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mmy

請勿無授權轉載

【轟出】非人之戀

*特別離奇的一個故事

*靈感來自江戶川亂步的短篇《非人之戀》

 

 

 

  冒昧了,請問您是否聽說過轟焦凍這號人物?他是我二十餘年前逝世的先夫,在當時也是個名震一時的英雄。不過如今都只能追憶了。若您願意的話,不妨停下腳步,聽聽有關我丈夫的,曲折而離奇的故事。

  說來真是見笑了,我與轟是由媒人指定的婚姻。現在這個年代,媒妁之言早已被大眾棄如敝屣,自由戀愛的風氣盛行,男男女女都想找個自己認識交往了的對象,度過餘生。

  也許是因為轟的家庭十分特殊。您聽說過長年位居第二名的英雄安德瓦嗎?丈夫便是那位大名鼎鼎的英雄的兒子。因此這樣的大家族由媒婆牽引紅線,似乎也不是那麼稀奇的事情。

  那時尚且年輕的我絲毫沒有意識到這會是場起始便失敗透頂了的婚姻。見過數次轟焦凍本人之後,我已深深地被那異色的髮色以及眼瞳的魔力折服。也許這聽上去像是癡女的言論,但轟的臉龐是我未曾見識過的俊美!若是各位曾在他生前親眼見上一面,想必能理解我如此失態的原因了。

  再過多地闡述潘安再世般的那容顏必定會讓這個故事乏味而枯燥,請容我在此打住這個話題。

  婚禮當天是莊重的傳統日式風格。那時的我飄飄欲仙,像是乘坐雲朵飛在天上似地,冗長的儀式我楞是忘了大半,連公公的長相也記得不清晰。這真是太過不可思議了!我一直這樣想著。

  原諒我的多嘴,但轟是多麼的英俊!想必這場由父親主導的婚姻之前,他早已有心儀的女子。而那女子的長相必定傾國傾城,身材纖細,婀娜多姿,不似我這般醜陋又肥胖。

  因此轟能與我結婚,真的是令我大聲驚嘆的奇蹟!原以為在這樣強行的安排下,轟會對我愛理不理,視作空氣,但現實遠比我所預想的好上了太多:那時我沉浸在丈夫給予我的寵溺目光,以及溫柔愛撫中,竟沒有發覺那柔情背後隱藏著的陰影。

  發現事情的不對勁,是在大婚之日過後約半年。再度提起實在是令我羞愧得無地自容,那時我認為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丈夫對我無盡地寵愛,日日都在美夢中清醒,轉過頭便會看到對我笑得憐愛的丈夫。

  某個夜晚,那日是我的生日,過了個興奮的一天的我,怎麼也睡不著,只能闔上眼假寐,忽然,我感受到身旁的轟起身離開被窩。最初我以為丈夫是去解手,沒有過多地介意。

  丈夫遲遲不歸來,漸漸地,出嫁時徘徊我心的自卑感又作祟了。轟是不是去與舊情人幽會了?我知道我聽上去像個無理取鬧的潑婦,可是這念頭一旦產生,就縈繞在我的心頭,久久不能散去。

  請您們原諒我無止盡的臆測吧!我就那樣失眠了一整晚,而丈夫竟也整夜未歸,這令我更加狐疑,以及心碎了。

  緊接著的幾個夜晚,我都特地保持清醒,觀察丈夫的舉止。令我訝異以及心頭一寒的是,轟每個夜晚都會離去。終於,我無法克制住內心湧上的焦慮,在一個夜晚決心跟蹤丈夫。

  各位請先暫且不要嘲笑我的荒唐之舉,當下的我實在是過於羞憤及不安了,即便尚未確認丈夫是否與別的女子私自密會,年輕氣盛的我還是決定自行找出事情的真相。現在回想起來,這只是不可置信的真相浮出水面的開端罷了。

  我一路尾隨丈夫,覺得自己像是西方傳來的武俠影集或是傳統的日本武士那樣,鬼鬼祟祟的行為令我一度十分羞愧,多次萌生退意,但一想到那可恨的假想情敵,我便無法就這麼回去居室。

  丈夫到了一個老舊的雜物間後便進去了。在此之前我數次耳聞丈夫喜好在夜間讀書。也許是我多慮了呢?我這樣安慰著自己,卻無法就此完全放下心來。忽然,轟那過分甜蜜的嗓音傳來。我趕緊摀住了嘴,以免自己洩漏出一絲一毫可悲的嘆息。

