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米Tammy

請勿無授權轉載

【快新】The Surprise(TBC、黑色幽默)

意外製造公司(The Surprise)衍生

 

 

 

  法國。

  黑羽快斗坐在他那年邁的老母親身旁。他戴著耳機,搖滾樂曲的旋律不停撞擊耳膜。他知道如果拿下耳機,這個房間會安靜得如同墓園,所以他想逃避,便裝做享受音樂的樣子跟著節奏搖擺。實際上,他連這首歌的歌名都不清楚。

  突然,女人沙啞的聲音穿透了搖滾音樂:「快斗。」黑羽快斗趕緊取下耳機,認真的凝視他那躺在大床上的老母親。

  「我要走了。」母親說。黑羽快斗嚴肅地走來坐在床沿,沉默不語。

  一旁的母親在黑羽快斗的視野死角睜開了一隻眼睛,發現自己的兒子還是那副淡漠的神情,於是用盡最後的力氣,說:「你還是這樣。你真的有情緒嗎?」

  黑羽快斗露出訝異的神情。他恭敬地回答:「有。我當然有。」「可我看起來不像是呢?」

  不待黑羽快斗意料中的反駁聲傳來,老母親繼續她的最後的話語:

  「剛剛你是什麼樣的情緒?解脫?」她觀察著黑羽快斗的動容。

  「悲傷?開心?」不是咄咄逼人的語氣,她的話語中是不易察覺的溫柔。

  黑羽快斗不再回話。半晌,身旁的女人再也沒有了話語。黑羽快斗緩緩起身,接著驚慌地說:「媽?」

 

 

 

  所有人都拿著一把黑傘;他們的穿著都是沉悶的黑色;他們面如死灰。黑羽快斗聽著眼前的牧師以哀傷的語氣陳述:「黑羽夫人生前十分熱心助人。她設立了自己的慈善機構,並把一生的積蓄都用在……」

  冗長的儀式結束了。黑羽快斗對每個前來致意的人握手。他的臉上是符合此情此景的哀傷。噢,不,也許他只是面無表情。

  下一個也是最後一個的弔喪客是個慈善機構的創辦人。他有些猶豫地在和黑羽快斗握手後說:「黑羽先生。我們很感謝您的捐獻。只是……我們想做個確認。」黑羽快斗挑眉,自認為做足了疑惑的神色。「是這樣的。您真的很慷慨。但是這次的捐獻恐怕慷慨到… …您有破產的可能。」黑羽快斗笑著回答:「是這樣嗎?」

  「是的。」黑羽快斗不待對方說完,轉身就離去。「啊!黑羽先生!」一旁的人隨口評價了句:「黑羽先生今天看起來心情很好。」「似乎是。他的臉上帶著笑容。」

 

 

 

  黑羽快斗把車子開到附近的懸崖。

  他從崖邊望下去:海浪拍打著礁石,每塊礁石都尖銳到只要他縱身一跳,就能要了他的小命。

  他覺得這裡再理想不過了。然而他只是在懸崖邊徘徊。他一看到那見鬼的高度、想到海裡的魚,就渾身不對勁,只好回到車上。

  突然,遠方駛來另一輛車。來這裡的人絕對不會是單純欣賞風景。也許車裡的人和黑羽快斗有一樣的目的。

  黑羽快斗看著車上下來了兩個人:一個人穿著體面的西裝,顯得十分年輕;另一人的頭髮和鬍子都已經花白,臉上更是布滿了皺紋。對方也發現了黑羽快斗。年老的那位帶著笑容對黑羽快斗打了招呼,接著在另一人的攙扶下坐上了輪椅。

  一陣暴雨突如其來的降臨。黑羽快斗想看清眼前兩人的行動,但一切都被掩飾在雨水中。他看著車窗上的滂沱雨水,只能隱約看見兩人朝懸崖走去。當黑羽快斗再看清對方時,輪椅上已經沒了人影。

  他感到一股預感。這似乎是可以解救膽小又倒楣運的他的方法。他在雨停後趕緊走到那兩人最後出現身影的地方,在地上發現了一個長方體的盒子。盒子上工整的印刷體字樣為:ELYSIUM。黑羽快斗滿意地看到了地址。

 

 

 

  黑羽快斗照著盒子上的地址來到了這間「ELYSIUM」公司門下。他進入公司,對著櫃台人員打了個招呼。

  「你好。有什麼我可以為您服務的嗎?先生。」黑羽快斗說:「我撿到了這個… …」櫃台人員露出不解的神情,黑羽快斗立刻用英語重複了遍:「我撿到了你們的一個同事的東西。我想這一定很重要,所以我來歸還了。」

