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mmy

請勿無授權轉載

【all豆向】Cat-like

*愛德貓化paro

*劇情不存在

 

 

 

  一覺醒來,愛德華‧艾力克發現自己似乎有哪裡不對勁。他疑惑地坐在床上歪了歪腦袋,感覺頭頂有那麼一絲不尋常,於是伸出手摸了摸──異常的柔軟毛髮觸感。

  近乎是彈的跳離了床,愛德華衝進了浴室,數秒後傳來一聲戲劇性的慘叫。「長、長出耳朵了……」他囁嚅著,不可置信地盯著鏡子中的自己:一頭剛起床的金色亂髮隨意地散落在肩上,細碎的髮絲弄得臉頰有些癢,頭上的耳朵還挺配合地跟著抖了抖。

  「哥哥?」聽見了那聲淒慘的叫聲的阿爾馮斯有些擔心地在浴室外詢問。愛德華趕緊十分艱難地打理了下自己,接著走出浴室準備接受自家弟弟的質問或是嘲笑。

  意料之外的,阿爾馮斯看到愛德華這副奇怪的模樣沒有多說什麼,反倒是用手摀住了臉,露出一副困擾的樣子。「阿爾?」愛德華不禁問道,說話的同時頭上的耳朵垂了下來。

  阿爾馮斯‧艾力克覺得自己站在人生的一個至關重要的交叉路口。總不能老實地說是因為哥哥太可愛了吧……!他極力壓下心頭的躁動,想。「哥哥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愛德華無奈地說:「我也不知道。一起床就變這副模樣了。」阿爾馮斯原是頷首表示深感同情,但接著忽然說:「哥哥今天不是還要去大佐那裡嗎?我記得昨晚你說過要去拿重要的資料……」至此沒了下文,語帶保留的阿爾馮斯相信自家哥哥能明白自己的意思。

  「糟了啊啊啊啊──」愛德華呻吟出聲,一雙耳朵跟著豎了起來。像隻貓一樣。阿爾馮斯在內心評價著。「大佐昨天說一定要我親自去拿的……」這樣子說著的愛德華絲毫不覺自己的耳朵也跟著垂下來,搭配上噘起的唇,在他親愛的弟弟眼中就是「萌」這個字的化身。

  阿爾馮斯正打算說些什麼來安慰愁眉苦惱的自家哥哥,卻發現對方的身後也出現了一個奇怪的東西。「哥哥,那是尾巴嗎?」聽到這句問話,愛德華立即轉向後方想查看。

  那條頑皮的尾巴卻像是要與這位自負的天才煉金術師作對似的,無論金髮少年怎樣轉彎都瞧不著一絲尾巴的影子。阿爾馮斯悄悄拿出手機錄下了自個兒忙碌的愛德華,把這影片放入了「充電治癒用」的資料夾中,附上了「小狗圓舞曲貓化版」的備註。

  這一系列的動作完成後,阿爾馮斯發現自家哥哥還在執迷不悟地轉著圈,於是先上前以自己鎧甲之軀的身高優勢令對方停下,接著輕柔地抓起那條不乖巧地晃動的尾巴。

  臀部傳來的異樣酥麻感令愛德華迅速羞紅了臉,偏偏自家弟弟還像是沒有發覺自己的狀態般,手在尾巴上輕輕地撫過。每一點的觸碰帶來的快感幾乎把愛德華逼上了絕路。他趕緊掙脫那雙作怪的手,結巴地說:「我、我去換衣服!」

  沒有(愛德華)貓撸,也錯失了把自家哥哥的這副模樣藏在自己身邊只讓自己看到的機會的阿爾馮斯‧艾力克,忽然後悔剛才受到了金色貓兒的誘惑。

 

 

 

  罕見地用紅色斗篷將自己摀得嚴嚴實實的愛德華少年,在前往馬斯坦古大佐的辦公室的途中接受了不少注目禮,但他都以緊蹙的眉以及周遭的低氣壓趕跑了那些意圖不軌的人。

  來到熟悉的大門前,愛德華有些忐忑,還是鼓起勇氣一把推開,走了進去。「鋼?」成年男性帶有磁性的聲線今天聽得格外清晰。愛德華佯裝不悅地說:「你怎麼知道是我?」

  「會不敲門直接進來我的辦公室的無禮之徒,我想來想去也就你一人。」羅伊‧馬斯坦古笑著調侃道,那張無數女人為之傾心的俊俏臉龐,此時在愛德華眼中只是一個惡意的集合體。「況且你昨天不是跟我約好了要來拿資料嗎?總之先坐下──」

  愛德華感受到有一股不懷好意的恣意打量的視線流連在自己頭上。瞞得了一時,瞞不了一世。他這樣在內心嘆息著,接著乾脆俐落地扯下了一直戴著的紅色斗篷帽子。

  一雙像是貓咪的耳朵突兀地出現在黑髮男人的視線內。羅伊眨了眨眼,這才驚覺那不是他幻想過度了的錯覺:眼前金髮少年羞澀地將臉轉到一旁,頭上不時抖動一下的耳朵爆露了對方此刻躁動不安的內心。

  於是黑髮男人從座位上站起,走到愛德華前方站定,柔和了嗓音──就像他對待那些女孩子一樣地──問道:「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愛德華嘀咕著說:「不清楚。一起床就這樣了。」

  金髮的少年定是沒有察覺自己現在的模樣多麼地誘人,惹得羅伊難耐地吞了口唾沫。即便如此他也故作鎮定地拿了準備好的資料,舉在較高處,居高臨下地盯著愛德華,想以對方最在意的身高問題轉移注意。

  這招倒是挺成功的。愛德華立即炸毛,耳朵以及尾巴都豎了起來,活像隻被激怒了的小貓──噢,不,他已經是了。羅伊衷心地覺得對方很可愛,於是忍不住伸手去摸了摸那附有米白色軟毛的耳朵。

  溫熱的體溫以及柔順的觸感令羅伊愛不釋手,但得寸進尺的下場就是愛德華的瞪視。識時務的年輕大佐迅速收回手,若無其事地繼續了剛才有關資料的對話。愛德華也沒有過多地在意,立刻也將自己的注意力轉移到了有關恢復身體的訊息上面。

 

 

 

  再隔天的清晨,愛德華自夢中驚醒時第一反應是摸摸頭頂──空空如也。大腿根部的尾巴也消失了。「……太好了。」他慶幸地喃喃自語道。天知道昨天是多麼地難熬。

  不過另外兩位知道實情的當事人──阿爾馮斯以及羅伊,心中倒是帶著滿滿的怨念。要是多拍一點哥哥/鋼的貓咪型態的照片就好了!兩人這樣痛心疾首地想著。

 

 

 

FIN.

貓咪愛德太可愛了!一不小心就又寫太多了…

我的多益題目啊啊啊啊啊(痛苦打滾

评论(6)
热度(109)
© Tammy | Powered by LOFTER