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mmy

請勿無授權轉載

【快新】The Surprise(FIN、黑色幽默)

意外製造公司(The Surprise)衍生

 

 

 

  工藤新一著急地趕到他打工的書店。

  店主看見工藤新一匆忙的身影,沒問些什麼,只讓工藤新一迅速回到他的位子上。工藤新一在櫃檯後方的木質凳子坐下。

  店主出去後,店裡沒什麼人。工藤新一環顧四週,最終從櫃檯下方拿出一本福爾摩斯集。他回想著自己上次看到哪兒了,卻發現自己快把整本書的內容背起來了。

  所以他盯著那些文字,不禁回想起剛剛一面之緣的黑羽快斗。對方有雙漂亮的灰色眼眸。

  中國有句話叫「說曹操曹操到」,工藤新一有些呆愣地看著眼前推開店門的黑羽快斗,想這會不會就是那句話說的情境。

  黑羽快斗也愣住了,接著靦腆地說:「嗨,又見面了。我想著難得有這麼一家裝潢合乎我心意的書店呢,沒想到你是這裡的……員工?」工藤新一微頷,說:「店主剛才出去了。我現在算是半個店主。」黑羽快斗笑了笑。

  「隨意看看吧。希望你會喜歡上這裡。」工藤新一笑著說。黑羽快斗急忙轉過身,走到了分類為「推理小說」的書架旁,認真地挑選起來。

  「你也對推理小說有興趣?」工藤新一放下手中的福爾摩斯集,和這個客戶搭起話來。「噢,是的。不過準確來說,我是對福爾摩斯有興趣。」工藤新一興奮地答腔:「天啊。真的嗎?」

  黑羽快斗突然笑的不懷好意。「我是對福爾摩斯的對手怪盜亞森羅蘋有興趣。我鑽研魔術。」工藤新一一下洩了氣,說:「魔術師和怪盜有什麼關聯?況且都只是裝模作樣的騙子罷了。」黑羽快斗回道:「那麼偵探充其量也只是跟在怪盜背後吹毛求疵的評論家罷了。」

  兩人都愣了下。工藤新一有些後悔自己的直言直語──要知道,黑羽快斗可是這間生意潦倒的小書店難能可貴的客人啊。但黑羽快斗只是笑了笑,說:「你等一下有沒有空?」工藤新一回答:「我不能離開這裡。店主要很晚回來。」

  突然門被推開,店主提著大包小包站在店門口,笑著對工藤新一說:「沒關係。我今天挺有空的。你工作到這個點就可以了。去陪這位先生吧。」「可是……」黑羽快斗替工藤新一反駁道。店主走近他,悄聲說:「快實施你的綁架計畫吧。」

  黑羽快斗瞬間紅了臉,支支吾吾卻無法回嘴。工藤新一奇怪地看著兩人的互動。

 

 

 

  成對的男女在舞池中隨著音樂舞動。華爾茲及探戈,看在工藤新一的眼中都是如此陌生。就像上個世紀的東西。

  工藤新一看向與服務生攀談的黑羽快斗。對方穿著一身西裝,自己的牛仔褲配上休閒T-SHIRT顯得格格不入。但他沒有提出,轉而忿忿地咬了口檸檬派。太甜了。工藤新一想。

  黑羽快斗體貼地說:「怎麼不吃?是不合胃口嗎?」工藤新一誠實地回答:「嗯。太甜了。」「我來嘗嘗。」黑羽快斗就著工藤新一咬過的地方咬了口。「我倒是覺得剛剛好呢?」工藤新一看著對方不經意的動作,心臟跳動的聲音突然清晰了起來。

  「你想跳舞嗎?」黑羽快斗對工藤新一說。工藤新一猶豫著,說:「我不是……很擅長舞蹈。你知道的,韻律這種東西… …」黑羽快斗善解人意地笑笑。接著他走進舞池。

  剛才服務兩人的服務生站在一旁,和工藤新一一同看著黑羽快斗禮貌地執起落單的一位中年女性的手。黑羽快斗笑了笑說:「要跳探戈嗎?」對方答應後,他把自己的右手搭在對方的肩上,左腳先往後踏一步,右腳隨之移動。他嘴角的弧度像是排演過了上千次的完美,眼神專注而深邃。

  「黑羽先生是個紳士,不是嗎?」服務生對著工藤新一說。工藤新一贊同。「黑羽先生很少帶朋友來的。」服務生補充。工藤新一只是點點頭。

 

 

 

  工藤新一和黑羽快斗並肩走在街上。黑羽快斗對著心不在焉的工藤新一說:「你似乎不喜歡跳舞。也許我可以帶你去別的地方?你只要提出你的要求就好了。」工藤新一正想婉拒,卻又看到黑羽快斗眼底的期盼,猶豫後還是沒有拒絕:「好啊。我們可以去福爾摩斯的聚會之類的?我對英國的貝克街朝思暮想。」黑羽快斗無奈地說:「那我只好去魔術師的集會了。」

  不過,也要等到我們都活到那時候才有可能了。工藤新一在心理煞風景地想。「話說回來,我還沒有問你呢。你是選擇不知在何時、何地,安靜地離去嗎?」黑羽快斗說。工藤新一回答:「是啊……怎麼了?」