  櫃台人員看了眼黑羽快斗帶來的盒子,看了眼身旁堆積如山的一堆一模一樣的盒子,說:「嗯… …謝謝您的歸還。我想我的同事一定很著急。」黑羽快斗注意到了,他尷尬地笑了笑。

  「您還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黑羽快斗躊躇地說:「沒有。沒有了。」於是正要離去。突然電話聲響起,櫃台人員趕緊叫住黑羽快斗,並接起電話。「先生。經理有事找您。」櫃台人員說。

 

 

 

  黑羽快斗來到了這間公司的二樓。他沿路尋找經理的辦公室。他看到了一間門敞開的房間內,有一群員工正製作著手工百合花。

  不遠處有對年邁的夫婦和一個身穿西裝的青年。「祝你們旅途愉快。也許我可以說『一路順風』?」青年──想必是經理了──對著老夫婦說。老夫婦向他道了謝。

  經理看到了黑羽快斗。他微笑著說:「你就是黑羽快斗先生了。」黑羽快斗不明就裡地握手問好,接著被領進了一旁的辦公室。

  「請坐。」黑羽快斗拘束地坐在皮質的沙發上。經理在電腦確認著什麼,口中念念有詞:「我知道了……」

  經理笑著向黑羽快斗走來,說:「您是為了什麼才來這裡?」黑羽快斗想用對付櫃台人員一樣的說詞,但他知道這位經理已經把自己的底細摸得差不多了。所以他無措地沉默了。

  「我相信您來到這裡的目的是為了──快樂地、舒服地、輕鬆地走吧?

  您可以稱呼我們為旅行社。我們提供人生中只有一次的『最終之旅』。我們保證會將一切安排妥當。您不用擔心。」

  黑羽快斗仍有些疑慮。於是經理帶著他來到了另一間房間。「請隨意看看。」黑羽快斗看見了房內電視上的這家公司的廣告。

  黑羽快斗注意到外面有另一輛車子停下。他注視著從車上走出的男子,對方有著與自己相差不多的容貌。「……黑羽先生?」

  黑羽快斗回頭,發現經理不知何時已站在房間內。「對於我們提供的服務,您感到滿意嗎?」黑羽快斗無法卸下拘謹的防備。經理善解人意地笑了笑,說:「我們提供兩種選項。」

  「一.您可以自由選擇自己想要離去的時間點。在心愛的人身旁離去是目前最受歡迎的選項。」黑羽快斗想起了母親的喪禮,搖了搖頭。

  「二.您不會知道在何時、何地、以什麼樣的狀態,平靜地離去。」經理維持著得體的微笑。黑羽快斗毫不猶豫地說:「我選擇後者。」

 

 

 

  員工對著黑羽快斗說:「請問您是信佛教?基督教?天主教?」「天主教。」黑羽快斗說。員工對著對講機說了聲:「五樓」。

  黑羽快斗來到的樓層整齊地擺放了各式各樣的棺材。「請您自由選擇。」員工說。黑羽快斗覺得自己的選擇困難症又犯了。

  「不好意思。請問你們這裡有環保材質的棺材嗎?」剛才在樓下看到的男子也在這層樓裡,黑羽快斗說:「噢,我想沒有。」對方恍然大悟地詢問:「請問您是員工嗎?」黑羽快斗搖搖頭。

  對方不好意思地說:「抱歉。我以為你是。」

  黑羽快斗注視著男子漂亮的藍眼睛,突然說:「黑羽快斗。很高興認識你。」「工藤新一。」對方趕緊回答。

  「不好意思。先生。請問你們選好了嗎?」員工打開電梯門,說。工藤新一悄聲對黑羽快斗說:「我都忘了。客戶間不能交流。合約上有註明。」接著對員工說:「還沒呢。也許你可以幫我選擇?」「那當然。」員工答道。

  「那請問這位先生。你呢?」黑羽快斗想了想。隨意地指了離自己最近的雪白的棺材。「西伯利亞的木頭。好選擇。」員工說。

  黑羽快斗在離去前對工藤新一說:「很高興遇見你。再見。」

 


 

TBC.

-------------------

高產的作者有話要說:

看了電影《The Surprise》(意外製造公司)腦洞就停不下來σ ゚∀ ゚) ゚∀゚)σ 

於是我超高產,自己都被自己感動了(哭((X

评论(2)
热度(20)
© 踏米Tamm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