腦後的。」

  惡魔用笑容回答對方:「那真是令人傷心的事情。但我的種族使得我不得不忘卻一些在塵世中的事──過於漫長的生命令人無趣。對吧?死神先生。」對方輕笑出了聲:「你的興趣真令人難以捉摸。演戲是件好玩的事吧?也許裝著裝著,就不小心變成了演的那副模樣。」「死神先生是什麼意思呢?」惡魔好奇地說。

  「你心中還有那位少爺的一席之地。」死神先生毫不留情地指出。

  「你一直以來裝作忘了他的樣子。即使有著那愚蠢的契約,說不定有一天就不小心真的忘了呢?」

 

 

 

  「跟您十分相配啊,少爺。」惡魔輕吐出讚揚的話語。換來了少年的一聲冷笑:「連奉承都跟執事十分相像了。」惡魔笑著說:「不敢當。」並補充道:「我可沒有說謊。」少年一身合身的正裝搭配披風,戴著相對於頭來說過於大了的帽子。那張揚的眼眸一只被隱藏在眼罩下,但露出來的湛藍眸子仍不屑地盯著惡魔。少年給的回應是輕哼一聲。

  他腰間的配劍上綴著最華麗的寶石;他的袖口是繁華精細的雷絲花邊;他的皮鞋用的是最好的真皮。他是凡多姆海伍伯爵。他細緻的皮膚像是生來就要享盡榮華富貴,他的高高在上像是一出生就坐在了王座上──惡魔在這時殘忍地打斷了。王座下萬骨枯。惡魔輕聲說著。這個高度是踩著無數人的屍骸堆積起來的。

  惡魔在遠處看著瘦小的少年接受女王賜予的伯爵封號。他的舉止談吐是最完美的執事的樣貌──看!他甚至在無人的角落還帶著公式化的笑容。不過他的寂靜被一位有著紅頭髮的女士打擾了。那位女士柔聲說:「你可以再靠近點看的。對於夏爾來說,你已經相當於他的家人了。」惡魔愣了下,接著低下頭說:「說是家人的話,太抬舉我了。我只是個執事罷了。」

  畢竟惡魔可是打從一開始就想著要把少年拆吃入腹的。

  典禮結束後,惡魔看著前方的少年,如計畫般地說著誘人的話語:「您已經正式成為伯爵了。地位、財富、美麗的未婚妻……這一切都屬於您了。如何?要不要考慮放棄復仇這個愚蠢的念頭,就這樣幸福地生活下去呢?」眼前的少年靈魂嘗起來會是什麼樣的滋味呢?經過苦難淬鍊的靈魂一定相當美味吧。惡魔的唾液開始分泌了。只須等著少年的動搖。

  然而少年的回覆卻出乎他的意料。「那樣是不錯……不過我回到這裡可不是為了得到幸福。我回來是為了戰鬥。背負著夏爾‧凡多姆海伍伯爵之名的我只能前進。」少年堅定的眼神裡有惡魔說不清的情緒。「那怕會背負惡名,我都會將復仇進行到底!」

  惡魔驚訝地瞪大了雙眼。少年沒有躊躇地背向了光明、以高雅的姿態邁向奈洛之地的身姿……如斯美麗,又如斯愚蠢!但惡魔被這份荒唐的美吸引住了。他幾乎在那一瞬間放棄了立刻解決少年的念頭。他決定要再好好培養這個靈魂。到了最後──那靈魂的美味一定… …難以言喻。

 

 

 

  「你無法嘗到我的靈魂的滋味了。」少年對不可置信的惡魔說。惡魔不敢相信自己培育了多年的少年會成為自己的同類,只是疑惑地眨眼。少年轉身的背影脆弱又決絕。在混濁的空氣中對方留下了一句話語。「Don’t come to me.」惡魔站在原地看著少年的身影被迷霧掩蓋。

 

 

 

  死神先生看著陷入了沉思的惡魔先生,自顧自地說著:「你知不知道那位嬌生慣養的少爺現在煮的菜有多好吃?他的住所總是十分整潔;他隔幾年就會更換一次身分證──他的偽裝一直是學生,天知道他把同樣的課本看了多少次……」惡魔因他的話語猛地抬起頭。

  這很奇怪。惡魔想著。他似乎產生了自己無法掌控的情緒──除了食慾之外的情緒。這真的很不尋常。惡魔想。

  「也許,你在想著自己為什麼會有名為心疼與不甘心的情緒?惡魔終究還是會在和人類的相處過程中產生感情的。如果我的推論沒有錯,恭喜你──愛上那位小少爺了。」討人厭的死神先生一語道破了惡魔內心的糾結。「這是不可能的。」惡魔下意識地反駁道。死神先生推了推眼鏡,一副受不了的樣子說:「那就與我無關了。和你談話很開心,賽巴斯欽‧米卡艾利斯先生。」

  惡魔愣住了。這個名字於他來說像是有一個世紀的鴻溝。這一百年的時間裡他不願去碰觸與這個名字相關的任何事物。那座宅邸,那位少爺,那些回憶,看似已經淡忘卻仍銘刻在心。也許惡魔是忘不了了,一切關於夏爾‧凡多姆海伍的事情。

  「但單單回憶怎麼夠呢?」惡魔呢喃著。死神先生轉過身,臨行前說:「所以勇敢的惡魔先生,是時候主動去爭取了。」「你真囉嗦。」惡魔嫌棄地說,卻笑了出聲。

 

 

 

Fin.

-------------------------------------------

太甜了看著心累的單身狗作者有話要說:

謝謝煙煙兒的標題2333我突然發現MEMORY要用複數比較好就改了下

這篇大致是說夏爾變成惡魔之後384回想兩人相處的時光並發現自己的感情後決定勇敢追愛的故事(有點長((好像不用說明#

评论(4)
热度(18)
© 踏米Tamm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