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mmy

請勿無授權轉載

【焰鋼】100%男孩

*挺短的短FIN本人實測5分鐘閱畢(假的別信!

*作業用BGM:Jessica-Beautiful Mind

 

 

 

  休斯舉起酒杯,透過橙中帶點咖啡色的液體,觀察著彷彿添加了魚眼鏡頭的世界。事實上,他平素沒有這樣的閒情逸致,只是在委婉地提醒對面的老友,是時候放鬆他那緊鎖的眉頭。

  羅伊‧馬斯坦古罕見地斟了酒便純當擺設,而不是如平常那樣拋下在女性面前偽裝良好的形象(當然除了莉莎‧霍克愛)大口地豪飲,老友如斯憂鬱又中二的模樣著實令休斯太陽穴疼。

  「我跟你說件事。」

  當然了,拜託,快點說。接著恢復成那個羅伊吧。休斯在內心催促著。

  「大約是今早吧,你知道的,我每次遲到都是因為不可抗力(此時休斯終於忍不住翻白眼了,羅伊沒理他)。然而這次實在是我自己的問題──你要先保證不跟霍克愛那可怕的女人說──好吧,我遇見了個100%男孩。

  是在我平常地走在街道上,正要在路口轉彎時遇見他的。老實說,他給我的第一印象並不怎麼樣:主要原因是太矮了,我著實過了數秒才發現他。但緊接著,好好的綠燈忽然在我面前轉為紅色。我很著急。真的!不要那樣狐疑地看我。

  我是在這時意識到他就是我的100%男孩的。

  那雙燦金的漂亮眼眸與我的四目相對時,我太緊張了,當然是上班遲到的關係,我唯一記得的當然不會是惡俗的『他眼中有我的倒影』,而是那雙色彩鮮麗亮眼的眸子中透出的灰暗。

  他還只是個孩子!怎麼會有這種眼神?我好奇地,裝作不經意地盯著他瞧,雖然最後我總覺得他發現了。他穿著一件紅得刺眼的外套,過長的下襬令他看上去更加嬌小了。

  這樣的天氣裡他全身包得緊,甚至帶上了手套,上頭繁複的花紋一時晃花了我的眼,這樣的穿著令他看上去像是角色扮演的那些人,可我總覺得他不是。而且你知道嗎?他連頭髮也是金色的!五官更是精緻得不像話。」

  休斯沉吟了會,手指敲打著桌面,鏡片下的眼神犀利地彷彿能洞穿羅伊。「我在你搭訕那些女孩時老早就這麼覺得了:該死的外貿協會。」羅伊立刻反駁道:「不!並沒有這麼膚淺!」

  「依我看來,就是有。」休斯絲毫沒有給老友轉圜的餘地,斬釘截鐵地說。羅伊不甘心地將杯中酒一飲而盡。「這就對了!」休斯笑著說。「這才是我認識的羅伊!繼續你的故事吧,接著呢?你給了他你的電話號碼嗎?」

  「說來也真的很奇怪:我沒有!我甚至沒有主動上前攀談,就靜靜地凝視著交通號誌與男孩的背影,直到熟悉不過的綠浮進眼簾。我就這樣順理成章地走了過去。我與他的距離越來越近,他耀眼的金色髮絲離我越來越近。

  真丟人,那時我的心跳竟騷動得不像自己了。」

  休斯饒有興趣地追問道:「接下來呢?」

  羅伊聳聳肩。「我們便擦身而過了。我什麼都沒做。」

  休斯整個人垮了下來,無趣地喝光了手中僅存的酒。「真無聊,我竟然浪費了我十幾分鐘的人生聽這個故事。作為代價,你要補償我這杯酒。」語罷還一副理直氣壯的模樣。羅伊下一秒便將玻璃杯砸向了對方。

 

 

 

  她從東邊往西走,我從西邊往東走,真是一個非常舒服的四月早晨。
  我想,就算三十分鐘也好,跟她談談看。想問一問她的身世,也想告訴他我的一些事。而且,更重要的,是想解開一九八一年四月裡,我們在原宿得巷子裡,擦肩而過為止的類似命運經緯的東西,那其中必然充滿了像是和平時代的古老機器似的溫暖的秘密。
  我們談完這些後,就到什麼地方去吃午餐,甚至看一場伍迪艾倫的電影,再經過飯店的酒吧,喝個雞尾酒什麼的,如果順利的話,接下來或許會跟她睡一覺。
  可能性正敲響我的心門。

… …


  她或許不會相信這種對白,而且就算她相信也好,很可能她並不想跟我說話。對你來說,雖然我是100%的女孩子,可是對我來說,你並不是100%的男孩子啊。她或許會這樣說,如果事態落入這個地步,那我一定會變的極為混亂,我已經三十二了,年紀大了,結果就是這麼回事。

  在花店前面,我和她擦肩而過.一個微小而溫暖的空氣團拂過我的肌膚。柏油路面灑了水,周圍飄溢著玫瑰的芬芳。我竟然對她開不了口。她穿著白毛衣,右手拿著一封還沒貼郵票的白色信封,她不曉得寫信給誰?她看來眼睛非常睏的樣子,或許她花整個晚上寫完那封信?而那信封裡面很可能收藏著她一切的秘密吧?

  走過幾步再回頭看時,她的影子已經消失在人群裡了。*

 

 

 

*註:摘自村上春樹《遇見100%的女孩》

FIN.

沒頭沒尾60分內完成的短篇!(自豪什麼

主要是在街上親身遇見了這樣的情形,現在回想著那人的神貌,心中有個空洞卻怎樣也填不起來了,希望本篇的焰鋼之後能相遇吧。btw這大概是AU,反正我沒設定好背景(打我啊

哎等等啊我的故事還有後續,之後我忽然想起了村上春樹的這個短篇,於是時隔多年再次重溫了。果然還是非常喜歡他的文字!!!淡淡的語言卻能戳進內心深處QQ

我真的想寫第七病房的,在日本玩的時候就想好了,可是肝這樣的摸魚總是比肝正劇愉悅(滾

评论(4)
热度(29)
© Tamm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