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mmy

請勿無授權轉載

【轟出】STARING

*原著背景短FIN

*甜不甜!就說甜不甜!!!

 

 

 

  Stare,凝視。轟焦凍在筆記本上寫下這個英文單詞,視線卻總是掠過坐在前排的綠髮少年。從他的座位看過去,只能瞧見對方毛茸茸的後腦勺,以及飛快地抄寫筆記的手。

  觀察綠谷出久能有效地令枯燥的理論課程時間過得迅速,這是轟焦凍屢試不爽的小撇步。於是久而久之,他除了規規矩矩地坐在教室內的時間外,也會不自覺地將目光移到對方身上。

  他又看了看自己寫下的stare這個詞,腦中許多紛雜的思緒倏忽即逝,他像是抓住了什麼蛛絲馬跡又或者只是錯覺。兀地響起的鐘聲著實嚇了什進在自己思考中的轟焦凍一跳。

  看著周遭同學伸懶腰或是回過頭側過身攀談的模樣,他看了眼綠谷出久的方向。對方正和飯田天哉愉快地說著什麼,隨即望向轟焦凍的方向,發現對方正盯著自己時有點驚訝,卻也不以為意地主動說:「轟同學要一起去食堂嗎?」

  轟焦凍抑制著嘴角的弧度不要表現得過於喜悅,扯出了個淡淡的微笑,應了聲「好」。綠谷一定把剛才的四目相對當成巧合了吧。轟焦凍想著。他不太明白為何自己會如斯煩躁,這程度不亞於他的父親看向自己時的感覺。

  帶著這樣莫名其妙的難以理解的心緒,他走進了食堂。忽然,在他身旁的綠谷出久發出了一聲驚呼。這是僅僅在數秒內發生的事情。憑藉著驚人的反應速度,以及內心那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感,他立刻跨出步伐,站在了綠谷出久面前。

  下一瞬間,那個冒冒失失的女孩手中的飯菜就倒在了轟焦凍身上。出生以來從未如此狼狽的轟焦凍抹了把頭上濕漉漉的醬汁,一臉的雲淡風清輕鬆地再次收穫了不少迷妹。

  「轟同學!」綠谷出久擔心地叫道。那位這才意識到自己闖了禍的女孩子也趕緊道歉。綠谷出久反倒做足了老好人,跟對方客氣地賠不是。這樣一波三折,飯沒吃成,英雄救美的戲碼倒是自行撰寫了一齣。轟焦凍想。

  「轟同學,畢竟原本飯菜是會倒在我頭上的,就讓我帶你去換身乾淨的衣服吧。啊,還要把頭上的菜葉跟肉拿下來……」開始了自顧自的細語,綠谷出久也沒忘記拉著轟焦凍的手,順便跟飯田天哉示意。

  儘管身上黏膩的食物味道令人噁心,但自身一半的冰冷個性,以及綠谷出久堅定地牽著自己走的背影,都讓轟焦凍的內心平穩了不少。綠谷出久大概是覺得氣氛有些尷尬,於是隨口說道:

  「真沒想到轟同學也會耍帥呢。」

  諸多回憶的畫面略過腦海。有在運動會時那場酣暢淋漓的比賽,暮鼓晨鐘般的話語至今仍銘記在心;有上課時專注的瘦小身影,那手不是抄筆記就是抓著下唇;有並肩而行時稍微矮了些了因而能清楚看見的髮旋,而最糟糕的是,轟焦凍竟然連這些小細節也愛不釋手。

  這就是戀愛了吧。他想。永無止盡的凝視絕對換不來綠谷出久對自己燦爛的笑靨。於是,他豁出去了,佯裝自然地看著綠谷出久走在自己前方的身影,視線鎖住那對眼眸,輕啟唇瓣,說:

  「只有在綠谷你的面前,我才會想耍帥。」

  接著轟同學看到了綠谷同學臉上閃過一絲驚愕,接著臉頰開始逐漸緋紅,嘴巴開開合合了好久都沒說出一句完整的話語來。唯獨那緊牽著的手,像是會牽一輩子般,緊緊地握住,沒有放開的跡象。

  是時候,結束我漫長的凝視了吧。轟焦凍想。

 

 

 

Fin.

這篇的靈感就是源自於開頭,原本打算BE或是單戀為終止的(咦現在好像也算是單戀???),但是今天勇士贏了,so... ...

這篇算是以轟的視角寫的第三人稱,我好像常常寫這種披著第三人稱的皮的第一人稱(極度拗口了

最後,

旁友們,愛我的話,就請告訴我今天的總冠軍賽的重播哪裡能看QQQ只有片段可以看實在是太煎熬了啊啊啊

评论(6)
热度(103)
© Tamm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