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mmy

請勿無授權轉載

【快新】Reed Is Watching(蠢萌、短FIN)

Reed Is Watching

 

 

 

  工藤新一拿著籃子,尋覓著適合坐下的地點。

  樹根從斷裂的木板縫中探出頭來,像是無聲的邀約;整齊乾淨的草皮上早就沒了位置,有母親牽著孩子的手讓他看看一邊的河流;風從長長的蘆葦間穿過,帶來了一絲騷動。工藤新一看著最靠近岸邊的腐蝕了的木地板,輕輕地走過去。

  這個野餐區布置得很精緻:位在河畔,吃著餐包享受徐徐微風的吹拂──似乎沒有比這更迷人的事情了。蘆葦就在工藤新一眼前,隨著調皮的風的戲弄沙沙地響著。他咬了口野餐籃裡的麵包,又塗上了奶油。

  陽光在閒散的午後顯得特別愜意。幾縷輕柔的柔和光線透過樹葉的縫隙留下了斑駁的影子,風又來作亂,樹影跟著微微搖動。工藤新一手上的麵包鬆軟得不像話,和奶油真是絕配極了。他塞滿了麵包的臉頰鼓鼓的,像偷吃了糖果的孩子。

 

 

 

  黑羽快斗看著工藤新一凝視河流的臉龐,輕輕拍打了下他的肩膀。工藤新一抬頭看著他,視線隨著他坐下的動作慢慢往下。工藤新一說:「怎麼來了?」

  黑羽快斗回答:「沒什麼。意外地看到偵探先生坐在這兒。我想我該做足應有的禮節打聲招呼。」他看到了工藤新一身旁野餐籃裡的餐包,伸手拿了一個。工藤新一無奈地看著他:「我不認為你有延續你剛剛做足的禮節。」

  他無所謂地聳聳肩。工藤新一索性不管他了,繼續凝視著河畔的風景。又一陣風吹過,工藤新一的瀏海飛揚在空中。風落下了,黑羽快斗突然用手順了下工藤新一的瀏海。

  工藤新一的臉怦地紅了。他瞪著始作俑者,結結巴巴了半天硬是一句話也憋不出來。對方靠近他,臉頰同樣的緋紅,說:「你也可以理理我的頭髮。」他掙扎著,最終伸出手,在黑羽快斗柔順的亂髮上輕輕撫了幾下。

 

 

 

  兩個少年背對背坐著,臉頰怪異地紅通通的。突然一頭亂髮的少年指著遠方說:「太陽下山了。」另一個少年轉過身看著被橘紅色渲染的天空,由衷地感嘆了一句:「好美……」

  一頭亂髮的少年聞聲看向他:對方微紅的臉頰在夕陽的照耀下顯得美好得不真切,他的嘴唇輕啟著,像是想說些什麼。透過淡粉的嘴唇能看到他的門牙。少年凝視了很久,直到他看著的對象對他說:「要天黑了。你不走嗎?」

  兩道一個熾熱一個詢問的視線交會在空中。從這裡看過去能看到地平線另一端緩緩落下的太陽,河流在下方做最稱職的裝飾者,然而自私的蘆葦用他的衣服遮住了這般美好的景色。透過蘆葦縫隙間能看到的只有點點橘紅。不過雲朵很橘很橘,因此一旁的遊客沒有因為蘆葦而掃了興致。

  人們交談的聲音在兩位少年的耳中都模糊了,他們只聽到自己的心跳聲在逐漸靠近對方的過程中變的鼓譟。咚,咚,咚。心跳訴說著。訴說著輕觸的唇瓣間的青澀情愫。

 

 

 

Fin.

--------------------------------------

是個小清新的作者有話要說:

最近開通了微博有興趣的人去看看吧d(`・∀・)b

地址<3也許可以看到我的各種比這文更蠢萌的一面哦(啥

评论
热度(18)
© Tamm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