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mmy

請勿無授權轉載

【快新】拖著行李箱的人(CP向隱晦)

*短FIN,heartbroken預警

*作業用BGM:Jessica-Starry Night

 

 

 

  有個一直拖著行李箱的人來到了鎮上。

  鎮裡賣魚的阿伯、總是早晨推著推車的美奈子、雙眼總是因熬夜苦讀而浮腫的健太郎,全都好奇地盯著那個人昨晚入住的,鎮裡唯一的民宿。小小的彩香在人群中東鑽西竄,一雙水汪汪的眼睜到最大,卻也只瞥見了民宿門口字跡拙劣的招牌。

  小女孩拉了拉健太郎的褲管,平素無精打采的大哥哥此時來了興致,稍長的瀏海被凌亂地撥開,一雙狹長且泛紅的眼就這麼盯著前方。健太郎當然感受到了腳踝處的拉力,也不推辭,一把舉起了小彩香。

  倏地,人群嘈雜了起來。彩香指著民宿門口那個身材高挑的男人,大吼大叫地道:「好帥的哥哥!」健太郎的瀏海不知不覺間又垂了下去。他把小彩香放下,接著拍了拍她的頭,若無其事地走了。

  彩香無助地看著逐漸散去的人群,接著抿了抿下唇,奔向陌生的大哥哥。「你真高!」彩香嚷著。男人學著健太郎那樣抓住彩香腋下,將她輕鬆地抱起,柔和地說:「我是黑羽快斗,從外地來的。我是來旅遊的。」

  彩香搖頭晃腦。「旅遊?不會的!沒有人要來這裡旅遊!」黑羽快斗將小女孩放下,又溫柔地笑道:「可我就是啊。」彩香整張可愛的小臉都皺起來了,雙唇噘著,喃喃自語著。

  「小妹妹,你知道郵局在哪裡嗎?」黑羽快斗蹲下身,困惑地問道。彩香含住手指,甚至咬了咬,才徐徐地,像個說書人那樣拉長了音調說:「往左走就是了。但你可能不會走,就讓彩香帶你走吧。」語罷還兀自頷首。

  黑羽快斗牽起一邊的嘴角,接著站起身,牽起彩香小巧的手。無疑地,他是個彬彬有禮的紳士,即便是面對素昧平生的小女孩,仍保持著沒有必要的禮節。他有著標準日本人那樣的長相,但高挺的鼻與深邃的眼令他的五官出彩了不少,乍看之下幾乎不符合這個小鎮的氛圍。

  彩香走了幾步,黑羽快斗先是佇立在原地,而後才姍姍來遲地踏著碎步跟上。小女孩忽然又不動了,黑羽快斗早已瞥見不遠處的郵局,不過仍耐心十足地候著他的小小嚮導。

  「你的行李箱呢?」

  「留在住處呢。」

  「唔──好怪的人。我才不信!你說的我全都不信!」

  黑羽快斗微微弓起身,維持著這個滑稽的姿勢,看著小女孩朝自己做了個鬼臉,又迅速地跑開,仍是一頭霧水的。

 

 

 

如果大地的每個角落都充滿了光明

誰還需要星星,誰還會

在夜裡凝望

尋找遙遠的安慰

誰不願意

每天

都是一首詩

每個字都是一顆星

像蜜蜂在心頭顫動

誰不願意,有一個柔軟的晚上

柔軟得像一片湖

螢火蟲和星星在睡蓮叢中游動

誰不喜歡春天,鳥落滿枝頭

像星星落滿天空

閃閃爍爍的聲音從遠方飄來

一團團白丁香朦朦朧朧

 

 

 

  彩香舔著融化了的冰,冰棒上一滴滴附著的水珠在夕陽下折射成了絢爛的琉璃,像一顆顆甜蜜的糖果珠子,貪吃的彩香盡數舔去。黑羽快斗拿著一杯咖啡,身旁是個灰色的行李箱。

  「你為什麼要帶著那個行李箱?」

  「裡頭裝了很重要的東西。」

  「我不信!人們說他的東西很重要時,往往他們其實都唾棄得不得了,但說成重要便能催眠自己。所以我不喜歡人們!」

  「你為什麼會這樣想呢?」黑羽快斗不惱,溫和地詢問。

  「沒有原因!」

  小小的彩香已吃完了手中甜膩的冰,剩餘木棍上殘存的糖水被貪婪的小女孩含在嘴中。黑羽快斗嘗試著將木棍拉離彩香的小嘴,女孩卻緊咬著不放。彩香看著站起身的大哥哥,一雙眼無辜又可憐。

  黑羽快斗抵達郵局時,彩香還咬著那個木棍。大哥哥無奈地嘆氣,接著微微拉開行李箱的拉鍊,彩香好奇地湊過去瞧,裡頭漆黑一片,什麼也看不見。黑羽哥哥拿東西的速度也飛快,立刻又闔上了行李箱。

  彩香小小的身子倚靠在沉重而高大的行李箱上。金屬的冰冷材質在炎炎夏日中為小女孩帶來了一絲涼快,於是她接下來也緊貼著,不放手。黑羽快斗抽空看了眼小女孩的舉動,忍俊不禁。

  彩香太嬌小了,看不見黑羽快斗在做什麼,也許也不懂,於是無聊地盯著面前櫃台上方「寄件」的字樣瞧。她還太小了,讀不懂漢字,兀自將文字拆開來看,念成了詭異的音節,周遭人聞聲皆後退一步。

