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米Tammy

請勿無授權轉載

【快新】The End of The Tour Day 2(電影梗)

  寂寞公路/旅途終點衍生

 

 

 

  「早安,有個美好的夜晚嗎?」工藤新一看著睡眼惺忪地走出房間的黑羽快斗問,對方有些尷尬,隨意的應了聲:「噢,有的。」便走進了一旁的浴室。工藤新一不再追問,轉而點起了菸。

  「嘿,一早就這麼刺激肺部?」較剛才神清氣爽了點的黑羽快斗顯然有了多餘的心思調笑。工藤新一瞥了眼穿上大衣的記者,說:「人生需要刺激。來一根嗎?」「謝謝。」黑羽快斗沒有客套地接下了。

  「你今天的安排是?」黑羽快斗拿出錄音機問道,嘴裡叼著菸。「新書巡迴。」工藤新一答。

 

 

 

  位在美國另一端的工藤新一的新書巡迴場地花了二人一趟空中行程的時間到達。「我們該如何到達目的地?」「我聽說會有接待。」二人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話,突然機場入口處一名金髮女人對著他們──準確的說是工藤新一──招手,方才無頭蒼蠅般的記者和作家趕緊走過去。

  「你一定是工藤新一了!」女人握住工藤新一的手,露出燦爛的微笑道。「噢,是的,我是。」工藤新一侷促地答。一旁的黑羽快斗禮貌地握了手,說:「我是黑羽快斗,《滾石》雜誌的記者。」工藤新一在旁補充道:「他將報導這一次的新書巡迴。」

  「噢,工藤先生和黑羽先生,幸會。請允許我冒犯,你們長的還真像。」女人笑著說。二人先是愣了下,再打量著對方。黑羽快斗先打破了沉默:「不經過你的提醒,我們還真的沒有發現呢。」工藤新一附和了聲。

  「那真是個美妙的巧合。我是朱莉,你們這次行程中的接待,這邊請。」朱莉笑著回應,將二人領至機場外的車上。

  「我接過許多名人,說出來你們一定不信。」朱莉在行駛途中向後座的二人攀談。「噢,有誰呢?」黑羽快斗配合地回道,卻在對上工藤新一的視線時與對方相視一笑。

 

 

 

  「這是你們今晚及明晚將留宿的旅館。那麼,我先回去了。」朱莉做足了禮節地介紹道。「好的,謝謝。」二人異口同聲地回答,話語飄散在空氣中,餘音落下後工藤新一和黑羽快斗皆有些尷尬地看向對方,接著忍俊不禁。

  笑聲迴盪在耳畔的那一刻,工藤新一想:他們不只是長相相似,連笑聲也是這麼的模稜兩可。

  宛如雙生。

  「工藤新一,黑羽快斗。兩間單人房。」工藤新一對著櫃檯後方的工作人員道。接過鑰匙,二人並肩走在飯店內的走道上。「我的房間在這邊。」黑羽快斗指著右手邊長得看不見盡頭的走道說。工藤新一說:「我的在反方向。」「噢,那我們時間到後再集合?」「聽起來是個好主意。」工藤新一贊同了。

  黑羽快斗再三確認:「是一點半,對吧?」工藤新一看向他的目光像是在看個不懂事的孩童。「沒錯。神經緊張的記者先生。等會見。」

  黑羽快斗看著對方轉過身的背影:背椎挺直,走路的姿態像個行事幹練的刑警,而不是一名作家。接著黑羽快斗也回了房。

 

 

 

  「嘿,工藤先生。是時候出發了。」黑羽快斗輕敲工藤新一的房門,對方數秒後才打開房門,黑羽快斗可以透過門縫看到房間裡的髒亂:衣物散落一地,床上已有了摺痕,地板上有幾疊DVD。「抱歉。我太沉迷於那些老掉牙的影集了。」工藤新一說。黑羽快斗回道:「噢,沒關係,這構不成問題。不過我們真的該趕快了,朱莉的車子已在樓下了。」工藤新一點頭並說:「再給我幾分鐘就好。」。不知怎的,黑羽快斗覺得對方回到房間時的神情有些反常。

 

 

 

  工藤新一和黑羽快斗到達了目的地後,一名女人出來迎接二人。「我們什麼時候開始?」問話的工藤新一顯得忐忑。「隨時,工藤先生。」女人笑著回答,接著又詢問工藤新一:「這位是… …?」黑羽快斗迅速地先回答:「我是《滾石》雜誌的記者。黑羽快斗,很高興見到你,美麗的小姐。」工藤新一有著指責的眼神令黑羽快斗低聲解釋道:「我只是覺得那位小姐很美麗。就像我剛才說的。」

  黑羽快斗不覺得工藤新一因自己的一句解釋而放過自己,那位作家的視線幾乎無時無刻的黏著自己。黑羽快斗漸漸習慣了,轉而向剛剛的那名女人談話:「嗨,我有榮幸知道您的芳名嗎?」女人被逗得笑出聲,說:「當然可以。我是毛利蘭。」

  「毛利小姐。您好。恕我冒昧,您和我的一位朋友長得挺像的。因此我忍不住像與她說話一般的輕鬆的和您攀談了,希望您不要介意。」「當然不會。」毛利蘭說。「不過我倒挺好奇您的那位朋友的。」「噢,也許我改天可以讓您們兩位認識認識。」黑羽快斗回答。

  突然那道視線遠離了。黑羽快斗看著走上台的工藤新一,跟毛利蘭打了聲招呼便輕聲地走到台下,與工藤新一的書迷們一樣仰望著這位作家。「大家好,我是工藤新一… …」

  工藤新一說了什麼黑羽快斗聽不清了。只覺得那個站在講台上說話的男人,那麼的意氣風發,那麼的迷人。

  突然黑羽快斗想起今天早晨的尷尬情況:每個男人都習以為常,發生在那時的黑羽快斗身上卻顯得異常──在採訪對象的家中借住,自己卻在睡夢中起了反應。那時匆忙走進浴室洗淨髒污時黑羽快斗覺得工藤新一已經有所察覺在反常的自己身上發生什麼了,只是貼心地不點破。

  那麼,他到底是對於自己睡夢中的幻想有了反應,還是… …對工藤新一呢?

  試著將雜亂的思緒拋在腦後,黑羽快斗再也沒有心力去凝神聆聽工藤新一的演講。

 

 

 

  「嘿,感覺如何?」黑羽快斗隨意地問道。工藤新一道:「算是… …還不錯。被人簇擁著的感覺常令人得意忘形。」黑羽快斗按下錄音機的按鈕,道:「所以你試著不讓自己變成那樣的人嗎?」

  工藤新一回答:「當越多的人覺得我很優秀,我就越害怕自己成為一個騙子。」

  黑羽快斗愣了下,接著應了聲:「的確。」

 

 

 

  「那麼,晚安。黑羽先生。」工藤新一對著走廊另一端的黑羽快斗說。「晚安。」黑羽快斗回應。

  看著工藤新一漸漸沒入陰影的背影,黑羽快斗想他必須去找出那個問題的答案。

 

 

DAY 2 OVER

----------------------------------------------

作者有廢話要說:

這篇難產了好久終於生出來啦(`・ω・´)

應該是因為胎位不正ㄅ,導致要剖婦產(別鬧

於是還有三天的採訪兼談戀愛的旅程要寫…然後劇情走向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感覺很可怕

歡迎留言告訴我要小虐還是大虐σ`∀´)σ,ㄜ我是說要讓他們兩人什麼時候上床(好像都不對

评论(4)
热度(13)
© 踏米Tamm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