  轟在與另外一名男子交談。我豎起了耳朵,卻只能從微弱的聲音中臆測那談話的內容。但當我把那些內容自行猜測完全後,心臟痛得幾乎無法喘過氣來。

  「焦君,我真的覺得這樣幽會對你的妻子不好……」

  「我試過了,出久。我試著去愛她,可是我完全產生不了愛慕之情……我只好偽裝,但每每看著那個女人,我腦中想著的都是你的臉龐。早知道就不答應該死的父親的要求… …」

  淚水在眼眶打轉,我緊咬住下唇,好讓自己的嗚咽不被上方那對佳侶聽見。我是多麼自以為是!丈夫心裡裝著的是別的人,對我只是表面上出於虧欠的疼愛,在這半年間我怎麼就沒有發覺呢?

  帶著殘破不堪的心,我隱身在一個黑暗的角落,雙眸露出妒婦的醜惡凶光,決心看清楚那個令我丈夫魂牽夢縈的男人的真面目。但等到丈夫從雜物間出來,踏著木屐緩緩步行回屋時,那個男人沒有跟著他出來。

  我又在原地等了一會兒,接著很快害怕丈夫發現我不在床榻上而心生疑慮,只好先行回去。「出久」這個名字倒是意外地耳熟,不過我天生健忘,許久也沒有想起究竟是在哪兒聽說過。原本我以為那個稱作「出久」的男人只是暫時待在那上頭,但隨著跟蹤的日子逐漸多了起來,我發現──

  出久不曾離開那個雜物間。

  這件事著實令我嚇了一跳。而在許久之後,我終於按捺不住,在白天躡手躡腳地去雜物間。裏頭點著一盞油燈,點綴得十分溫馨可愛。我四處觀察,就是沒有發現一個人類的身影。

  我不放棄地搜索,最終打開了一個有成年人那樣高的櫃子,看清裡面的物體之後,我想我知道令人膽寒的真相了。

  那是一個裝飾得栩栩如生的人偶。

  人偶並不是特別美麗。一頭墨綠色的髮絲蜷曲著,凌亂地散落在有小雀斑的臉龐上;人偶身穿奇異的服裝,看上去竟有些類似英雄的工作服飾;而最令人難以移開視線的,是那傷痕累累的右臂。

  故事說至此,想必各位都足夠聰明,不似當時魯鈍的我,一定發現這就是蟬聯了NO.1英雄寶座多年的「人偶」英雄。我才想起「出久」這個名字究竟是在哪裡聽過──電視台採訪英雄「人偶」時總會禮貌性地稱呼他的本名,綠谷出久。

  我恐懼得踉蹌地後退了數步,甚至跌坐在地,人偶微微垂下的臉像是在盯著我,偏偏又帶了個毛骨悚然的微笑,令我不寒而慄。一個歹毒的念頭瞬間出現在我的腦海,接著我便立刻付諸實施。

  待我回過神來,眼前哪裡有成年人高的精緻人偶,只剩下殘破的碎片。我喘著粗氣,心頭漾起一股異樣的快感。再繼續待下去要是被發現就糟了。如斯想著,我輕輕地關上雜物間的門,裝作沒事地度過這天。

  等到晚上,丈夫一如既往地起身前往雜物間。我在被窩裡暗自竊笑著,想像著無數轟可能的反應,但大半個夜晚過去了,仍遲遲不見丈夫回來,我心焦地起身,頭髮與衣裳也未打理,直直向雜物間的方向奔跑過去。

  打開門,眼前的景象令我驚叫出聲──血泊中,轟緊抱著人偶僅存的眼睛的一塊碎片,安詳地躺著,像是睡去了一般。我只能痛哭失聲。

 

 

 

Fin.

最近亂步成癮一口氣就買了三本書2333

給還沒懂的人大致解釋一下劇情:

轟出在出久生前甜甜蜜蜜地交往了,之後出久在意外中死去,轟悲痛欲絕,讓人做了個還原度100%的出久人偶,每晚去雜物間,學著出久的聲音與自己對話。

反正是BE!

不要討厭女主哇她只是太愛轟總了QQ而且又太年輕了… …什麼事都不先考慮好

评论(19)
热度(83)
© Tamm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