  「走吧,不早了,彩香也該回家了。」黑羽快斗拖著他的行李箱彎下身對小女孩說。彩香盯著黑羽快斗,接著用力地搖了搖頭。黑羽快斗十分有耐性地故意點點頭,換來了女孩的瞪視。

  「隔壁的健太郎哥哥說,今晚會有流星。」

  「彩香想跟哥哥一起去看嗎?」

  「我原本想說『可以嗎?』這樣的話的,可是又覺得太幼稚了。所以我要說:當然想!」

  「我聽不出那兩句話的差異呢。」

  「那是因為黑羽哥哥你跟其他人一樣。」

  「這樣說真是傷人。」

  昏黃的路燈下,世界蒙了層暗色的霧,又傾倒了灰黃的顏料,恣意地渲染人們的眼球。「只有我看到的是真實的,沒有那層水彩的世界。」彩香悄聲說。黑羽快斗沒有閒暇去關注彩香的話語,因為那霧濛濛的空中,正劃過一道道鋒利的光芒。

  那是怎麼樣的光景呢?說來其實也不是多麼震懾人心,不是多麼的風華絕代,如斯尋常,而又不平常。無論如何,黑羽快斗是無法用貧乏的文字來形容自己此刻的感受的。

 

 

 

如果大地的每個角落都充滿了光明

誰還需要星星,誰還會

在寒冷中寂寞地燃燒

尋找星星點點的希望

誰願意

一年又一年

總寫苦難的詩

每一首都是一群顫抖的星星

像冰雪覆蓋在心頭

 

 

 

  黑羽哥哥離開這個鎮子了。臨行前,他將行李箱給了彩香。小女孩慎重地接下這個「禮物」時小大人的神情十足地可愛。「你會去那裡?」彩香貼在行李箱外殼上汲取冰涼,問道。

  「沒有目的。」黑羽快斗闔上眼,彷彿眼皮後不是一片漆黑,而是令人心醉神往的仙境。他的笑容溫和,像揉碎了世間僅剩的柔情,又自私地全都存留在了那嘴角勾起的弧度中。

  彩香是在一個沒有流星的夜晚打開那個神祕的行李箱的。

  第一張明信片:

  今天風很大,新一你穿大衣了嗎?肯定沒有吧,你這麼粗心大意,沒有我的提醒,怎麼會穿呢?但我還是禮節性地問問。你千萬別感冒了。東京人還要靠你拯救呢。

  第十張信封:

  你在哪裡?又去環遊世界了?我都找不到你……要是我寫著寫著你就出現在我身後的話我會很驚訝的。噢,好吧,這次沒有你彆腳的魔術。反正… …我想你了,混帳黑羽快斗。

  第三十張明信片:

  寄給你東京的景色以免你這個負心漢忘了這個美麗的城市。

  第… …小小彩香早就忘了是第幾張了,總之這次不再是手寫的文字了,而是生硬的印刷體文字。上頭的漢字太多了,彩香看不懂,但還是記在腦袋裡。這樣翻完行李箱後,彩香躺在榻榻米的地板上,陷入了深深的睡眠。

 

 

 

誰願意,看著夜晚凍僵

僵硬得像一片土地

風吹落一顆又一顆瘦小的星

誰不喜歡飄動的旗子,喜歡火

湧出金黃的星星

在天上的星星疲倦了的時候――升起

去照亮太陽照不到的地方*

 

 

 

  被小女孩用來墊西瓜籽的紙張上頭,寫著的是:工藤新一死亡證明。彩香當然看不懂了,但鎮裡的人都很冷淡,沒有人願意替小女孩解答疑惑。她拿出自己的日記本,在上頭寫下了歪歪扭扭的日期。

  有個一直拖著行李箱的人,拋下了他視如生命的行李箱,離開了這個小鎮。

 

 

 

*此詩為江河的《星星變奏曲》

FIN.

來說說故事的主體:

跟之前寫的那篇情婦也許能算是姊妹篇,之前在評論裡問結局的小可愛有解惑了!大致上算是黑羽快斗離開後的故事。沒看過不要緊!總之就是忙碌的魔術師黑羽大人,沒有兼顧愛情與麵包,好不容易要辭職了能陪伴戀人了,卻只等來新一的死訊。

而文中的彩香,其實也為她小小設定了段故事:

鎮裡的人都知道有個流離失所的孤兒,人們都傳說她的母親是妓女,儘管沒人知道事實是怎樣的。儘管小女孩外型很可愛很討喜,她銳利的個性卻漸漸令鎮裡人都疏遠了她。黑羽快斗是鎮上僅此一個真心待她的人。

關於這篇的結局:

黑羽快斗隨身帶著一個行李箱是想隨時看看,之前與新一互通的信件。現在嘴賤的屁孩小彩香打開了他的心防,也許逐漸釋懷了,不再將自己囚禁在痛苦的回憶中。他決定去旅行,目的地與文中相同: 未定。


新一沒出場就不打tag了!但因為有快新元素還是打了tag,萬分抱歉!(土下座

btw請支持Jessica鄭秀妍的最新專輯My Decade,是因應出道十週年而推出的新專輯,主打歌曲風輕快,歌詞卻悲傷,值得細細品味與單曲循環。裏頭有許多Jessica親自作詞作曲的歌曲,首首都是精品,每首都值得聽上一天!主打Summer Storm的MV也非常有氣氛了!可以的話請去看看!QQ

评论(2)
热度(24)
© Tamm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