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mmy

請勿無授權轉載

【快新】WITH U(演藝圈AU、短FIN)

演藝圈AU

 

 

 

  今天節目錄製現場來了不少粉絲。頂著刺骨的寒風,少女們仍不懈地呼喊著「工藤新一」或是「黑羽快斗」,各個拿著應援手幅及相機。

  工藤新一一下車看到的就是這麼一副景象。他愣了神,眼眶竟濕潤了起來。身旁的黑羽快斗很快便反應過來,對著少女們比出愛心的手勢,嘴裡不斷說著「謝謝你們」、「我是屬於你的快斗」,或是「當我的女朋友吧」的話語。少女們的尖叫聲響徹雲霄。工藤新一對粉絲們笑了笑,沉默不語。

  節目進行得很順暢。工藤新一依照公司給的定位寡言少語;黑羽快斗和主持人一搭一唱,現場的笑聲此起彼落。

  太好了。工藤新一在黑羽快斗聒噪的聲音中突然想到。我至少還能在被要求退團前有一段採訪──儘管他挺少開口。

  黑羽快斗突然將話題拋了過來:「新一。我和粉絲們你要選哪一個?」工藤新一說:「當然是愛著我的──」語氣停頓了。黑羽快斗期待的眼神令他笑了出來。「粉絲們。」

  主持人看似打圓場的調侃黑羽快斗。黑羽快斗順勢抱住工藤新一的手臂,撒嬌著說「新一選我」,工藤新一覺得自己要將晚餐的飯吐出來了。此舉引起粉絲的一片尖叫。

 

 

 

  回到飯店後,黑羽快斗臉上不再帶有笑容。更多的是擔憂。「新一,你真的沒事嗎?」黑羽快斗關切的話語在工藤新一聽來是如斯奢侈。工藤新一笑著回答:「我沒事。倒是你,不會因為我沒有選你就唉聲嘆氣吧?」黑羽快斗不自然地說:「當然不會。比起我粉絲們更重要。」

  這句話令氣氛降到了冰點。黑羽快斗急忙彌補地對工藤新一說:「新一!我只是開個玩笑,你不要多想。」工藤新一略顯疲倦的臉龐上有一抹牽強的笑。黑羽快斗忘了工藤新一胡亂說了些什麼,只記得他將自己鎖進了飯店房間內。怎麼叫都不回應。

  在哭。黑羽快斗不用證實就能知道。於是他放棄勸說工藤新一,轉而回房休息。

  房內的工藤新一一踏進房間就跌坐在地。他呢喃著:「我做什麼都是錯的……退團通知早晚會發下來… …」他的臉龐上布滿淚痕。

 

 

 

  最初所有人都當這是個玩笑話。在演藝圈工作的人,戀愛緋聞沒有一兩個才是奇怪。網路上的新聞報出工藤新一正與女演員熱戀中的消息並不怎麼受到重視。

  然而愈來愈多的照片,甚至是錄音檔流出。工藤新一與緋聞對象之間似乎不只是炒作話題的關係。粉絲們迅速分裂成兩派:一派支持工藤新一有和女演員交往;另一派說什麼都不相信。

  公司的聲明也發布了。幾千字的文字中強烈地表示否認這樁事件。粉絲們因此不再分裂。工藤新一以為一切可以這樣結束。至少他那時是這麼以為的。

  對方的公司有權有勢。暗中操縱的利害關係不知道有多深。所以當他們發布「工藤新一不承認戀情,女演員哭成淚人兒」的報導時,沒有人敢吱聲。

  惹毛一個大公司,絕對比令小公司身敗名裂要慘。

  工藤新一的公司高層清楚:公司只靠工藤新一和黑羽快斗組成的偶像組合在賺錢。但他們也不敢與大公司交鋒。於是事情一拖再拖。粉絲們極度敏感。工藤新一那方卻始終沒有發表聲明。

  事情都有臨界點。工藤新一看到公司承認戀情的消息,其實只是臨界點到了。

 

 

 

  「我做什麼都是錯的。」工藤新一對著鏡頭說。那雙漂亮的藍色眼眸裡盛滿絕望。「開朗地笑著會被批評……」他繼續說:「哭也會被罵。」

  淚水再度落下。工藤新一低下頭,不願鏡頭拍到自己現在的這副狼狽樣。黑羽快斗的到來卻令他再也忍不住地嚎啕大哭。攝影機停止了錄影。

  工藤新一脆弱地在黑羽快斗的懷中痛哭失聲。黑羽快斗輕拍著對方的背。突然他說:「新一。在一起吧。」聲音小得宛如悄悄話。

 

 

 

  工藤新一回顧那段採訪畫面時,他正窩在黑羽快斗的臂彎中啃著炸雞。「快斗。」戀人的呼喚令黑羽快斗停止觀看畫面,溫柔地說:「怎麼了?」

  工藤新一啃完了雞腿。他問:「你為什麼選擇在那時對我告白?」黑羽快斗說:「因為……我總覺得如果我不說些什麼,你會永遠地離開我。」工藤新一勾起一邊的嘴角,說:「那是事實。」

  「但現在我有你。」

 

 

  Fin.

----------------------------

魚唇的作者有話要說:

在WORD裡不小心打進了方程式結果複製不上來…

LOF啊我錯怪你了(๑•́ ₃ •̀๑)我絕對沒有罵你(๑•́ ₃ •̀๑)

這篇是看了我們明酥在GROW裡的故事後有感而發(´;ω;`)

花癡時間:

今天小姐姐音樂節目三位粗卡(ノ>ω<)ノ

沒有打歌也前三,就是這麼任性ლ(́◕◞౪◟◕‵ლ)

但是

前三的少女們我都有飯。゚(゚´ω`゚)゚。

希望每組都一位的這種心情。゚(゚´ω`゚)゚。世界再見。゚(゚´ω`゚)゚。

评论(3)
热度(19)
© Tamm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