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米Tammy

請勿無授權轉載

【快新】The End of The Tour DAY 2 NIGHTTIME(同名電影梗、未完)

寂寞公路/旅途終點衍生

 

 

 

  「你還沒有問他嗎?」電話另一頭主管的語氣聽起來既不解又無奈。在飯店房間落地窗前佇立的黑羽快斗看著窗外的車水馬龍,回道:「嗯。我說不出口。」「拜託,黑羽。他不是你的朋友。這是工作,你的工作就是訪問,從工藤新一的嘴中得到你要的資訊:他有沒有吸食古柯鹼。就是如此。」

  黑羽快斗呆立著,半晌才回應:「沒錯。我明天一定會問出來的。」

  斷線的機器冰冷重複的聲音傳來。黑羽快斗放下聽筒,將它放到電話基座上,接著躺到了一旁的床上。他順手按下錄音機的按鈕,熟悉的嗓音傳出:

  「黑羽先生,你似乎對於我家中的一景一物都十分感興趣。」

  黑羽快斗聽出這是第一天在工藤新一的家中,他們倆人談話的其中一部份。

  「噢,我對於我的行為感到抱歉,但… …我無法將我的目光從那張海報上移開。那似乎是這間房子裡唯一具有藝術氣息的東西了。」

  「嘿,我現在才發現這個事實。你知道,有些女人很美,卻是那種太過於完美無缺的美麗,因此當你看著他們擺出的撩人姿勢時,你不會產生情慾。但像這個歌手,就像是你身邊隨處可見的女性一樣,美麗而庸俗。你無法想像那些雜誌上的女人與你做愛吧?但這個歌手我覺得可以。我想像得出。」

  「這倒是真的。我喜歡她那有特色的低沉深厚嗓音。」

  「就像在與你做愛時發出的聲音一樣嗎?」

  「噢,我不敢說。」

  接著是笑聲和些微的雨聲攪和著。黑羽快斗依稀記得工藤新一說出那些話時微微泛紅的臉頰,像是個情竇初開的少年,裝作對於性很了解的成熟樣貌,內心卻仍對這類話題感到羞澀。

  又一段對話流瀉而出。黑羽快斗記得這是今天早晨出門前自己對工藤新一的問話:

  「嘿,作家先生。我們要去美國的哪裡?」

  「一個很遠的地方。有著跨了一個美洲的我的書迷的地方。」

  「你還挺了解自己的書迷的。」

  「我把這句話當作是讚美。」

  「噢,它是。它是的。先生。」

  黑羽快斗切斷這個對話,在床上翻滾了幾圈,意料之中掉到地上的疼痛沒有傳來,他這才想起自己的主管替作家先生和自己訂了兩間雙人房。這個床是雙人床。

  黑羽快斗起身,停止那個幼稚的行為。他想他知道了自己的目的地。

 

 

 

  有規律的敲門聲響起。工藤新一有些詫異地推開門,看著笑容靦腆的記者先生。「嘿,我想我們可以有一段私密的對話… …沒有錄音機的那種。」工藤新一即刻答道:「那當然。請進。」

  工藤新一的房間如黑羽快斗今天瞥見的一般髒亂。工藤新一有些不好意思地開口:「我不太擅長這種。」「沒關係,我不介意。」黑羽快斗說,不禁想起了採訪前自己對工藤新一的家中抱有的最低限度的標準:有個落腳處就好。工藤新一的家沒那麼糟糕,他的飯店房間倒是滿足這個準繩。

  「所以… …記者先生半夜來我的房間要做什麼?不是採訪的話… …」

  「那些老掉牙的影集。」兩人同時接上話。接著看了眼對方,都不禁笑出聲。

  「與你相處很愉快。」工藤新一說,語氣真摯得像是真心的。

  黑羽快斗卻突然沒了聲音。震耳欲聾的寂靜蔓延在兩人間,黑羽快斗掙扎著,終於開了口:「我的主管說我有必須從你這兒知道的事。但那… …」「太隱私了,對嗎?」工藤新一回答時的嗓音像是那位他們一起談論過的女歌手,低沉又深厚。

  「我知道你要問什麼。我只是在等你開口。」工藤新一的目光銳利,像是知曉了黑羽快斗的所有企圖;看透了黑羽快斗所有的偽裝。「我、我並沒有… …」黑羽快斗停下了,他發現狡辯只會讓事情愈演愈烈。

  「深夜的記者先生,帶著藏好的從未關上的錄音機來到我的房門前,說他想要有一場『私密的』談話。我相信了。當然,誰會懷疑善良的記者先生呢?任誰都不會懷疑記者先生對毛利小姐有所企圖,只會覺得記者先生既健談又友善。我也是這麼覺得的。」

  工藤新一的字句像是沉重的大石,壓在黑羽快斗的胸口,令他難以呼吸。「對… …作家先生說的都切中要害。不幸的都切中了要害。」黑羽快斗直視工藤新一那雙藍色的漂亮眼眸,眼神堅定又憂傷。工藤新一微微喘著氣,像是要藉此令自己冷靜下來。他說:

  「聽著,我不是這麼易怒的人的。只是我們的關係從一開始就建立在虛假之上。虛假的表面平和,誰沒有在暗中較勁?尤其是你,黑羽先生。你也是作家,而我相信你一定是個才華洋溢的作家,所以我會害怕。害怕你在文壇的地位總有一天會超過我。在相處的這些時日裡你從我這裡得到了太多了。太多了。」

  「再來,談談我們都喜歡的毛利小姐。她曾經和我交往過。你不會知道這件事的,除非我像現在這樣對你說出口。所以我對你的埋怨也無法說出口。」

  「這就是我說的虛假。我們的談話、笑聲,都建立在記者與被採訪者上,這個關係是可以很虛偽的。」

  「你所知道的『工藤新一』只是我想要展現給你的那一面。我可以在那副面容上塗上任何色彩──任何不屬於工藤新一真實的色彩。」

  工藤新一的藍眸盛滿了憂傷。「黑羽先生,這一切都很好,但它不是真實的。(It’s nice. It’snot real.)」

  就在工藤新一話音落下的那一刻,他的唇被眼前的黑羽快斗附上了。這一切都來的如此令人措手不及,因此當唇舌交纏時,工藤新一無措地第一個反應就是:咬。

  血腥味蔓延在兩人的口腔中。黑羽快斗擦拭嘴角流出的唾液。他的眼神有著野獸般的凶狠。「這是我的答覆。」

  工藤新一這下是真的被嚇到了。黑羽快斗關上門的聲音傳來時他都愣在原地,沒有反應。

 

 


DAY 2 NIGHTTIME OVER

-----------------------------------------

勤快的作者有話要說:

我覺得我挺高產的(・ω´・ )←自己說

所以第一胎都會比較困難,接下來有經驗了就順暢了(啥

基於上次只有一個小天使來抱大腿求不虐所以... ...

我還是虐了(ゝ∀・) ((#

不過有親到ㄟ應該不算虐ㄅ((依舊自己說

评论
热度(12)
© 踏米Tamm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