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mmy

請勿無授權轉載

【快新】DEEMO梗(之LOFTER初使用)

  Deemo已經坐在這裡彈了很久的琴。他感覺的到,每當一個音符自空氣中飄散時,這個地方就會產生一種波動──不是地震或其他自然災害,而是一種奇妙的能量。

  現在這個現象或許可以獲得解釋了:一個從天而降的男孩,隨之而來的是一股強大的能量,衝擊著他的大腦。

  Deemo試著跟男孩溝通,驚奇地發現他可以在男孩的腦子裡「說話」,有種人格分裂的感覺,不過事實似乎就是如此,他從男孩臉上的驚異推測。

  「我是Deemo,你是誰?」他和善地問,男孩就像一只受驚的小鹿,迷茫地四處張望。

  男孩說:「我不確定……我知道這聽起來有點詭異,可是我並不確定我的名字是腦中出現的眾多名字中的哪一個。」Deemo鼓勵地看著男孩,男孩最終回答了那個問題:「我叫工藤……新一。」儘管語氣仍充斥著疑惑。Deemo認為這樣的進展已經夠好了,至少他不用去決定一個稱呼男孩的名字。

  他們會一起生活,Deemo想。可能是一個星期或一個月,這視情況而定。

 

 

 

  男孩向Deemo招手,臉上是難得的生氣蓬勃。在先前和Deemo一同彈琴或聽琴的日子中,Deemo幾乎沒有看過男孩這樣的表情。這樣很好,Deemo對自己說,事情在往好的方向發展。

  Deemo走過去,男孩示意他看向腳下,他這才注意到被忽略的一株樹苗──其實他不知道那是否是樹苗,但他希望它是──在除了白色就是死寂的這個空間中,出現這麼一點綠意帶來了不只一絲的朝氣。

  男孩興高采烈地說,他們可以種這個小苗,直到它長成蒼天大樹,到時候男孩就能爬著它通往天花板上的天窗了。男孩指的是自身掉落下來的那個窗戶。

  Deemo附和男孩的想法,接著提出了實際的問題:「要怎麼種植這株樹苗呢?」

  話音一落,Deemo就感受到了男孩到來這裡時出現的那股強勁的能量,快要壓得他喘不過氣。答案就在你自身。Deemo突然這麼想。

  當小苗隨著琴音一點點成長茁壯時,Deemo想他知道了那個問題的答案。

 

 

 

  男孩的情緒一天天穩定下來。Deemo想是因為已經長得比他高的樹木帶來的一線希望造成的。男孩保持正向樂觀很好,但Deemo總覺得不會這麼容易就可以出去。這不是出自可笑的獨占欲,只是Deemo的直覺。

  而Deemo的直覺不久後印驗了。

  樹木不再長高,就維持著樹根包裹著鋼琴、直直向上生長──不久前它還是──的狀態,這個畫面在男孩的眼中留下深刻的印記,男孩就這麼站著不動。Deemo猶豫著是否該說些話,氣惱的是他不知道該說些甚麼。

  下一刻,男孩雙手摀上了他的雙頰。Deemo看到晶瑩的淚珠自男孩的手指縫流下,男孩纖細的身軀微微顫抖著,Deemo還聽見了低低的啜泣聲。

  哭泣感染了整個空間,Deemo覺得空氣中甚至也帶了濃稠的悲傷。他有些無措,只能笨拙地拍拍男孩脆弱的肩。絕望的感覺似乎稀釋了些。Deemo很高興他的安慰能起到作用。

 

 

 

  男孩消失了。Deemo甚至不知道這是怎麼發生的,它就這樣來了。

  儘管知道總會有這麼一天的到來,Deemo還是有些無法釋懷。不過很快地,他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男孩總有一天要回到那個屬於他的世界,他充其量只是一個自私又自以為是的保護者。Deemo想。

 

 

 

(完)

----------------------------------------------

作者有廢話要說:

開通LOF紀念日d(`・∀・)b(其實只是第一天((噓不要說出去(((#

感覺這裡的一切都好神奇啊(啥

於是初發文希望能有人關注( ´•̥̥̥ω•̥̥̥` )←看我悲傷的表情((喂

這裡主要吃快新(本命)+露中(副本命)

【http://pixiv.me/tammy_91114 ←P站帳號(可以勾搭哦真的不要嗎(゚∀゚)】

评论
热度(10)
© Tamm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