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mmy

請勿無授權轉載

【丹邕丹无差】来这里吧

*自我解读的科学他俩

*作業用BGM:Roy Kim-Home




  「感到沮喪的時候,沒人陪伴的時候,回來這裡吧……」姜丹尼爾輕聲地哼唱著。

  首爾的夜透著繁華,姜丹尼爾卻硬生生從那燈火璀璨中看出了寂寥來。口中的哼唱仍持續著,漫不經心的步伐亦沿著路旁的油漆線小心翼翼地延展。他其實嚼著口香糖,又時不時地摸著人中的部位,一雙狗兒般的眸將城市收進眼底。

  手上手機打著字的動作未曾停下過。熟悉的海豹圖案的頭像閃爍著,姜丹尼爾看清了屏幕上的內容後,倏地停了腳步,顴骨似乎能升到星星那似的,接著高高舉起了雙手,喉嚨咕囔著饗足的聲響。

  「青龍賞!」

  「新人男演員獎──邕聖祐!」

  像模像樣地模仿著頒獎典禮主持人的腔調,甚至照顧到了小細節──公布人名前,片刻吊胃口的沉默。回應他的並非台下觀眾熱烈的掌聲,而是寂靜的夜,星光熠熠。此時姜丹尼爾看來,點點星辰彷彿演唱會上應援的燈光一般,掀起他眼中的漣漪。

 

 

 

  朦朧的霧氣後是他朝思暮想的哥哥。邕聖祐吹著肉片,姜丹尼爾面對著他,也不說話,就笑,透著一股子傻勁。邕聖祐笑著調侃道:「我們尼爾不餓嗎?」「看著哥吃就飽了啊。」邕聖祐紅著耳尖教訓道:「你那麼忙,不要在好不容易休假時盡想著有的沒的。快吃吧,我幫你吹涼的了。」

  烤肉味刺激著唾腺,姜丹尼爾最初鬧那麼幾下後也不玩了,開始旁人所謂「暴風吸入」的吃播。邕聖祐撐著臉頰,邊吃邊道:「最近完全大勢啊,我們尼爾。」

  「走在街上處處都能看到尼爾呢。這樣就可以沖散一些對你的思念了。」

  「哥不常說這些的啊。看來我真的接太多通告了。」

  「哈哈哈… …那是好事啊。我懷念以前11名成員一起趕通告的日子。」

  「哥現在當演員不也很辛苦嗎?」

  「嗯。」

  邕聖祐垂著頭,姜丹尼爾夾著肉片,正要往嘴裡送,卻轉了個彎到他哥面前。「吃吧,哥。」邕聖祐笑了,與海豹有超出100%相似度的可人,愈加引得姜丹尼爾分泌唾液。

  「… …有沒有哪裡不舒服,很累吧… …」呢喃著,姜丹尼爾抬眼,示意他哥。

  幾秒楞神過後,邕聖祐隨即接上:「我就算不擔心也可以……」

  「「只要你沒事就好。」」

  二人相視而笑,不知是火爐或是別的什麼,溫暖了他們的鼻尖,紅通通地暖洋洋地,蹭著叫囂想親近。

 

 

 

  「那麼久以前的事情,都還記得呀,我們尼爾。」

  「當然了,有關聖祐哥的事,我都記得特別清楚!」

 

 

 

  邕聖祐懶洋洋地趴在他小年下的手臂上,坐在草地上迎著夜風,頭時不時地蹭呀蹭的,惹得調皮的小年下一陣笑鬧。「這樣真好。」邕大叔真誠地感嘆。丹尼爾笑得躺著打滾。

  「哥總會有不合年紀的感慨呢。」

  「呀!」

  「… …可是你說的也對,我也有年紀了。」

  「哥!我不──」

  「所以會更珍惜眼下的每分每秒啊。」

  難得主動的他邕哥突擊時竟這麼令人措手不及。姜丹尼爾拋下他god丹尼的稱號,緋紅著臉頰,試圖奪回主導權。手、眼、唇、舌… …他的一切全都太喜歡了,怎麼辦才好呢。丹尼爾想。

  邕聖祐喘著氣,親了口姜丹尼爾的淚痣,接著吃吃地傻笑。他的小年下呀,都這麼成熟了,怎麼還是像剛交往那會兒一樣時不時就臉紅呢。「我懷念你叫我小不點的時候。」邕聖祐說著便在對方胸膛上趴著,像極了吃完零食飽足的貓。

  「… …哥,我唱的是真心的。」

  「說的什麼?」邕聖祐聲音迷迷糊糊的。

  「那首你在團綜提過的歌。

  只要累了,我隨時都可以像現在這樣給你依靠的。」

  邕聖祐發自內心地笑道:「尼爾也可以依靠我的啊。」

  「都依靠!就這麼定了!」

  邕聖祐微微抬頭看著他可愛的戀人,心裡悄聲說道:本來就是互相依靠互相傾訴的關係啊,用不著你說,我比你早一步在心裡約定好了呢。

 

 

 

  只要來這裡就好。

  直到落日為止,只要坐在積滿落葉的長椅上。

 

 

 

FIN.

段考完,不事生產(趴

可以發糖嗎嗚嗚嗚拜冰啊麻麻就指望你了,別讓我太失望(泣不成聲

评论(2)
热度(41)
© Tamm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