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米Tammy

請勿無授權轉載

【快新】營火下(短FIN、甜)

營火下

 

 

 

  工藤新一抹了把額上快落下的汗珠,專心致志地生火。一旁的黑羽快斗悄悄靠近,突如其來「哇」的一聲沒有嚇到工藤新一,反而招來一記漂亮的側踢,正中黑羽快斗的腹部。

  「新一… …」黑羽快斗微弱的喊聲傳來。工藤新一小心翼翼地放置木炭,壓根不把黑羽快斗自作自受的求救聲放在眼裡。「嘿,有閒情逸致玩些幼稚把戲的黑羽快斗同學。請問你沒有發現周圍的人都或忙著生火,或準備著食材嗎?請你行行好,去幫那位洗菜洗到掉到洗手槽的同學一把。我相信他快把我們分量恰好的高麗菜洗成只剩一半了。」工藤新一說。

  黑羽快斗環顧周遭,看到了一組一組忙著野炊事務的學生,當然包括工藤新一提及的那位對於洗菜很苦手的同學。但他只是聳肩,繼續跟工藤新一攀談。「那種事情交給別人去做就好了。」

  工藤新一瞪視著黑羽快斗,那湛藍的眼眸像是在控訴。「快斗,我相信你不會忘了教官口口聲聲說著的『團隊互助』吧?」接著他說:「我們這次可不是出來玩的。學校安排的是令我們能學到些什麼的課程,而這次晚餐的準備工作能學到的便是合作。」

  黑羽快斗不吭聲了,到一旁切著蔬菜。這可不代表我服氣了。黑羽快斗想。刀子靈活地切動,迅速切成一盤的切丁蔬菜。一旁同學正想斥喝黑羽快斗不合群的行為,但看到這場面後只是淡淡地吩咐黑羽快斗將蔬菜丟進鍋中。工藤新一莞爾。

 

 

 

  這個野營活動為兩天一夜。
  野炊活動結束後,工藤新一和黑羽快斗所在的班級帶隊來到了集合場。「第一天的晚間活動為營火晚會。」教官的聲音迴盪在偌大的廣場中。「全體同學,坐下!」透過麥克風的尾音一落,將近五百人的學生便同時坐下,同時大聲地喊道:「謝坐!」

  發言的教官滿意地頷首,接著話鋒一轉:「同學們,請問你們知道你們一生中會有幾次營火晚會嗎?」窸窣的討論聲傳來,教官頓時不滿地皺眉。「停。全體起立!」學生們整齊劃一地起身並喊了聲「上!」

  「我不是叫你們聊天、討論。我相信剛才我只提出了一個問題,而你們的小嘴除了回答這個問題外,不能用來發出任何聲音。聽到了沒有?」「聽到了!」全體學生齊聲說。

  教官再次說:「我沒有聽到任何聲音。不會是沒有吃飯吧?我看剛才各位都享用自己做的餐點,十分飽足啊?再給我回答一遍──有沒有聽到?」「有!」所有人扯著嗓子吼,令那個單詞顯得震耳欲聾。

  「很好。那麼,有沒有人要回答我的問題?」教官環視站著的不安地扭動身體的學生們,直到有一位自告奮勇地舉起手。「不錯。我欣賞你的骨氣。」頓時一陣笑聲傳來。

  剛才舉手的黑羽快斗看著將自己的手臂抬起的始作俑者──工藤新一──露出了無比怨恨的神情。對方笑了笑,黑羽快斗覺得那一口白牙沒有這麼礙眼過。

「嗯… …我想是四次?」

  一片沉默過後,當黑羽快斗覺得自己快承受不住眾人的視線和教官打量的目光時,終於傳出了結果:「恭喜你。這位同學。你答對了!這四次分別是:國小、國中、高中的畢業旅行以及現在。」黑羽快斗放鬆得差點坐下,一旁的工藤新一忍不住笑了出聲。「請各位為這位同學鼓掌,並且,因為他答對了,各位可以再次坐下。相信各位不會再犯一樣的錯誤。」掌聲和精力飽滿的一句「謝坐!」在廣場內久久地迴繞。

 

 

 

  零碎的火星飛到地上,閃爍了微小的光芒後漸漸黯淡;營火在晚風的吹拂下不停地晃動,像個身穿金黃色舞衣的舞孃,扭著身軀,曲線曼妙優美;冉冉的煙霧升起,迷濛了工藤新一的側臉。

  工藤新一和黑羽快斗所在的是隊伍的末端。黑羽快斗看著身旁盤腿坐著的工藤新一的側臉:斑駁的火光在白皙的臉龐上晃動,高挺的鼻樑和薄唇,以及一對凝視火光的深邃眼眸。黑羽快斗發現自己竟有一瞬間產生了吻上去的念頭。而他的確這麼做了。

  工藤新一的唇很軟,黑羽快斗感受對方唇上乾燥的觸感。僅僅是貼著雙唇,二人凝視著彼此。工藤新一的臉頰看上去又紅了幾分,淡粉的色彩在搖曳的火光下顯得不真實。

 

 

 

  前方的人隨著高亢的音樂聲忘我地起舞時,隊伍末端悄悄地滋生了愛苗。

  真誠地、隱密地、在營火的遮蔽下,黑羽快斗輕輕吻上了工藤新一。

 

 

 

 

 

Fin.

--------------------------------

作者有話要說:

The End of The Tour系列難產中,請稍待片刻(ゝ∀・)

快(→)(←)新向

這篇內容大多是我這兩天的親身經驗_(:3 」∠ )_

喊「上」、「謝坐」那邊是我練到沙啞的怨念(つд⊂)

順便有人要吃Troye Sivan的Youth的安利嗎←超好聽TTTTTTT

评论(6)
热度(22)
© 踏米Tamm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