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米Tammy

請勿無授權轉載

【雙敦】水巷

*古代AU,靈感源自於鄭愁予的《水巷》一詩

*作業用BGM:粉ミルク-半透明人間(cover)

@妖蘖-Acedia 老妖子說要是他車碼好了我就要產雙敦糧...who怕who!可以去他那邊吃肉嘿嘿嘿可美味了!

 

 

 

四圍的青山太高了,顯得晴空
如一描藍的窗… …
我們常常拉上雲的窗帷
那是陰了,而且飄著雨的流蘇

 

 

 

  舉目所及,皆為一片遼闊無邊的山光水色。中島敦環膝坐在窗前的和室椅上,雙目無神地盯著天上緩緩流動的白雲,晴朗過分的天中,陽光灼熱而耀眼,炙熱的空氣連帶著令群山也跟著朦朧了起來。

  中島敦閉上眼,不靠窗那邊的左手摸索著,摸著了一個陶瓷質感的圓盤,便緩緩睜開眼。那雙眸子似是承載了外頭艷麗的金黃陽光,又像偷走了藍天的蔚藍,卻被光線折射成了詭譎神秘的紫色絕望。

  那樣一對惹人愛的眼眸中,沒了生氣,冷冷地透著淒涼。

  不再仰望無法觸及的景色,中島敦噘著嘴,迅速地將圓盤中咖啡近黑的液體吞下。也許是喝得太急躁了,竟被嗆到而咳著嗽,無止盡的苦澀在喉間蔓延,搔癢的感覺近乎凌遲。

  「中島少爺!」慌張地拉開拉門,扶住狂咳不止的中島敦的是位老人,上了年紀的臉龐卻掩不住那股子沉澱了的美,想必年輕時也是位絕代美人。老婦人纖細的手帶來些許溫暖,輕柔地撫著背部的姿勢不知怎的就令中島敦好多了。

  「我沒事了,妖。」中島敦笑著說,臉色仍十分蒼白。被換作妖的老婦人當然沒有被這明顯是安撫用的話語說服,她瞥見中島敦身旁空了的盤子,又看了看表情倔強的中島敦,緊抿著唇,半晌才道:「少爺,您出去走走吧。」

  中島敦不自在地扯了扯出門前被強硬加上的幾件厚大衣,瞥見別家姑娘一身清涼的浴衣,他的目光流連著,揉合了天地之景的眼眸中透露著無限嚮往。不再多做他想,中島敦往熟悉的巷弄走去。

  叫賣聲與昨日相比似乎在熱氣中變了調。中島敦任憑暖黃的陽光恣意地撫過他裸露在外的少數肌膚,在這樣的大熱天裡,他竟仍冷得打顫。

  撞進那雙紅得彷彿熾熱過太陽的眼眸,僅僅是下一秒的事。

  身子本就孱弱的中島敦愣了神,被推倒在地時沒有及時反應過來,腦袋硬生生用力撞擊了地面,霎時間耳鳴不止,中島敦原先就難受得緊,怎麼料得到外出散心還遭逢突襲。

  「突襲」倒是真正字面上的,因為下一秒中島敦乾燥蒼白的唇便被奪去。他瞪大了眼,試圖看清壓在自己身上那人的面容,卻因逆著酷暑的陽光怎麼都瞧不真切。

  這突如其來又粗暴無比的吻是在中島敦快喘不過氣時結束的。

  再度睜開眼,中島敦發現自己身處陌生的和室房中,後腦杓受傷的部位似乎被人仔細地塗上了藥,冰冰涼涼的感覺不斷襲來,若換作常人絕對在這大熱天中很享受,但中島敦卻只覺得身體陷入了冰窖,指尖冷得近乎麻痺。

  「你醒了?」

  中島敦警惕地扭過頭,望向被拉開的門,但四目相交的剎那,他震驚得說不出話。

  那是個與自己長相完全相符的少年。墨黑的髮絲與艷紅的雙眼帶來的色彩對比,既刺眼,又令中島敦覺得炫目。對方看上去吊兒郎當,漫不在乎的模樣,幸許是剛才把自己送來的路上便訝異過了吧。

  「「你是誰?」」

  兩把完全相同的聲線,一個警戒而顫慄,一個脅迫而強勢,同時在窄小的和室裡響起。中島敦是先忍俊不禁的那個。與他彷若雙生的少年看見他的笑靨,竟不自覺地柔和了表情,莞爾著,輕柔地靠近中島敦。

  「你可以叫我少爺。」黑髮紅眸的少年趾高氣昂地說。中島敦也不惱,好脾氣地頷首,說:「我是中島敦。」忽地,中島敦又想起了方才的經歷,想問出口卻又紅透了臉,結結巴巴地硬是沒說出個完整的句子來。

  「你是想問我為什麼親你嗎?敦?」少爺笑嘻嘻地湊近緋紅了臉的中島敦,對方不知不覺間被逼到了牆角,只好唯唯諾諾地點著頭。氣息交融的時候,中島敦只覺得對方身上很溫暖,於是沒有自覺地放鬆了肌肉。少爺撞見,笑得更加人畜無害了。

  「因為我在躲我的相親對象。不過,現在看來我也不需要這樣彆扭的舉動來圓場了。」

  中島敦疑惑地望著身上笑盈盈的少爺,正欲詢問這句話的真意時,猝不及防地又被偷襲了。唇上濕熱的觸感令中島敦紅了臉,臉埋進了雙腿間,只留下紅艷的耳尖留著給惡趣味的少爺笑話。

  「我有真正的戀人了。」

 

 

 

  被拐到床上後,中島敦在對方情動至最高處時才堪堪問出了對方的真名──竟與自己完全相同。事後中島敦坐在床沿發著呆,被戀人從背後突然地擁住,兩副相似的身軀赤裸地緊接在一起,儘管激烈運動後,中島敦的身體還是比常人冷了些,少爺就這麼抱著,悄悄將自己的溫度傳遞給對方。

  少爺忽地拿出一張字條,放在自己與中島敦皆能看見的距離,對著上面的內容便朗讀起來。他的聲音清亮而安撫人心,而那詩的內容更是令中島敦聆聽著,聆聽著,不久便落下了灼熱的淚。

 

 

 

我原是愛聽罄聲與鐸聲的

今卻為你戚戚於小院的陰晴

算了吧

管他一世的緣分是否相值於千年慧根

誰讓你我相逢

且相逢於這小小的水巷如兩條魚

 

 

 

FIN.

這首詩意境特別美!或是說鄭愁予的詩都特別美!(迷妹尖叫打call!!!

妖子別氣我把你寫成了老婦人啊這樣感覺起來比較仁慈嘛

评论(2)
热度(19)
© 踏米Tamm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