  黑羽快斗停在斑馬線上,嚴肅地盯著遠處疾駛而來的一輛卡車。「你說,這會不會就是我的『那時候』?」工藤新一慌了,但他知道如果這真是黑羽快斗被安排的時間的話,他再做什麼也沒用了。於是他站到黑羽快斗的身旁。兩人凝視著不知停下的卡車。

  「我有些緊張… …我可以牽你的手嗎?」黑羽快斗突然說。工藤新一看著他認真的側臉,主動握住了他的手。黑羽快斗反客為主地改成了十指交扣。工藤新一透過交握的手甚至感受得到對方的心跳。

  卡車離他們愈來愈近了。工藤新一知道他有極大的可能和身旁的這個人一同在此時此地死去。

  但他竟然沒有一絲的緊張。

  也許本來就是懷著尋死的心的人,在什麼時候死去都不會感到訝異或後悔。工藤新一這麼說服著自己。直到卡車從兩人身旁呼嘯而過,撞壞了後方的圍牆,被迫停下時,工藤新一都沒有反應過來。

 

 

 

  黑羽快斗送工藤新一回到書店時說:「雖然沒有死成很遺憾,但我想要在我們都離去的某一刻之前告訴你……

  我只想和你一起被卡車撞死。」

  工藤新一強壓下心裡的躁動,說:「我也是。祝我們能再相遇。」「活著嗎?」黑羽快斗打趣道。「當然了。再見。」工藤新一說。黑羽快斗的身影消失後,工藤新一終於忍不住羞赧地摀住紅透的臉頰,嘴裡嘀咕著:「我剛剛都做了些什麼……」

 

 

 

  之後無數次的見面都順利地進行著──「順利」對兩人而言就是能活著見到彼此。工藤新一發現自己漸漸沉溺於黑羽快斗的溫柔,對方的每一句話、每一個眼神、每一個簡單的動作,都能在不自覺間令工藤新一心動。

  這種情緒遭一個人控制的感覺糟透了。工藤新一看著自然地和自己十指交扣的黑羽快斗想。但是又無法抽身。結論是……我果然,瘋了吧。

 

 

 

  工藤新一是在一個月後收到來自父親的簡訊。內容挺簡短的,只有一行字:「你到底要拖到什麼時候?」工藤新一像是瞬間被冷水潑了全身,從不切實際的美夢中被拖回了現實。

  工藤新一回撥了。他的父親很快地接起電話。「我相信你知道我的意思。對於黑羽快斗,是時候收斂了。然後你要做的只是──找個時機下手。」

  工藤新一的聲音無法抑制地顫抖:「我知道。我知道。再一下就好。我還沒有……做好準備。」父親的清冷的嗓音透過了行動裝置傳到工藤新一耳邊:「不可能。我知道現在是最好的時機。你這一個月以來做的很好。他已經對你著迷了。」工藤新一因太過直白的用詞紅了臉。「他現在對你全然沒有防備。看看那個第一次踏進公司時嚴肅冷漠的小夥子,現在笑容溫暖得像什麼樣──而且只對你。你真的做得很好。要是下不了手的話我可以再從公司派一些人手──」

  工藤新一打斷了:「不用了,父親。我可以搞定。」對方十分滿意這個回答,說:「我要在明天中午前看到他在我的停屍間內。」「那當然了……父親。」工藤新一回答。

  工藤新一走回旅館的房間。要出去旅遊是黑羽快斗提出的。對方那時燦爛的笑靨還歷歷在目:「要是我們在你最喜歡的貝克街一同死去,不是挺浪漫的嗎?」工藤新一無法接受這個詭異的說詞,但他接受和黑羽快斗旅遊的提議。所以現在兩人在英國的一間旅館內投宿。

  黑羽快斗坐在床沿看電視,看到工藤新一時只是朝他笑了笑,工藤新一瞥了眼電視上的節目──一個知名的魔術秀,在心中想到:果然是黑羽快斗。接著他走進浴室,他的隨身背包中藏著一把手槍。工藤新一拿出當初黑羽快斗在崖邊撿到的盒子,裝進了手槍內。

  黑羽快斗竟然沒有發現這是子彈的事實。工藤新一覺得這個偽裝做的太完美了。而現在一切都準備就緒,工藤新一要做的只是子彈上膛,在黑羽快斗反應不及的時候一槍──斃了對方的命。

  該死。工藤新一想。該死的家族事業,該死的黑羽快斗,該死的命運。為什麼要讓我們在最正確又最錯誤的情境相遇,又殘忍地把我們推開。

  該死。走出浴室時,工藤新一仍在心中暗罵。他的臉上已滿是淚痕。黑羽快斗見狀,也不管魔術秀正到了精采的部分,上前著急地詢問:「怎麼了?新一……」

  他一定看見了。工藤新一絕望地想。殘破不堪又虛偽的自己,和那把閃爍著金屬光芒的槍。工藤新一在黑羽快斗耳邊低語道:「快斗。我愛你。」接著──

 

 

 

  槍聲劃破天際。

 

 

 

FIN.

---------------------------------

絕對沒有BE的作者有話要說:

這是原著的劇情…其實我覺得結局就這樣也挺不錯的(´・ω・`)

可惜原著最後還是HE了 各種傷感啊(X

最後花痴一下:

毛毛要來開FM了!MV 17號要出了!專輯照出了!天啊正秀妍ε٩(๑> ₃ <)۶з

评论(3)
热度(16)
© Tamm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